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看热闹的人虽然大多看不惯盛气凌人的王道人,但是出于本心的判断,还有不少人选择了响应飞天蜈蚣:“不信!”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。也许在他们看来,我的本领就算是在胡广之上,但是也强的有限,如今胡广已经脆败于王道人之手,而我竟然说要在三招之内解决掉王道人,不是吹牛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其实不单单是那些局外人,就算是对我知根知底的胡飞,也捅了捅我的脊梁:“李叔,你这话说得有些大了,对方毕竟是翼族的高手,实力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我微笑不语。胡飞以为我是看不起对手,其实我根本没那个资本,我的本意很简单,就是彻底激怒王道人,这样我才有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人支持自己,那王道人很是得意,他看了看青衣少女,问道:“姑娘既然是猫族的人,肯定也是行家里手,不知道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青衣少女的嘴角抿出了一道好看的弧线,然后指了指我:“本姑娘相信这位小哥,他既然说三招能赢你,那就一定可以!”

    语气相当坚定,仿佛她和我之间,就像是相交多年的知己一般,谁又能想到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呢?

    我心中感动,但更多的是奇怪,不明白这位猫族高手为什么要替自己说话。我想说些什么,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向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直不吭不响的胡广突然道:“我也选择相信这位小哥。虽然理智告诉我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是直觉告诉我,应该无理由地相信他!”

    果然王道人被激怒了,一时间被挤兑得方寸大乱,脱口道:“好好好,小子,我给你一个时辰,你赶紧去找件趁手的兵器,到时候咱们再见真章!”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应该足够了!”我大踏步走到胡广面前,抱拳道:“胡大哥,这件事还得请您帮忙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反正是我的横插一脚,抱住了胡广的面子,听胡飞说,这个人虽然傲气十足,但是最大的特点是知恩图报。慌得他急忙还礼:“小兄弟何必客气,此事严格说起来,你也算是替我出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捡起了铁瓜锤,恭恭敬敬送到了我面前:“小兄弟是不是想用我的铁瓜锤呢?只管拿去,送给你都成!”

    看胡广如此豪爽,我知道请他打造兵器的事情成了,而此后我只要击退王道人,那么请他带路送我去青丘,也不是不能商量,看来自己今天这步棋走对了。

    我笑着摆了摆手说道:“这把铁瓜锤是胡大哥的心爱之物,我怎么能横刀夺爱呢?再者说了,对付区区一个王道人,根本用不着这等上好的兵器,胡大哥只管现在生火炼铁,帮我打一口锅和一只铁笊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故意把豺族的豺狗爪说成是铁笊篱,一来是为了和铁锅配套,二来呢,是不想让王道人摸清楚我的虚实。

    “一口锅?一只铁笊篱?”胡广不明就里:“兄弟,你这是炒菜还是煮汤?或者是捞面条?”

    “炒菜?煮汤?捞面条?”我笑了笑,将错就错,顺着胡广的话说下去:“我是炒菜用。只要哥哥打一口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出来,我就现场炒一个爆炒蜈蚣。”

    就连青衣少女都被我逗笑了,乐得再刺激王道人一下:“好一个爆炒蜈蚣,这道菜想必很好吃,一听菜名就让本姑娘流口水了。”

    王道人的手背青筋暴露,看上去气得差点儿就把手里的剑柄捏碎了,我知道他恨不得一剑斩了我,但还是强压着怒火反击道,“小子,临阵打造兵器,未免迟了吧?”

    我双眉一扬,说道:“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,反正以胡大哥的手段,应该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王道人知道和我斗嘴占不了便宜,索性不吭声了,但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,我早已经被他杀死几百次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的想法,一定憋足了劲儿,只等着待会儿对阵时,再好好羞辱我一番,否则难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胡广的铁匠铺就在旁边,铺子外面搭了个木棚,什么铁砧、铁锤、火炉、火钳等家伙什一应俱全,他走过去生了火,挑了一块上好的镔铁扔了进去,呼呼呼,拉开风箱一鼓,不一会儿就把镔铁烧得通红。

    这时,我把柴娟交给我的图纸递了过去。胡广接过去一看,不由得愣了:“小兄弟,你真的要打一口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吗?”

    看来他以为刚刚我只是在调戏王道人,没想到是在玩真格的。我笑了,“胡大哥,当然是真的了,否则我拿什么爆炒蜈蚣?”

    胡广在青石镇隐居这么多年,就是以打铁为生。而在妖族的世界里,尤其以兵器居多,所以时候不大,一口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就打好了。

    我拿在手里一看,左手铁笊篱,右手平底锅,能攻能守,轻重也挺合适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等王道人催促,我就拎着平底锅,握着铁笊篱,屁颠屁颠地走了过去:“王道长,我如今有了趁手兵器,我们两个的较量是不是该开始了呢?”

    胡广在身后叫了我一声:“小兄弟,这样能成吗?其实我刚刚笃定你会赢,但是你如今真的拿着平底锅和铁笊篱上阵的时候,我的心里反而没有那么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胡大哥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其实场内场外,有这种心思的人绝不止胡广一个人,那些围观者又开始指指点点了:

    “这小子莫不是患了失心疯,竟然真的拿着一口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去迎战,我估计走不上三个照面,他就会被杀的手忙脚乱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只要一个照面就行了。你没看到那道人的宝剑明晃晃的,肯定锋利无比,就他这口锅,一下就被人家刺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这道人也是运气不好,他好歹也是翼族高手,打败一个拿锅的文弱书生,日后传出去,说不定还会被别人耻笑呢?”

    “耻笑几文钱一斤?人家有五十两银子可拿,这可是实打实的哟!”

    这些话说得让当局者王道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子,你真的要拿平底锅和铁笊篱应战我的双剑吗?”

    王道人闯荡妖界多年,却从来没见过有谁拿平底锅做武器。他突然有了这样一种感觉,这场比试就算是自己赢了,也没有什么可炫耀的,不过是打赢一个拿着平底锅的小子而已。如果不是有猫族那个貌美如花的青衣少女在,再加上舍不得那个大银子,他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。反正他这一趟赢了胡广,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!否则我打这口锅和这只铁笊篱做什么?难道就是为了哗众取宠吗?”我点了点头,“怎么?你看不起我的平底锅和铁笊篱吗?我给你透个底吧,对付你,一口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,足矣!”

    我这倒不是吹牛,平底锅看着不起眼,但谁也别小瞧它,只要用的好了,可谓是近战神器。在所有近战武器里面。

    “不识进退的东西,我今日定要好好教训你!”王道人这一次彻底被刺激到了,一上来就发了狠,一连刺出了上百剑,看他那股疯劲,只想把我刺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这一双宝剑施展开来,剑气万道,正如风飘玉屑,雪洒琼花,看得众人眼都花了,连喝彩都忘了喊。

    “道长剑下留人!”胡广心中大惊,想上前把他们格开,但是难以近身,只是跌足拍手,一脸的惋惜。

    我看他这个样子,觉得自己冒这个险真的是值了。因为从胡广的表情来看,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青衣少女虽然站着没动,但是一双手已经不自觉握紧了日月双刀。看来现在连她也拿不准谁赢谁输了,毕竟王道人所展现出来的技艺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面对王道人潮水一般的攻势,我并没有惊慌失措,双脚就像钉子一样扎在地上,把平底锅和铁笊篱舞动开了,不管王道人的剑多么迅捷,最终都会被平底锅和铁笊篱挡住。

    只听叮叮当当,宛如一阵铁锤敲打铁砧的声音过后,我好端端地站在那里。平底锅和铁笊篱也是完好无损,不但没被王道人的宝剑刺穿和砍断,而且锅底连一个白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事还得感谢胡广,刚刚他为了打这口锅,几乎用光了他这些年攒下来的百炼精铁。特别是锅底部分,做了多层加厚处理。这口锅看上去不重,实际上并不比那柄铁瓜锤轻多少。

    而那只铁笊篱用料更是考究,别看又细又小,但是相当的锋利,和王道长的宝剑拼起来,并没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王道人一脸吃惊地望着我,看来他怎么也难以相信,我竟然用一口不起眼的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,挡住了他的追风快剑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我刚刚已经说过了,对付你,一口平底锅和一只铁笊篱,足矣!”

    我人随声动,操起平底锅,抡圆了,一锅拍向了王道人的脑袋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