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柜的实在看不下去了,走过来说道,“张公子,也许在别的地方,有银子就可以为所欲为,但是在我们青石镇这个小地方,用银子开路是行不通的。这里的人,会认为你是在拿银子侮辱他们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张山顿时哑口无言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我和虎骏好像是已经习惯了张山吃瘪的样子,一脸的熟视无睹。而胡飞可不管这些,早已经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张山恶狠狠瞪了胡飞一眼:“笑什么笑?老爷有那么可笑吗?你的叔叔十八郎,刚刚不也是碰了一鼻子灰吗?”

    虎骏忽然指了指垆边,笑道:“十八郎兄弟,昔日卓文君曾经当垆卖酒,不如我们几个来一个当垆吃酒,也算是一件风雅趣事。”

    我抚掌笑道:“虎骏哥哥说到了我心坎里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张山不情不愿地嘀咕了一声:“劳什子的风雅趣事?说白了就是找不到座位,只能站着吃酒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虎骏还有胡飞都没搭理他,几个人立在垆前,唤了酒保,给每个人叫了三大碗酒,又切了几斤熟牛肉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刚干了一碗酒,忽然有人一声惊呼:“那位当垆吃酒者,莫非就是十八郎公子吗?”

    “在下正是十八郎!”我一愣,没想到自己在此处还会碰到熟人。我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人已经大踏步而来,原来正是昨日在青石镇围观者之一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,正是这个人挖苦起初我胆小如鼠,用第三条腿也走不动路,后来虽然被结结实实打了脸,但是看他如今脸上的笑容,心里彻底服了我。

    青石镇不大,我击败王道人的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,传遍整个镇子好像没啥可意外的。

    但是我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瞬间点燃了酒店大厅,那些食客纷纷站了起来:

    “十八郎公子,听说你昨日用平底锅和铁笊篱,仅仅一招就让飞扬跋扈的飞天蜈蚣王道人变成了落汤鸡,的确是大快人心啊!”

    “十八郎公子,像你这样的英雄豪杰,怎么能站着吃酒呢?小人的座头让给你了,你吃着,让小人看着就行!”

    “十八郎公子,你应该到我的座头来。小人的浑家就是青山镇人氏,距离胡广大郎的铁匠铺不远。等会回家我如果说自己和十八郎公子同桌吃酒了,她一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众人抢着给我让座,最开始认出我的那位大哥沉不住气了:“各位,请听我一言。吃酒讲究的是先来后到,让座也得分个先来后到吧。是我杨三郎率先发现十八郎公子的,所以这个座也得我来让才行!”

    张山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的,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四周的食客,嘴里嘟囔起来:“这么多人都站了出来,看来不是那个臭小子提前布置好的托。万万没想到,这个看上去像个绣花枕头的十八郎,竟然在此地有这么高的声望。”

    趁着那位热心的杨三郎和众人争论之际,虎骏凑到了我耳边:“十八郎兄弟,我早就看出来你本事了得,但是没想到竟然能一招击败飞天蜈蚣王道人。莫说是哥哥我了,就算是我老爹亲自出手,想打败飞天蜈蚣,只怕也得五招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虎骏哥哥,兄弟我只是仗着平底锅和铁笊篱的威力,另外走了狗屎运而已。”自己有几斤几两,我心里还是有数的,他之所以能一招赢了王道人,出其不意占了很大的比重。如果现在两个人重新打过,没有三五十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我的话更引起了虎骏的兴趣,见识了一番所谓的平底锅和铁笊篱,他说感觉除了沉重之外,并没有任何出奇之处,就一口咬定我是在谦虚了。

    杨三郎和一屋子的食客争论了好久,没争出什么子丑寅卯来,就一起走过来让我定夺。

    我也是觉得头大,还是虎骏聪明,给他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他要了一坛子酒,挨着桌子敬了一圈,这样大家伙的面子就都有了。

    好在妖族秘境的白酒度数低,我的酒量还成,一连喝了十好几碗,除了肚子有些撑,外带着打了几个饱嗝之外,并没有别的不良反应。

    看到我如此出风头,张山妒火中烧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看的我只想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虎骏的面子上,他算是哪根葱?我才来的搭理他呢。

    这小子和我相了一会面,他想要把失去的面子找回来,想要我服软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偏偏虎骏又不给他撑腰,最后实在是没啥法子了,就索性玩了个尿遁,到外面透透风。

    我担心这小子耍什么心眼,毕竟再怎么说,他也是虎骏的表哥,我还有依仗虎骏的地方,所以面子上不能闹得太僵。因此,我也借尿遁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前一后走了数十米远,却看到后面有个阁子,阁子上有个大座头,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吃酒。

    张山看来是想占这个座头,由此来挽回他的颜面。我看到他的手在怀里摸了好久,但却并没有掏银子出来。看来刚刚在酒店大厅吃了亏,所以不想重蹈覆辙了。

    我看那个人只不过中等身材,却生得膀大腰圆,相貌凶恶,随身还带着一把金瓜大椎,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张山在阁子外头寻思了一会儿,然后脸上露出了奸笑,想必又要冒什么坏水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动声色,看他有想回去的意思,就抢在他前头回到了垆前。

    时候不大,只见这厮屁颠屁颠跑了过来,并没有对虎骏说话,而是对我抱拳道:“十八郎兄弟,好消息,天大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郎兄弟,后院有个大座头,有二十几个座位,如今只有一个人占着,而且看样子马上就要走了,我们不如去那里吃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厮就是想挑拨离间来着,但是我并没有拆穿他的阴谋诡计,而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。他想借别人之手来收拾我,出我的洋相,而我正是需要帮手的时候,如果能与那个好汉结交,如果能够同去青丘,也是一大臂助。

    虎骏不疑有他,他也觉得和我站着说话不方便,就点了点头,我们几个一路往阁子里走来。

    张山紧走几步,抢先进了阁子,指着正在吃酒的汉子喝道:“兀那汉子,聪明的赶快把阁子让出来,要不待会儿就有人来把你扔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天底下还没人能扔得动老爷!”那汉子冷笑一声:“哪里来的鸟人,一边呆着去,这个阁子老爷包下了。”

    张山见这人粗鲁,更是个暴脾气,一点就着,连忙趁机挑拨:“你这汉子好不晓事,外面来的可是有钱有势的凶人,就你能惹得起,依我看,还是尽快让了阁子,否则性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怒目圆睁,拍着桌子大叫起来:“你这鸟男女,有眼无珠,就是狐族的族长长老来了,也休想让老爷让出阁子!再敢在这里聒噪,老爷眼里认得你,拳头可不认得你!”

    后来的这番话恰好落入了我们几个人的耳朵里,胡飞忍不住,抢在头里,指着阁子里骂道:“你这厮好生无礼,一个人占着这么大的阁子,吃完了却又不走,说要让座却又不让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那汉跳将起来:“来来来,让我见识一下你们这些有钱有势的凶人,能经得起老爷几拳几脚?”

    我一个没拦住,胡飞已经抢了进去,可是还没等他动手,就被那汉子一拳打了个屁墩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胡飞也是胡力的亲侄子,实力非同小可,一时大意吃了亏,气得眼珠子都红了,爬起来就是一脚。却被那汉子一把抓住脚腕,趁势一扭,如同陀螺一般转了三圈,他偌大的身躯已经飞了出去,砸翻了三个红油凳子。

    “猫扑!”胡飞失声惊叫着,却是不敢再上前动手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猫族中人,而且看样子身手还在飞天猫之上。我合计了一下,就算是自己如今身兼两家之长,但对付这个人却难以用上,除非我用当初柴娟教我的杀狗之技,说不定能和他拼一个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虎骏呵呵一笑,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:“兄弟,待会儿我要施展我们虎族的压箱底绝学虎扑,你仔细看下,能领会多少就看你自己的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厮使得好一个陀螺旋!我和你来扑一交。”虎骏上前吐了个架子。

    那汉子咦了一声,喝了声采:“没想到在这种小地方碰到一个会相扑的,敢问阁下来自虎族还是猫族?”

    虎骏想教我虎扑绝学,所以存心要打,并没有给那人攀交情的机会儿:“男子汉大丈夫,打过了再说,不要婆婆妈妈的。你如果怕了的话,就把阁子让出来!”

    “小子,希望你的实力和你嘴上功夫一样强!”那汉子气极反笑,但也丝毫不惧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