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子,借你的肩膀一用!”

    我刚要上前,忽然一只脚尖突如其来,在他的肩上轻轻一点,然后一个人就像大鸟一般落在了胡广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轻身功夫!”

    我一眼望过去,却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道人,面如冠玉,目若朗星,背上生了一对小小的肉翅,手里倒提着两口宝剑,脸上写满了傲慢和张扬。

    而胡飞却在我身边小声叫道:“没想到翼族的人也出现了?不知道他们找上胡广,目的是否和我们一样呢?”

    我在路上听胡飞说过翼族。这个族在妖族内也属于另类,以肋生双翼为他们的主要标志。而且一个个修为极高,傲气十足,脾气呢,简直比我还臭。

    那道人看都没看我一眼,只是盯着胡广冷声说道:“你就是胡广?青石镇最有本事的人?”

    这个道人也太蛮横了,胡广肯定心里有气,冷着脸说道:“我就是胡广,不知道长姓甚名谁,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那道人哈哈大笑道:“我乃是飞天蜈蚣王道人,今日路过此地,有心在此处开个拳馆,教人本事。你既然在青石镇有些名声,那只要我打败了你,何愁没人前来捧场?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只要不是想去青丘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胡飞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:“李叔,这个人名声挺臭,但是有些本事,特别是一双青萍剑很是厉害,只怕胡广不是这个人的对手,看来我们今天要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帐多不愁,虱多不咬,反正我们的麻烦已经不少了,再多一些又如何呢?”我听胡飞话里话外的意思,明白他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我自然是不敌,但是我凌晨经过柴娟渡气之后,再把两件趁手兵器,铁爪和平底锅打造好的话,应该可以赢他。因为按照常理推断,那一爪一锅正好是刀剑的克星。

    “道长,请指教!”胡广看来也听说过王道人的名号,俗话说盛名之下无虚士,又见此人口气如此之大,身法如此轻灵,想必有些本事,并不敢怠慢,手握铁瓜锤,摆出了一个能攻能守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俗话说旁观者清,连我都看出来胡广这一招的不凡之处了,只要王道人胆敢用剑刺他,那么招待他的就是暴风骤雨一般的乱咣锤。

    王道人摇了摇头:“胡广,听说你是青丘狐族出身,果然出手不凡,但是你的乱咣锤对付别人能行,却挡不住我的双剑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王道人已经抡起两口宝剑,一连几十剑刺过去,杀得胡广浑身是汗。

    当时快到正午时分,太阳光照射下来,打在宝剑上面,晃得胡广睁不开眼。稍有不慎,头巾已被削去了半边。

    “胡广,此时不认输,更待何时?”王道人此来青石镇是为了开拳馆,所以并没有存心伤人,要不胡广早被他刺了好几个透明窟窿了。

    胡广怒吼一声,死战不退。王道人长笑声中,鬼魅般的一剑,顺着铁瓜锤柄,削向了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胡广为了保全手指,只得松开了手,那重达四十六斤的铁瓜锤砸在地上,然后随着惯性滚到了我的脚边,被我一脚踩住了:“飞天蜈蚣,莫要猖狂,小爷与你一战!”

    在一旁观看的人都惊呆了,有人冲着我大喊起来:“就连胡师傅都不是王道人的对手,你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人,还来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王道人连头也没回:“小子,就你这种小角色,还没有资格让道爷出手!”

    胡飞也拉了拉我的衣襟,想让我从长计议。我知道在他看来,仅有兰花烙印的我根本不是王道人的对手,可是他怎么会想到,如今的我身上已经有了狐族和豺族灵力,未尝没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所以我并没有理会胡飞的劝阻,而是微微一笑:“角色大与小,手底下硬不硬,需要试过才知道,王道长是不是胆怯了呢?”

    这分明是针尖对麦芒的节奏,把一旁的胡飞气得直跺脚,想把我直接拉走,拉不动不说,我毕竟是他的便宜叔叔,他还真没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随着王道人又是一声冷笑,我懒得和他做口舌之争,而是直接手底下见真章。不,应该是脚底下见真章才对!

    我脚底板在青石板一搓,那柄铁瓜锤竟然被搓起了三尺高,说时迟,那时快,我一脚飞出,来了一个大力远射,铁瓜锤呼啸着飞了出去,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,将一根栓马石撞为两段。

    俗话说,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妖族秘境中的人,谁不会两下子。我露了这么一小手,不管是外行还是内行,只要不是瞎子,应该都看出来了,我的力气至少不在胡广之下,而技巧性要甩胡广好几条街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但胡飞安分多了。而刚刚出言嘲讽的那几个人,更是一脸的紧张的望着我,好像担心我会找他们的麻烦似的。

    王道人咦了一声,但看样子还是没有将我放在心上:“你这小子,不过脚下有几斤力气而已,也敢这般卖弄?你的脚头再硬,比得过道爷手里的宝剑吗?”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:“如果剑法拙劣的话,再好的宝剑也是废铜烂铁!”

    “小子,道爷杀你就如同杀鸡一般!”王道人气急败坏,左手剑做仙人指路,刺向了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刚要招架,忽然斜刺里飞出一口刀来,把王道人的剑格开了:“你这道人,口气虽大,却不够光明磊落。这位小哥空着手,你就算是赢了他,也是胜之不武,面上无光。”

    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入了耳中,紧接着闻到了一股似兰似麝的幽香。我定睛一看,只见身旁站着一个青衫少女,杏眼桃腮,纤腰长腿,那种无与伦比的清秀之中,偏偏带着一股英武之气,在阳光里更加显得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胡飞贴着我的耳根说:“这个美女是猫族中人,好在她在为你说话,否则惹上了翼族,如果再加上一个猫族的话,咱们两个就别想离开妖族秘境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汗巾没系紧,把你给露出来了?”王道人勃然大怒,可是当看到来人是一个绝色少女时,已经酥了半边身子骨,眼睛也做光起来:“是应该让他拿件兵刃再斗不迟,贫道的疏忽,让姑娘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那姑娘是个乖觉的人,当然看出了端倪,当下脸色一凛,却只是掏出一锭五十两的大银,捧到我和王道人面前:“两位比试,好歹得有个彩头,这锭银子就作为利物好了。哪一个赢了,就将银子拿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随手一扔,那锭银子稳稳当当地落到了那半截拴马石上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”,而按照刚刚王道人所说,他之所以要来找胡广的麻烦,目的就是为了求财,而就算他如愿以偿,在青石镇开上两年拳馆,都不一定能赚足这个大银子。

    他用剑再次指向了我:“小子,你还磨磨蹭蹭作甚?如果怕了道爷的话,只需跪下磕三个响头,就可以绕你!”

    我捏了捏鼻子:“小爷的午饭还没吃呢,你以为我想磨蹭呀?不过你少打马虎眼,刚才这位美女说的在理,我如今手里连根烧火棍都没有,如何与你争斗?”

    这时有位好事者把一根大棍递了过来:“这位兄弟,一寸长一寸强,你拿着这棍子,正好可以克制这厮的一双宝剑。”

    道理没错,但是面对像飞天蜈蚣王道人这样的高手,拿再长的武器也不顶用。我摇了摇头:“多谢,只是我用不惯这个。”

    王道人仰天一阵狂笑:“你这小子,真是可笑至极。什么用不惯,依我看来,分明是怕了道爷!”

    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那个青衣姑娘走上前来,把自己的兵器递了过去:“这位小哥,我这日月双刀甚是锋利,刀乃百兵之祖,你拿着,刚好可以双刀破双剑!”

    我急忙道:“多谢姑娘美意,只是这日月双刀我使着还是不趁手。”

    在围观者哄堂大笑里,王道人的公鸭嗓独树一帜:“小子,怕了就是怕了,痛痛快快地认输就行了,为何非要说得那么好听呢?”

    这厮说着,眼睛忍不住往那个大银子瞟去,仿佛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我怕了吧。”我摊了摊手:“如果是空手对你的双剑,我承认必输无疑,但是如果我有一件趁手兵器的话,三招之内,就能赢你!”

    王道人纵横妖族秘境这么久,还从来没被人如此看不起过,不住地摇头道:“莫说是你这小子,就算是五大家族的长老前来,三招之内也不敢说稳稳赢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心里有底,当然是不急不躁,侃侃而谈:“长老是长老,我是我,岂能混为一谈?也许我在那些长老手下手里过不了三招,但就是能赢得了你飞天蜈蚣!”

    “三招就想赢道爷?真是癞蛤蟆打哈欠,你好大的口气!”王道人往四周看了看:“各位看官,你们信吗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