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厮摇着头,突然话锋一转:“表弟,我知道你喜欢燕族古调,我上个月得了一个孤本,上面记载着数十首失传的古调曲谱,只要你把虎弩给我,我就把孤本送你了。你我以物换物,各取所需如何?”

    虎骏呵呵冷笑起来:“表哥,如果你以往日情分来要这把虎弩,我还有些为难。如今你却说用劳什子的孤本来换,分明是把我虎骏当成了利欲熏心之徒!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,这把虎弩从现在开始就是十八郎的了,其他的闲杂人等就不要痴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张山原本以为只要拿出虎骏稀罕之物,虎弩就手到擒来,没想到弄巧成拙,这厮心里面懊悔不已。他厚着脸皮倒了满满一碗酒,走到了我面前:“十八兄弟,恭喜恭喜,在下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这厮是黄鼠狼上门没安好心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还是陪着他吃了这碗酒。

    果然,张山又出招了:“有句话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现在想再提醒一下十八公子。常言道,能者居之。就这把虎弩来说,只有射术一流的人,才配拥有,不知道十八公子何德何能呢?”

    “这么蹩脚的激将法,对付别人或许有用,但是想用这个对付我,抱歉,屁用没得!”

    我白了张山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因为本人脸皮厚,你用这把虎弩都射不透。这正应了脸皮厚吃块肉,脸皮薄吃不着的俗话!”

    张山气得脸都青了,指着我张嘴结舌,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对付他这种厚颜无耻之人,脸皮必须得比他还厚才行。

    丑猫在一旁哈哈大笑:“老三,真有你的,这恶人须得恶人磨呀!”

    就连一向厚道的虎骏,这一次也向我伸出了大拇指。张山偷鸡不成蚀把米,一个人提着一壶酒,自往角落里吃闷酒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兄弟三个,再加上胡飞,又吃了几碗酒,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爆豆似的马蹄声,震得红油桌子上的酒碗都在晃动,有人高声道:“虎族十八铁骑在此,闲人回避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因为我听胡飞说过,虎族的十八铁骑来去如风,而且个个能以一当百,但是非大事不出,为何今日出现在青石镇外的一个小酒馆里?

    我和丑猫、还有胡飞,不约而同地都把目光投向了虎骏。

    虎骏也有些不解,只是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到了阁子外边,一个雄浑有力的声音问道:“敢问虎骏少爷可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来的可是虎啸虎统领?”虎骏长身而起,大踏步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我跟着他出来,往外扫了一眼,只见一个身材高大、虎背熊腰的大汉,急匆匆而来,等他走得近了,才发现此人生的是虎头虎脑,浓眉大眼,只差在额头刻上一个王字,那就是一只活生生的猛虎了。

    本来频频吃瘪的张山见了此人,不由得双眼放光,抢在虎骏之前迎了上去,然后指着我说道:“虎啸叔叔,你来得正好,虎骏偏偏帮着外人欺负我呢?”

    虎啸瞪了张山一眼:“我找虎骏少爷有话要说,你却过来聒噪?如果误了大事,你吃罪得起吗?还不闪到一边去?”

    张山本以为等来了能为自己出气的靠山,没想到还是撞了一鼻子灰,这小子犯了愣劲,却是不服,梗着脖子大声叫道:“虎啸,你虽然是十八铁骑的统领,但是本少爷乃是族长的外甥,虎族的都管,是谁借给你的胆子,敢对我如此大呼小叫?”

    虎啸冷笑一声,手腕一翻,亮出了一个黝黑的铁牌子,喝道:“黑虎令在此,如同族长亲临,怎么张山你不服吗?”

    张山大惊失色,急忙躬下身去:“不敢!”

    这小子看来是紧张到了极点,身子都剧烈地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虎啸却是懒得再搭理他,只是把目光扫向了虎骏:“奉族长令,虎族护卫统领虎骏接到黑虎令之后,速速回归虎山,接受族长之位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让虎骏继任族长?”张山抬起头来,一脸的嫉妒和不服。

    “怎么?张都管不服吗?”虎啸哼了一声,晃了晃手里的黑虎令牌:“只是本统领要提醒你,我虎族族规如山,如有违背,严惩不贷!张山,你既然身为虎族总管,应该清楚,现在本统领有权将你格杀,还不闪到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与嫉妒和不服相比,对族规的恐惧更让张山胆颤心惊,这小子只得不情不愿地闪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虎骏却是问道:“虎啸统领,我姨夫春秋正盛,为何要让我继任族长呢?”

    虎啸摇了摇头:“虎骏,这是族长和长老会的命令,已成定局。你如有疑问,可回虎山问老族长去。”

    “虎骏接令!”虎骏并不是婆婆妈妈之人,他见事情已成定局,就只能是当仁不让了。

    他接过黑虎令牌之后,对虎啸说道:“虎啸统领,劳烦你到阁子外面稍等片刻,我还有些事情要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虎骏已经接过了黑虎令牌,就是新任虎族族长,虎啸的态度一下子变得恭恭敬敬起来。

    虎啸刚走两步,虎骏又道:“虎啸统领,你一人在外面如果觉得孤单的话,何不请张都管一起唠唠嗑呢?”

    虎骏这番话说得就很有意思了,咋听上去似乎没什么,但是仔细一品味,味道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潜台词就是说,他有话要对我们几个交待,但是并不想让张山知道。

    虎啸那么严肃的人,也被逗乐了,冲着张山伸了伸手:“张都管,不知能否陪我外边唠唠嗑呢?”

    张山跌足叫道:“虎啸统领,虎骏没经族长同意,已经擅自将虎弩送给外人了。这一次又把你我支开,还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呢?”

    虎啸冷笑道:“张都管,为人处世,要时刻摆正自己的位置。虎骏如今已经是新任族长,他要做什么事情,用不着你批准!”

    “你?”张山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。可是虎啸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:“张都管,族长已经有令,让你我到外面候着,难道你敢抗命不尊吗?”

    张山被挤兑得无可奈何,但却不得不低头:“属下不敢。”这厮只得灰溜溜地跟着虎啸到阁子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等张山一离开,虎骏就拉着我和丑猫的手说道:“大哥,三弟,原本以为你我兄弟再聚几日,喝他一个痛快,但是我有要事在身,不得不即可赶回虎山。”

    丑猫哈哈大笑道:“二弟能够继任虎族族长,乃是天大的好事。日后我再行走妖界,说我是虎族族长的结义大哥,还有谁敢欺负我?”

    我却是沉默不语,原本我还想请虎骏和我一起去一趟青丘呢,但是如今这番话,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毕竟,大家一个头磕到地上,就是兄弟,我并不想看着这个一腔赤城的人,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我就直来直去了。”虎骏说道:“妖界虽然以我们虎族为尊,但是暗潮汹涌,并不平静。而以大哥和三弟的本事,如果惹到了厉害的仇家,想要自保却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看着我和丑猫诧异的眼神,虎骏继续说道:“你我三人如今既然是兄弟,那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。所以,我有一些小玩意,说给你们听听,别的不敢说,用来防身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虎骏先把目光扫向了丑猫:“大哥的猫扑之技,称得上是神乎其技,但是却被虎扑所克制,因此,我想传大哥几招虎扑绝学,你以后如果能将他们融会贯通了,想必就是那些族长或者长老,也不一定能够奈何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丑猫的脸上又惊又喜:“二弟,其实我们猫族想学虎扑之技已经数百年了,但是用尽了办法,始终没能如愿。愚兄我自然是想学的,只是二弟把虎扑悄悄传我,日后该如何向虎族交待?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别忘了,我如今可是新任族长,就算是长老会那些人,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虎骏纵身一跃,来到了阁子中央:“大哥,别婆婆妈妈的,过来再和我扑几跤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丑猫也跳到阁子中央,两个人手把手扑了几跤。

    猫扑虽然威力远不如虎扑,但是两者自有相通之处,再加上一个用心教,另一个用心学,时候不大,丑猫已经领回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后来虎骏让丑猫自己到一边练着,而他走到了我身边:“三弟,你与狐族以及豺族的恩怨情仇,我已经知道。但是此时关系重大,我作为虎族新任族长,不能够出面帮你,所以只能传你几手小把戏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几手小把戏,但是任意一样拿出来,都能够震动整个妖界的。毕竟虎族乃是执妖界牛耳的存在。

    虎骏先是教会了我弩法,然后往我的气海里注入了虎族灵力,最后还传了我一套虎爪,最后,在门外虎啸的催促下,才与我们洒泪而别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