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胡广让我吃酒,那我就吃酒,一碗接着一碗地往肚子里灌。既然那不三不四都是年老成精的人物,那我就应该把套路做全做足了,这样才不会被这两个老狐狸看出破绽来。

    妖族秘境的酒就跟现实世界里的黄酒差不了多少,我往肚子里灌了十几大碗,才醉眼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之中,我看见胡广带着两个人黑衣人走了进来,都是瘦瘦弱弱的身子骨,留着山羊胡子,只不过一个比另一个高了小半头而已。如果不是那两双泛着精光的眸子,就和乡下老头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我心想,这大概就是不三不四兄弟两个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狐族中人能够永驻青春,而这两个人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容颜,看来真像胡飞说的,把精力都用在了整人上面。

    我觉得应该配合胡光一下,就起身迎了上去:“胡大哥,你回来了。敢问这两位是?”

    胡广并没有向我介绍不三不四,而是对着我绕了一下手指:“倒也!”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起先我还不觉得自己醉得有多很,可是一听胡广的话,只觉得天旋地转,连站都站不稳了。我只记得自己失去知觉的那一霎那,听到胡广在想不三不四谄媚道:“两个哥哥,大礼我已经送到,接下来就看两位如何表演了。不过我听说,豺族少主柴志军出手大方,两位如果能在大婚之前,将这厮押到青丘,交给柴志军发落的话,赏钱肯定不会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广兄弟,我们兄弟正有此意。不过你放心,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。你如果想回青丘,我们兄弟自会在族长那里替你美言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分辨不出来这番话,到底是胡不三说的,还是胡不四说的。

    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的脊背火辣辣的疼,看来定然是不三不四在我身上施了手脚。因为我体内的狐族灵力和豺族灵力全部被封印了,手无缚鸡之力,成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。

    幸亏丑猫大哥暗中跟着,要不我真的会担心,这一次的冒险,会不会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我听胡广说过,个头高是胡不三,个头矮是胡不四,这兄弟二人除了喜欢折磨人之外,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黄白之物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终于醒了。我们兄弟已经等你多时了。”胡不三冷笑一声:“刚刚这二十脊杖只是开胃菜而已,实话给你说吧,此去青丘,虽然路不远,但是我们有的是时间和手段令你求死不得、求生不能。等到了青丘,把你交给柴志军之后,才是你噩梦的开始。你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,竟然胆敢和柴志军争我们家大小姐,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胡不四接口道:“不过你这个凡人真的是好运气哟,身怀狐族和豺族两种灵力不说,甚至连虎族之宝虎弩都搞到手上了。你是不是想着用虎弩来对付柴志军,很可惜,你没这个机会了。这把虎弩只能好过我们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自己的脊背怎么疼得厉害呢,原来这两个家伙刚才打了自己二十脊杖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两个家伙对我身上的虎族灵力绝口不提。难道是他们没有发现?可奇怪的是,我照着虎骏教的方法试了试,并没能激发这些灵力。

    他们说话阴森森的,让人只觉得毛骨悚然,但我既然敢以身饲虎,就早已有了心理准备,不但没向他们两个说软话,反而啐了一口过去:“两个老不死的,只等到了青丘,小爷一定取你们的狗命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只要你有命在,我等着你!”胡不三淡淡一笑,轻轻拭去了脸上的吐沫,把手一挥:“老四,先给这厮戴枷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面七斤半团头铁叶护身枷架在了我的脖子上,胡不四用手掌一拍,就把一扎多长的大钉拍进了铁枷之内,钉的是结结实实,然后就上路了。

    我失去灵力之后,又刚刚受了脊杖,本来引以为傲的身子骨,一下子变得弱鸡起来。

    一步挨一步走不动。可是这两人仍然不依不饶地催着我赶路,稍有迟疑,水火大棍就会劈头盖脸地打过来。当天足足赶了二十里,等天黑透了,才找了家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我身上的蒜条金已经被他们两个收刮干净,所以只能胡乱吃了几口他们留下来的残汤剩饭,就和枷倒在一边,只觉得浑身上下钻心的疼,连翻个身都困难。

    可能是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跑不了,胡不三和胡不四则是睡得很踏实,躺下没多大一会儿,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望着窗外的一弯冷月,不由得想着后世的爸妈,自己这一趟出来,已经有好多天没回去了,他们如果知道自己如今这个熊样子,不知道会有多伤心。

    当初被打二十脊杖的时候,我没有哭,带铁枷的时候,我也没有哭,但是现在却是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胡家兄弟的实力,没想到他们直接封印了我的灵力,如今就像砧板上的肉,随时随地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我心里清楚,自己眼下唯一能指望的,就是丑猫了。他如今身怀虎扑绝技,打发掉这两个家伙,应该不成问题。希望他能够牢牢地在身后盯着,千万不要跟丢了。

    人在最虚弱无力的时候,难免会胡思乱想。但想来想去,我最终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。为了能够如期赶到青丘,见到薄荷,不管吃再大的苦,受再大的罪,我也认了。

    “老三,醒醒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的,我觉得有人在喊自己,睁开眼睛一看,只见一灯如豆,灯光下站着一个人,身材高大,面目狰狞,一双绿豆眼,却光芒四射,正是我的结拜大哥丑猫。

    我又惊又喜:“大哥,你终于跟上来了。我就知道,不三不四虽然狡猾,也斗不过你这样的好猎手。”

    丑猫的脸色却是异常的难看:“老三,不三不四走的这条路,果然布满了机关。哥哥我有好几次差一点儿,就跟不上来了。我看不如这样,趁着这两个家伙不备,我直接把他们打发了,然后逼着他们带我们去青丘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大哥,这样做风险太大,万一不三不四死活不愿意,我们又该如何呢?以我看,你还是按照原定计划,悄悄跟在身后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丑猫看我主意已定,只得从怀里拿出两条蒜条金,“老三,听说他们两个非常贪财,这些东西你带着,以防万一。说不定有大用呢?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了。”我也没客气,把金子收了。丑猫又嘱咐了我几句,刚要走,却被我叫住了:“大哥,你只留下一条金子就行了,我就是让他们两个分不停,这样我们才能有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所言甚是。”丑猫又收回了一条金子,然后就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一人一条金子的,忽然想起来二桃杀三士的故事,何不用一条金子让他们两个狗咬狗呢,这样他们也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折磨自己了。

    我主意打定,然后叫醒了不三不四,把手里的一条金子递了过去,“两位大哥,你们一路辛苦,这条金子就拿去买酒吃。”

    胡不三和胡不四正睡得香,却被吵醒了,胡不三嘴里骂骂咧咧的,脾气暴躁的胡不四更是直接一脚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金子!”胡不三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了胡不四,然后从我手里把金子夺了过去,放进嘴里使劲咬了一下,就嚷了起来:“十足的蒜条金呐,算你小子识相,知道孝敬爷爷。可是,我们先前已经搜过你的身了,没发现什么金子呀。老实交代,你小子刚刚把金子到底藏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坏菜了,我怎么忘记了这个茬。我暗暗叫苦,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来圆这个慌。

    胡不四的双眼转了几转:“你小子是不是暗地里有帮手呀?刚刚趁着我们哥俩儿睡着的时候,来跟你送金子了?”

    我连忙说道:“哪能啊?我如果真有帮手的话,早就对你们两个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胡不四冷笑道:“想暗算我们兄弟,没那么容易?你大概没听说过,我们兄弟就算是睡觉,也能躲过任何灵力的攻击。像你这样被封印了灵力的,就算是拿着铁枷砸,你认为能伤到我们吗?”

    我只觉得一阵后怕,难怪这两个怪人敢睡大觉,原来藏有后招呢。幸亏刚刚丑猫没有贸然出手,否则的话就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胡不三根本没有放过我的意思,抓着我的破绽往下问:“小子,别打算蒙我,老实交代,你刚刚把金子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一般的谎话根本瞒哄不过这两个老狐狸,我突然想起自己好像看过某个电视剧,说是钱库的兵丁往外偷银子的时候,就喜欢把银子藏在*里。

    于是,我吭吭哧哧了好久,才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刚刚把金子藏在拉屎的地方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