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不三突然发出一声怪笑:“李明,你以为吃定了老夫吗?”

    笑声之中,他突然变成了一只大如牛犊的黑狐,蹬着血红的眼睛,挥动着利爪咆哮道:“小子,能让老夫现出真身,你小子死得其所了!”

    “现出真身又如何?”我虽然暗暗心惊,但是嘴上并不服软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无知者无畏!你看来并不知道,我们狐族现出真身之后,虽然会损伤三五十年的寿命,但是灵力能在瞬间增长十倍以上。小子,难道你真的以为,就凭你学了点皮毛的兰花烙印,就能战胜十倍的老夫吗?”

    我这一次没有和胡不三做口舌之争,而在我心里,也早已计较开了:“丑猫到现在仍没现身,看样子是一时半刻赶不回来了,现在我只能靠自己了。但就像胡不三说的那样,我仅仅凭借着兰花烙印,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那么眼下,我只能寄希望于虎骏传给我的虎爪了。”

    胡不三看我没吭声,以为我害怕了,狂笑道:“小子,老夫一定要把你撕得粉碎,以祭我四弟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别看胡不三身躯庞大,但是异常灵活,一跃而起,居高临下,用巨灵之爪一把抓向了我的天灵盖,速度之快,宛如电光石火一般。

    我躲闪的念头刚在脑海里泛起,他的利爪已经到了眼前。狭路相逢勇者胜,既然避不开,那就硬怼。我大喝一声,举起了右手。没有用胡不三预料之中的中指,而是换成了虎爪。以爪对爪,虎爪对狐爪。

    狐族在妖界地位挺高,但是论和谁比。它能压豺族、翼族、猫族一头,但是与虎族比起来,就有些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妖界讲究的是弱肉强食,一个族类想要有足够的影响力,就必须要拥有傲人的武技,而虎爪就是足以横行妖界的武技之一。而胡不三的狐爪与虎族的虎爪相比,无异于萤火之比皓月。

    “虎爪!”胡不三看了我的手势,不由一愣,但随即大笑起来:“臭小子,你想用虎爪来吓老夫吗?”

    笑声未落,两只利爪已经相交,强弱立判。我的手掌完好无损,而胡不三的巨灵之爪却是生生折断。

    他惨叫一声,刚要后退,我却不给他逃走的机会,又是一爪,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,正好抓在他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的虎爪竟然是真的!看来我们兄弟都低估了你!”胡不三七窍流血,眼看是活不成了:“小子……别得意……族长会为我报仇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杀人,而且一杀就是两个。但是我并没有感到恐惧。一方面是这兄弟两个作恶多端,真是死有余辜;而另一方面是天已近晌午,这里距离青丘还不知道有多远,我必须的尽快赶路才是。

    我从胡不三身上拿回了自己的虎弩和蒜条金,然后扔给了客栈老板一条金子,让他把胡不三和胡不四的尸体处理掉。那位老板好像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,收了金子扭头就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我在路边的树上给丑猫大哥留下了标记,然后按照胡不三生前所说的的那样,顺着大路,一直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我小时候走山路就是一把好手,如今身具虎族、狐族和豺族三家灵力,腿脚自然轻便了许多,时候不大,就走出了二十多里。

    我越往前走,却见风景越好,江作青罗带,山为碧玉簪,触目望去,恍如神仙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我琢磨着,自己前进的方向应该没有错。因为眼前的景物,纵然是丹青圣手也画不出来。

    根据胡飞所说,无论是妖界还是现实世界,只有圣地青丘,才会有这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二三里,突然看到了一道雄伟的关口。建造在峡谷正当中,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关前,站立着两排虎背熊腰的勇士,黑色衣甲上绣着一条飞狐,想来因该是狐族最精锐的飞狐军了。

    我挨着进关的的人群,到了前边一看,顿时打消了蒙混过关的念头。因为每个过关的人,不但要出示腰牌或者路引,最要紧的是,旁边的城墙上,正挂着本人的画像,上面写着:抓到要犯李明者,赏金百两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扭身刚要走,却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:“来都来了,为何要走呢?”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束手就擒,手腕一翻,挣脱了那只手。是非之地,我也没打算手下留情,刚要使出虎爪,那人却是悄声说道:“姐夫,是我!”

    “姐夫?”无论是妖界还是现实世界,有资格这样叫我的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柴娟的妹妹,另一种就是胡薄荷的妹妹。没听说柴娟有妹妹,至于薄荷有没有妹妹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我打眼一瞧,只见她唇红齿白,笑颜如花,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年纪。从眉眼上看,倒是与薄荷有五六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好,我叫胡如是,是我姐让我到这里来接你的。”小丫头狡黠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胡如是!”只听这个名字,我就知道她就是薄荷的亲妹妹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薄荷最喜欢的就是辛弃疾的那句词:“我看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看我应如是。”有事没事就吟几遍,当初我还以为她只是喜欢词里的意境,此时此刻,才知道她原来是在思念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胡如是打量了我一番,突然点了点头说道:“我一直担心你找不到青丘的路,可我姐姐笃定你回来。我不得不承认,她赢了,她找了一个不舍弃不放弃、有情有义的男人!”

    听到薄荷如此相信自己,我不由得心潮澎湃:“如是,你姐姐还好吗?”

    胡如是笑道:“你都来了,她怎么能不好呢?”

    我本来心已经快提到了嗓子眼上,如今终于可以稍稍放下了:“柴志军没有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胡如是哼了一声:“姐夫,你只管把心放进肚里。这里可是青丘,是我们狐族的地盘,柴志军算老几?在婚礼没有进行之前,他想见我姐姐都没那么方便呢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如是正聊的热乎,忽然身后有人叫道:“你们两个过关不过?不进的话,也不要堵着路吗?”

    这个人的声音引起了城门军的主意,一个头目模样的家伙喊了声:“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干什么?赶紧过来查验身份,否则的话,大爷就把你们当作缉捕要犯抓起来!”

    我心里说,这下子糟了。胡如是虽然是狐族二小姐,但我毕竟是狐族和豺族明令通缉的要犯,大庭广众之下,她想要包庇我,好像并不容易哟。就算是她带我进了城,但是消息一旦传到族长胡笳或者柴志军的耳朵里,那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妹子,你管我,赶紧走!”三十六计走为上,我打算先离开这里,然后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谁曾想胡如是站着没动,反而说了句:“姐夫,你今早是不是没洗脸呀?”

    我确实没洗脸,要知道今天早上我差一点就把小命丢了,那还顾得上洗脸呀。可是,目前的状况下,胡如是为什么要问我洗脸不洗脸呢?与逃命比起来,洗脸就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“姐夫,不洗脸就上我家门,好像并不礼貌哟!来来来,我给你拾掇一下!”胡如是不由分说,在我的脸上揉搓了几下。

    说话间,那个飞狐军小头目已经按着腰刀走了过来:“你们两个耳朵塞驴毛了?没听见大爷让你们过去接受检查吗?”

    胡如是转过头去,扑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:“我说胡老八,你是谁的大爷呢?”

    胡老八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好看:“二小姐,恕我眼拙,刚才没看清是你,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!”

    “掌嘴!”胡如是笑呵呵地说道:“什么时候把后槽牙打出来,什么时候算完事!”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看上去牲畜无害的,没想到手段还挺狠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……”胡老八还要求饶,却被胡如是打断了:“胡老八,别丢我们飞狐军的人。你如果对自己下不去狠手的话,那么本小姐就只好亲自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从命!”胡老八当然明白,如果胡如是出手,等待着他的后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咬牙,一巴掌打向了自己腮帮子,听着那呼呼风声,就知道这小子下了狠手,准备一巴掌解决问题,一下子把自己后槽牙打出来。

    我本来不该管这种事的,我也知道我眼下最该做的事情,就是趁着关口这么热闹的机会,悄悄溜过关去。

    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只手,竟然一把抓住了胡老八的手腕:“不知者不罪,这件事我看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胡老八也没想到他的手腕会被我轻而易举的捉住,不由得用诧异的眼神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胡如是,怯生生地说:“二小姐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我一出手就后悔了,真恨不得打自己的手几下,可是如今关口前至少有几十道目光聚焦在我身上,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