既然不敢硬挡,那我就只能躲闪。我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才勉强躲过这一脚。

    “李明,听说你得了狐族灵力,又得我堂姐真传,我以为还如何了得呢?谁知道今夜一见,也不过如此!”柴志军得理不让人,又是一脚踢来。

    他明明穿着皮鞋,但是脚风凌厉,就像是一件锋利无比的兵器,或者说是勇不可当的豺爪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一招只能难以躲过去了,所以把牙一咬,打算使出兰花烙印,和他拼一个鱼死网破再说。

    急切间,突然一个俏生生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:“柴总,我答应和你出去,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不要再动刀动枪了吧?”

    柴志军的灵力说收就收,我只是觉得眼前一花,他的脚已经回到了地上:“好,既然是菲菲说话了,那我们今夜只谈风花雪月,不谈恩怨情仇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菲菲在离开悦来酒店的时候,已经和柴志军决裂,可是现在却为了救我,又对柴志军曲意奉承起来,心里非常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柴志军看了我一眼,搂着菲菲就走。

    我强忍着没说话,谁知道那个柴忠却来刺激我:“小子,就你这样的怂货,还敢和我们家少爷抢女人?从胡薄荷到菲菲,你哪一个能抢得过?我看只能躲在女人的石榴裙下面,苟且的活着吧?”

    柴忠的话彻底激怒了我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喊出声来的:“柴志军,把菲菲留下再走!”

    柴志军回过头来,脸上却有些小意外:“李明,看来我堂姐的训狗计划,并没有让你身上的锐气完全消失呀!你确定要把菲菲留下吗?你应该清楚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,所以,我再给你一个考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不用考虑了。就算是再考虑一百次,我要说的还是那句话,把菲菲留下再走!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是你找死,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!”柴志军松开了我的手,再一次站到了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菲菲却先过来踹了我一脚:“李明,你傻逼呀,你和我是什么关系,要让我留下?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说道:“我们是老同学,这三个字已经足够!”

    菲菲的眼泪出来了。现在社会上趋炎附势的人越来越多,还有谁再把老同学这三个字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没再说话,而是和我并肩而立:“既然是老同学,那今晚我与你并肩战斗!”

    柴志军的脸色相当难看,他以为可以肆无忌惮的羞辱我,甚至是借着菲菲的手,但是没想到,曾经对他言听计从的菲菲,却给他来了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柴志军的眼睛越来越红,肌肉似乎要暴裂开来,反正那一身名牌西服已经开始裂口子了,这是变身的前奏。

    想当初我在河洛悦来酒店,碰上那个豺族杀手的时候,他就是这样变身的。

    不变身的柴志军已经让我毫无招架之力了,如果变了身的话,我不怀疑自己会被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并不是退缩的时候,男人有所为,有所不为,就算明知道不敌,今天我要与他拼死一战,也算是就薄荷的事情,与其做一个了结。

    我把全身的灵力都聚集在了中指上,生死恩怨就在接下来到的一指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听到一个人喝道:“志军,够了!这是我的地盘,李明又是我的人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!”

    是柴娟!她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她的地盘,我觉得三把刀的人只要见到柴志军现身,一定会去告诉她的,来的还算及时。

    我瞟了她一眼:“娟姐,你如果再晚来一秒钟的话,就等着守活寡吧!”

    柴娟笑了:“志军是个知道分寸的人,你毕竟是他的堂姐夫,他不会把你怎么样呢?你说呢,志军。”

    柴娟就是柴娟,这一招连打带消,果然让柴志军无法接招,只得终止了变身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堂姐,你果然是教夫有方啊。没想到我堂姐夫就是胆大,趁着你睡觉的时候,竟然和我的前秘书勾搭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柴志军也不是省油的灯,以其之道还治彼身,也是不动声色的连消带打。

    菲菲急忙道:“娟姐,别听柴志军胡说,我与李明之间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柴娟摆了摆手,那意思是不让菲菲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她对着柴志军说道:“我的好堂弟,其实我早就来了。在你没来之前,我已经来了。事情的前后经过我全都看在眼里,我明白,李明和菲菲只是老同学而已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冷笑一声:“堂姐,你这么护着自己老公,好像于理不合吧?我们豺族千百年来,还没有这么胳膊肘向着外人的。”

    柴娟横起来,竟然连柴志军的脸色都不看了:“我护着自己的老公,那是天经地义,这件事情就是拿到族里的长老会上,我也丝毫不惧!”

    柴志军几乎把牙咬碎了:“堂姐,如果我执意要教训一下李明呢?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柴娟从牙缝里迸出了这两个字:“如果你想由此一战,来决定下一任族长人选的话,那么做姐姐的一点儿都不介意。但是我要提醒你,如果你我两败俱伤,而误了三日之后的青丘大婚的话,后果会怎么样,你自己心里衡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?堂弟,难道你怕了吗?”

    柴娟寸步不让,柴志军的脸色变了几变,终于笑了起来:“堂姐,这里既然是你的地盘,当然应该由你说了算了,堂弟我自然是不能喧宾夺主了!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看柴勇和柴忠,冷声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乘兴而来败兴而归,柴志军的步伐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柴娟却是脸上带笑:“堂弟,好走不送,有空常来玩!”

    谁知道,柴志军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又回头说道:“堂姐,我作为豺族继承人和青丘狐族的乘龙快婿,在此郑重通知你,李明作为豺族和狐族最不受欢迎之人,我不希望他出现在我和胡薄荷的婚礼上!”

    柴娟脸色一变,但态度依然强硬:“我如果非得要带他去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尽管可以试试!”柴志军这一次好像是扳回一城,终于大笑起来:“堂姐,我回去会和两位族长沟通一下,你如果恣意妄为的话,那么就连你也到不了青丘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前脚刚走,我就紧张兮兮地问柴娟:“娟姐,柴志军是不是在危言耸听?难道你作为豺族的天之骄女,连带一个人去请求的权利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柴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:“是的。如果豺族和狐族都在针对你的时候,别说是你,就算是我叔叔,也不能把你带你到青丘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傻眼了。三日之后,薄荷和柴志军就将大婚,我这个货真实价的老公,如果出现不了的话,那么就将永远失去薄荷了。

    菲菲轻声道:“老同学,别着急。俗话说,天无绝人之路,我相信,娟姐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。”

    菲菲走了,她是个聪明的丫头,知道我现在心里正烦着呢,而且以她的身份,留在这里有些尴尬,反正这种事她也帮不上什么大忙。

    我征求了一下柴娟的意见,让三把刀派人把菲菲送了回去。时间这么晚了,她一个大姑娘家,一个人回去不*全。

    菲菲一走,柴娟的脸色确实好转了许多:“菲菲这丫头提醒了我,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大喜过望:“娟姐,你想出办法来了!赶紧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不是我沉不住气,而是薄荷三天之后就将大婚,而这里距离青丘还不知道有多远,所以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。

    柴娟点了点头:“小黑,还记得你今晚认得那个便宜侄子吗?你这一次如果想进青丘,钥匙就在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胡飞?”我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的。他虽然是胡力的亲侄子,也是狐族中人。但是我听胡力大哥说过,青丘作为狐族圣地,轻易不对外开放,就算是狐族中人,没经允许,也不得踏进青丘一步。而且,他们每一次回去,都有人马车接送。所以就连胡力大哥这样的人物,都不知道去青丘的路,到底在哪里?否则的话,我早就缠着他带我前去了。”

    柴娟笑道:“小黑,你说的这些我当然知道。但是凡事都有例外,胡飞如果不知道怎么进青丘的话,胡力为什么要派他来这个小县城呢?”

    我一听此言,眼前一亮,对呀,像胡飞这样的人物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小县城呢,而且还不留痕迹地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。这样看来,这个年轻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么不学无术,说不定他是在故意调戏菲菲,从而制造一个和我接触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胡飞的名片,就要把电话打过去,却被柴娟拦住了:“小黑,急不在一时,天这么晚了,胡飞估计还在睡觉,这么打扰人家,好像说不过去呀!”

    柴娟这个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床铺之间也!我从她的眼神里已经看出来了一切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