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两个刚走上楼梯,我的嘴就被她的樱桃小口堵上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女人,一旦知道了滋味,便会毫无止境的索取。但也正是女人讨男人喜欢的地方,越是强壮的男人,越是喜欢这样。比如区区在下。

    但是等到了屋里之后,我才发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。原来嘴对嘴并不全是为了接吻,比如人工呼吸,再比如柴娟现在,就是为了往我嘴里吹气。

    我只觉得她这一口气纯正绵长,渡给我之后,她的脸色就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许多。而我只觉得浑身发热,从汗毛孔排除了许多黑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柴娟让我去冲了一个热水澡,我只觉得身上轻便了许多,但是力量又大了许多,自我感觉筋骨和肌肉都有了显著的提高。

    柴娟白了我一眼:“小黑,你可是我的人,我可看不惯柴志军欺负你!”

    原来柴娟刚才看我对上柴志军时,简直是毫无还手之力,所以把自己修炼了十年的一口豺族灵力。至于招式,她没有再教我。她说正所谓贪多嚼不烂,只要我把这口灵力用好了,那么当初她在养狗基地教给我的东西,就足够用了。

    感动之余,我抖擞精神,又与她来了一次告别赛,等我喂饱了柴娟这个小蹄子之后,天已经快亮了。我稍微眯了一会儿,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柴娟陪我吃了早饭,然后又给我画了一张图,说我今后行走江湖,没有武器防身不行,他让我抽空找个能工巧匠,把那东西打造出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接过来一看,原来是一只铁爪和一口平底锅,平底锅就和我家厨房的那个没什么两样,而那只铁爪好像和那些豺狗的利爪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我问她这东西到底该怎么用,柴娟说你不会见样学样呀,当初你和那些豺狗可没少决斗,它们怎么使的,难道你会没有一点印象。如果实在是记不住了,就拿它当自己的手来用,该怎么使就怎么使。

    至于平底锅的用法,柴娟更是一语带过,说这玩意是克制豺族利爪的利器,到底该怎么用,只要我打过绝地求生游戏,就照那上面抡就行了。

    柴娟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,又勾回来嘱咐了我一番,让我小心一点。如果真的找不到青丘的路,就不要强求。反正只要她见到薄荷,也会转达我的意思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青丘大会乃是妖族盛事,柴娟作为豺族的继承人之一,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既然不能与我同行,所以她就先行一步了。

    送走柴娟之后,我立马打通了胡飞的电话。我知道柴娟本意是为了我着想,不想让我冒太大的风险。可是我又怎么能够任由薄荷嫁给柴志军呢?哪怕只有一丝机会,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,我都要如期赶到青丘。

    胡飞果然是带着胡力的任务来的,说话与昨晚上相比,要正常多了。不过这种事情关系到青丘狐族的机密,所以在电话上聊了两句,他就说了一个地址,请我过去见面聊。

    那是县城南边一个隐蔽的小院子,与旁边普通的农家小院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等我走过去敲门的时候,却发现是胡飞开的门。他昨晚带的两个保镖胖子和瘦子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胡飞解释说,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目前来说,只有他和我,还有胡力,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我以为胡飞知道什么秘密通道呢,他却说他叔叔胡力当年有一个好兄弟,名叫胡广,当初也是狐族的一员干将,后来由于得罪了族里的长老,所以退出了狐族,目前就隐居在我们这个县的妖族秘境。

    而这个胡广当年负责的就是迎送贵宾的勾当,所以只要找到他,大概他会卖胡力一个面子,把我送到青丘去。

    我问胡飞,胡力有没有写书信过来,或者是有个当年的信物,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胡飞摇了摇头,说什么为防万一,他叔叔什么东西都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些隐居的高人都是怪脾气,我们两个就这么空着两只手找上门去,只怕不被人家赶出来,就算是运气不错了。

    胡飞笑了笑:“叔,你难道忘了,你的兰花烙印其实就是最好的信物了。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胡力不愧是狐族的经营天才,什么东西都被他算计到了。

    我长了这么大,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家乡还有什么妖族秘境。但是当胡飞带着我叩开那道门之后,我的眼睛顿时不够使了。

    只见这里处处鸟语花开,空气清新,如果使劲吸一口气的话,那么还可以觉察到里面还有一丝丝灵力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污染,没有水泥路和高楼大厦,奔跑在石子路上的都是些古色古香的马车,偶尔碰到行人,也一个个都是宽袖长衫。如果不是胡飞还跟在身边,我会真的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。

    幸亏胡飞早有准备,从包袱里拿出两套衣服,我们换上以后,我拿出手机照了照,在一袭青衫的映衬下,我竟然发觉自己还有几分古代侠客的风采。到了这里之后,手机没有任何信号,只能当镜子使了。美中不足的是,我的头发有些短,手里也没有兵器。

    而与我相比,胡飞则顺眼多了,因为他本来就是扎着小辫子的,如今把小辫换成发髻,小伙子更是帅了几分。

    胡飞在前边引路,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光景,来到一个去处,镇子口的石碑上写着青石镇三字,我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,但是不知道是在什么电视剧里看过,不过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走进镇子里,只见街上行人川流不息,街道两边遍布酒肆、茶肆,好一处繁华所在。

    走了这么久,我也有些累了,就左顾右盼,想找一件干净点儿的酒店,先吃点东西再办正事。

    这时,却听到路边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喝彩声,而胡飞已经自顾自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对这个地方还有着陌生,只好跟着胡飞走了。

    等走近了一看,只见人群里,一个大汉正把一柄铁瓜锤舞得虎虎生风,众人的喝彩声让那大汉耍得兴起,一瓜锤砸在一块上马石上,将石头打得粉碎。

    我看那人身高七尺,长着一脸大大小小的麻子,*子套着小麻子,通天的一个大鼻子。身材倒是不错,虎背熊腰的,脸上、手上、项颈里,凡是可见到肌肉的地方,全是盘根虬结,似乎周身都是精力,胀得要爆炸出来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心里感应,我就小声问了胡飞一句:“这个人莫非就是我们要找的胡广吗?”

    胡飞点了点头:“不错,他如今是青石镇有名的铁匠,在这里已经打了十几年铁了。”

    铁匠?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我想起柴娟给我话的图纸,心里说,反正到了青丘,必须得和柴志军硬拼一次,那两样家伙必须得打造好,还得练熟了,这样我才有逆袭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胡广既然是名声在外,想必手艺不凡,所以就要一次性麻烦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和胡飞上前谈生意、攀交情,胡广却率先发难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指着我喝道,“从哪里冒出来的鸟人,你笑什么笑?莫非是在讥笑我的本领低微吗?瞧你一副病恹恹的,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,只怕连老爷的锤都拿不起来吧?你如果是个男人的话,就过来拿一拿、试一试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都聒噪起来:

    “胡大哥有眼力价,瞧这厮细皮嫩肉的样子,胳膊还没锤把粗,哪里拿得起这锤?”

    “我秤过这个铁瓜锤,足足四十六斤重,要拿起来并不容易!就我这身子骨,还得两只手才拎得动呢?”

    “这厮分明就是个小白脸,肯定是勾引了别人的浑家,才被人割了头发,我最看不惯这种人了,没甚本事还喜欢瞎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喂,小子,说你呢,别缩卵,过去拿呀!莫不是第三条腿真的让人打折了,连这短短几步路也走不动了?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,你讲话真有意思,你见过谁用第三条腿走路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言语中尽是不屑和嘲笑,到了后来,甚至开始起哄来挤兑晁晖。

    胡飞看不是事,连忙低声说道:“李叔,听说那胡广脾气不好,既然我们正有求于他,你就得多多包涵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包涵什么?”我嘿嘿一笑,并不在意,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有名的铁匠,当然不能错过了。

    当下笑着说道:“小爷被他们逗起了兴致,想在这里陪他们玩玩,好教他们知道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!不过此事我自有分寸。有道是不打不成交,你只管在旁边看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叔,这不太好吧?”胡飞带着一脸的苦笑,虽然只是与我相识不久,但是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臭脾气,却是不敢再劝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