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孺子可教也!”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根据你们青丘集团收集到的资料,既然胡广是一个有恩必报之人,那么我就敢断定,一个时辰之内,他肯定会追过来,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胡飞满脸的兴奋:“正是如此。我听叔叔说过,这个人如果欠着别人的恩情没还,那就吃不好,睡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地图看了看说:“前面有个三岔路口,路边有一家酒店,不如我们就去哪儿等他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!”我拍了拍这小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虽然我大不了他几岁,但却隔着辈分。他这段时间一说话必喊李叔,让我在不知不觉之中,也已长辈自居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走了二三里路,那间酒店已经在往了,忽然后面有两匹马疾驰而来。而这里前天刚下过大雨,路上的坑坑洼洼里存了不少水,马蹄子踏起来的泥巴溅了我一身。

    在妖族秘境,有一匹快马就相当于在尘世间拥有一部豪车,在下雨天,我可没少被车轮子碾起来的水珠子溅到,所以早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可是胡飞是什么身份,什么样的豪车没坐过,当时就不干了,张嘴骂道:“什么人呐,一点素质都没有,溅了人一身泥巴,也不知道下马道个歉吗?”

    我不在意地笑了笑:“胡飞,你骂也是白骂,反正人家马快,早已经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骑马又返回了,马上那人指着我们两个喝道:“刚刚是谁在骂老爷?识相的自己掌嘴十下,否则的话,就让你们两个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胡飞看来人如此气势汹汹,知道踢到了铁板上,他并不怕事,但这一趟和我出来,是为了前去青丘,所以还是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我。那意思我懂,只要我说打,这小子肯定一往无前的冲上去。

    我抬眼望去,只见马上那个人三十来岁的年纪,相貌倒也端正,但是眉宇间透着一股傲气。

    那人看我不住地冷眼瞧他,心中有气,用鞭梢指了过来:“小子,刚刚是不是你在骂老爷?有胆子骂就要有胆子承认,切莫做劳什子的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我最看不惯这种趾高气扬的人了,迎着鞭梢上前一步:“刚刚就是老爷在骂你,你待怎样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讨打!”那人气急败坏,轮起鞭子,劈头盖脸朝着我抽来。

    速度和力道兼而有之,这个人应该是得到过高手指点,但是天赋有限,别说和飞天蜈蚣比了,就算是胡广,一个也能打三五个这样的,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资本,如此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只是伸出一只手,轻轻一抓,就抓住了鞭稍,任凭那人如何用力往回扯,也宛如蜻蜓撼柱一般。

    那人涨红了脸,但是口气并没有软下来的意思:“臭小子,你趁早松手道歉,否则我的同伴过来,有你好看!你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力气,就可以为所欲为,我那个同伴端的是厉害,别说你们这两个鸟人,就算是三五十个高手,也拦不住他!”

    胡飞笑:“你这厮分明是个废物,就知道指望别人,是不是等你洞房花烛夜了,也像现在这样,盼着你的同伴过来帮你呢?”

    那人气急败坏地扭头大叫:“虎骏,快点过来帮我,我被一个臭小子欺负了!”

    只听得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,转眼之间,已经到了近前,马上之人朝着我拱手道,“这位兄弟,大家无冤无仇的,能否高抬贵手,放了我表哥呢?”

    我打眼看去,只见来人大约二十四五岁,猿臂蜂腰,生的是唇红齿白,一双虎目不怒自威,只需一扫,就好像能够看穿别人的心思,鬓畔簪着一朵火红色的榴花,胯下一匹咆哮不已的白龙驹,端的是精神。

    按说我和胡飞已经是个俊俏后生了,可是与此人一比,还是稍逊一筹。

    胡飞心里一惊,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:“坏菜了,这一次真的踢到铁板上了,这个人乃是虎族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柴娟说过,猛虎乃是百兽之王,而虎族在妖族当中,属于超然的存在。从尘世间那个狐假虎威的成语就可以看出来,在妖族里举足轻重的狐族,也只不过是虎族的一个附庸罢了。

    我如今身上事情正多呢,可不想惹上虎族这么一个*烦。

    于是,我故意哎哟一声:“来的莫非是虎骏么?”

    虎骏跳下了马,唱了一喏道:“不才正是虎骏,敢问阁下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看这个人吃软不吃硬,又这么好说话,我连忙松开了鞭梢,还礼道:“我叫十八郎,今日碰上哥哥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郎?”这个名字我当然知道虎骏没有听说过,但是他家教很好,出于礼貌,还是说了两句场面话:“久仰,久仰。”

    身旁有了虎骏,那个表哥胆子大了许多,指着我骂道:“你区区一个臭小子,哪有资格和我表弟称兄道弟?好意思么?”

    骂完我,他又开始数落虎骏:“表弟,姨夫他老人家让你这趟跟着我出来,就是保护我的,怎么眼睁睁看着我被外人欺负而不管不顾呢?”

    虎骏淡淡一笑:“表哥,说起来还是你打人在先,而这位十八郎兄弟只是捉住了你的鞭稍,有道是不打不相识,相逢即是有缘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?”

    “表弟,你到底是哪头的?怎么帮着外人说话?等回到家见到了姨夫,我再与你理论!”

    这个表哥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,但是虎骏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回了四个字:“任从你心!”看虎骏软硬不吃,那位表哥一张白净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虎骏冲我一抱拳:“十八郎兄弟,我们还要赶路,就此别过,日后如有见面之时,你我再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虎骏年纪虽然很轻,但是处事公允,为了一个路人,宁可得罪自己的表哥,让我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虎骏即将调转马头之际,我突然眼前一亮,虎骏有这么一个身份,如果忽悠他和自己去青丘一趟,不怕胡笳不卖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我想着,心里面有了主意:“虎骏哥,山高路远,相见无期。依我看隔日不如撞日,既然你我一见投缘,不如到路边的酒店里吃上几杯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吁!”此时虎骏已经跑出了十几丈远,听到我的话,瞬间喝住了坐骑:“十八郎兄弟所言,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理会那位,自顾自下了马,牵着马缰绳,和我并肩而行,一路朝酒店走去。那位表哥没办法,所以只好厚着脸皮,不吭不响地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将近晌午,酒店里吃酒的人不少,所有的大座头和小座头都已经人满为患,根本找不到空座位。

    我暗暗叫苦,只得向酒保陪起了笑脸:“我等外乡人,进来吃杯水酒,还望行个方便才是。”

    酒保面有难色:“这位小哥,上门都是客,没有富贵贫贱之分,只不过得讲个先来后到吧,请恕小人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我还要再说,却被虎骏劝住了:“十八郎兄弟,时辰还早,我们等一会儿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,真是可笑至极!既然有勇气请人吃酒,就得有本事找到座位。”

    表哥冷笑一声,上前一步道:“喂,我说酒保,喊你们掌柜出来,老爷我有话要讲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甚是无礼,酒保看了看表哥,强忍着没有发作:“客官稍等,小人这就去叫掌柜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掌柜的迎了出来,还没等他开口,表哥就叫嚣起来:“老爷乃是虎族虎家的亲戚,名叫张山,识相的赶快找个座头出来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虎家的亲戚,失敬了!您们能到这里来,是小店的荣幸。”掌柜的急忙唱喏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人的名,树的影,莫说一个小小的妖族秘境,就算是全天下的妖族,谁敢不给我们虎家面子。

    表哥张山以为座位马上就有了,就扭头瞪了我一眼,潜台词很明显,就是他出马,没有什么是摆不平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掌柜的是个认死理的人,突然话风一转,“张公子,对不住了,小店没有朝外赶人的先例,相信就算是虎族长亲自到此,也不会逼着小人,坏了生意场上的规矩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山失了面子,恼羞成怒,抬脚就想踹过去,可是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,大约八九钱的样子,托在掌心大声道:“各位,天下熙熙攘攘,皆为利来,皆为利往,谁让个座头出来,这个银子就是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,这个银子能让一般人家开销大半个月的了,可奇怪的是,并没有人理会张山,更别说主动让位了。

    张山脸上挂不住,忍着一阵接一阵的肉疼,掏出了十两重的一个银子,教人让座,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一屋子的白眼。那些食客望着他,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似的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