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骏走后,我让胡飞在外面守着,我和丑猫在阁子里又自己领回了一会儿,各自都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丑猫更是一脸的兴奋:“老三,二弟教的东西果然厉害。如果现在飞天蜈蚣王道人出现在这里,大哥我三招之内就有把握解决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虎族的不传之秘,再差能差到哪儿去?”在体内三种灵力的作用下,我觉得自己不管学什么,都比以往快了许多。就这一会儿工夫,我不但已经将虎爪练熟了,而且还把它揉进了豺狗和灵狐技法之中,形成了独具一格的技法。

    这么久了,我第一次有信心可以与柴志军大战一番了,虽然不敢说一定赢他,但起码他想赢我,也没有之前在火树银花酒吧,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正在我和丑猫交流心得,印证所学的时候,突然胡飞一脸兴奋地走了进来:“李叔,果然不出你所料,胡广找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好事一桩接着一桩,没想到我李明也会有时来运转的一天。

    我急忙出去把胡广迎了进来,然后又叫酒保上了酒菜,我们四个人重新坐下,吃了几杯酒之后,胡广看了看我:“十八郎兄弟,我们能不能单独说几句话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丑猫和胡飞:“胡大哥有话只管讲,这里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胡广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是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。我请问十八郎兄弟到底姓甚名谁,这么急着去青丘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胡飞在一旁说道:“胡叔,你和我叔叔有交情,当然知道李叔是我叔叔介绍过来的,自然不会做出伤害狐族的举动,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的来历呢?”

    胡广摇了摇头说道:“事关重大,就算是胡力介绍过来的,我也一定要弄清楚来龙去脉。否则的话,我这一辈子也难以心安。”

    胡飞还要再说,被我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来,对着胡广深施一礼道:“胡大哥,我的事情无愧于心,说给你听听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迎着胡广疑惑的眼神,我继续说道:“其实,我不是什么十八郎,我的真名叫李明,是你们狐族大小姐胡薄荷的丈夫!”

    胡广大惊失色:“什么?你就是李明?那个让狐族和豺族两族族长联名下发缉捕令的李明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!”我把自己和薄荷以及柴志军之间的纠葛,从前到后说了一遍。然后对胡广说道:“胡大哥,如果你认为我李明有做错的地方,尽管可以通知附近的狐族、豺族高手,把我拿了去青丘领赏。”

    “李明兄弟,你把我胡广当成什么人了?”胡广正色道:“况且以我看来,李明兄弟你一点错都没有,错的是棒打鸳鸯的胡笳族长,还有那个一肚子坏水的柴志军!这样的事情我既然碰上了,就不能不管!”

    我大喜过望:“这么说,胡大哥答应带我去青丘了?”

    胡广的神色却是一下子黯然起来:“李明兄弟,我恨不得立刻带你前往青丘,让你们夫妻团聚,随便教训一下柴志军这个小人。可是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么讲?”丑猫半晌没吭声了,显然我这个刚刚结拜的大哥,也有些吃惊我的身份了。但令我欣慰的是,他并没有因为我是豺族和狐族联手通缉的要犯,而选择置身事外,反而要与我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是猫族中人,他这样的抉择势必会影响到他的一众族人,但是为了我,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说起来一言难尽啊!”胡广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丑猫,轻轻叹了口气:“自从我离开狐族以后,狐族已经更改了前往青丘的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我也有些无可奈何了。人都说狡兔三窟,但是和兔子比起来,狐族的狡猾何止要胜一筹。他们把人走茶凉这句话体现的淋淋尽致。就像胡广这样忠心耿耿的老臣,一旦归隐,也从不例外,几乎把一切的不安苗头,扼杀与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难怪青丘作为狐族的圣地,会一跃成为妖族最神秘的所在,有多少人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丑猫皱着眉头寻思了一阵,忽然说道:“三弟,要不这样,你们先在这里等着,我先回猫族一趟,问一问族里那位号称无所不知的百晓猫,他应该知道前往青丘的路径。”

    胡飞却说:“丑大叔,百晓猫号称无所无知,无所不晓,青丘的路径应该瞒不过他的耳目,只是听说这个人要价极高,我们如果拿不出能打动他的筹码,只怕他也不会来搅这趟浑水。毕竟,这件事情一旦他参与进来,就是明摆着要与狐族和豺族为敌。猫族虽然实力不弱,但是也架不住狐族和豺族联手啊!”

    丑猫一咬牙道:“大不了我把刚学到手虎扑技法说给他听,这是百晓猫数百年来急于得到的东西,但一直没能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丑大叔,尽然得了虎族的不传之秘。”胡飞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:“不过,我要提醒丑大叔的是,此时一旦外泄,将会给整个猫族带来无法预估的灾难,你百晓猫敢冒这个险吗?”

    胡飞说得一点没错,要知道虎扑可是整个妖界都数得着的一等技法,有多少人求之不得。这些人不敢去捋虎族的胡须,但是去找猫族的麻烦,风险就小得多了。

    丑猫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,但很快他一拍桌子,沉声道:“为了三弟,我宁愿来冒这个险!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心里一热,急忙拦住了他:“大哥,柴志军和薄荷后日就将大婚,你就是赶回猫族,从百晓猫那里问出来,通往青丘的路径,只怕也鞭长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成,那也不成,难道我们就我窝在这里,任由柴志军那个鸟人,来玷污我家弟妹的清白吗?”

    丑猫真是个暴脾气,又是一巴掌下去,可怜的红油桌子,不知道招谁惹谁了,一下子塌了下去。

    胡广蹭地一下站了起来:“丑猫兄弟,李明兄弟,稍安勿躁,其实办法还是有的,只不过这个办法要委屈一下李明兄弟。”

    我眼前一亮:“胡大哥,只要能在薄荷大婚之际赶到青丘,不管让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“好!李明兄弟,果然有情有义,这个忙我必须要帮!”

    胡广说道:“自从我离开狐族,归隐山林之后,我们族长胡笳派出了他的两个亲信来管理这条密道。这两个人,一个叫胡不三,另一个叫胡不四,都是手段高强,心狠手辣之辈。”

    胡飞惊叫连连:“我说这几年没有了不三不四的消息,原来被族长派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由此可见我们族长对这条密道的重视程度。”胡广接着说道:“幸运的是,我在护足的时候,与这不三不四二人还有些交情,所以他们给我留了一个联络的方法。只要我现在就联络上他们,说是我在偶然之间,抓到了缉捕要犯李明,请他们把你押回青丘领赏,这样的话,你就可以直接进入青丘了。”

    丑猫鼓掌道:“这绝对是一条妙计,三弟你由不三不四两个押着走,而哥哥我悄悄在后面跟着,只等到了青丘,你我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闹他一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胡广点了点头:“丑猫兄弟这个主意不错。本来以不三不四兄弟两个的本事,你不可能毫无察觉地跟着他们,但如今你既然已经得了虎扑技法,应该可以瞒得过他们两个的耳目了。”

    我兴奋的搓了搓手:“胡大哥,此事赶早不赶晚,既然我们已经拿定了主意,你赶紧去通知不三不四过来拿人吧!”

    胡广面有难色:“李明兄弟有所不知,这兄弟两个有个嗜好,喜欢折磨人为乐。兄弟你一旦落到他们两个的手里,肯定要吃尽苦头的。”

    胡飞也是一拍大腿:“对呀,我怎么忘记了这个茬。这不三不四在狐族名声非常臭,传说那些带孩子的妇人,喜欢用他们两个的名字来吓唬小孩子,这两个人的手段之毒辣,由此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丑猫更是看了看我:“对呀,如果让大哥眼睁睁看着那两个混蛋来折磨你,还不如杀了我,一了百了呢?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:“大哥,为了薄荷,什么苦我都扛得住!胡大哥,已经没有时间让我们在这里犹豫了,你赶紧去通知不三不四吧!”

    胡广一跺脚:“只有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看胡飞:“你小子现在就去和胡力汇合,让他作好在青丘接应李明兄弟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胡飞看了看我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胡广又说道:“至于李明兄弟,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吃酒,不停地吃酒,待会我去见不三不四的时候,也会告诉他们,你被我灌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计甚好!”我点了点头,虽然我不知道不三不四会如何来对付我,但是我对即将到来的青丘之行,充满了信心。因为我并不是孤军作战,在我的身边,有大哥丑猫,有红粉知己柴娟,有一见如故的胡力、胡飞叔侄两个,更有拔刀相助的胡广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