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笑了:“不知道你听说过狐族的兰花烙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兰花烙印?”王道人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看样子是听说过兰花烙印的厉害:“你少来蒙我!你这厮乃是狐族和豺族明令缉捕的要犯,怎么会狐族秘法?”

    我捏了一下鼻子:“看来你还不知道我和狐族大小姐胡薄荷已经做了大半年的夫妻,近水楼台先得月,会一点儿兰花烙印又有什么稀奇呢?”

    说着,我还特意亮出了手指上的兰花印记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走了这等狗屎运?”王道人嘴里嘟嘟囔囔地说:“想不到柴志军身为豺族少主,竟然会喜欢上一个二婚的女人?真的是可惜了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虽然是事实,但是我听着心里很不舒服,就怒喝道:“你不想死的话,就把嘴巴闭上!”

    王道人哼声道:“小子,你以为有了兰花烙印,就可以对付我的飞天蜈蚣吗?”

    我冷声道:“什么飞天蜈蚣?一击不中,已经没有了再战斗下去的勇气,说不定它早就溜走了呢?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胡说八道!”王道人突然朝着我一指:“攻!”

    别看我刚才说得云淡风轻,其实我心里根本没松了那根弦。我知道飞天蜈蚣既然是王道人以自身鲜血饲养的邪物,那么它自然不会离开。而且在完不成主人的任务之前,一定是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可是,我的感官告诉我,方圆五丈之内,根本就没有飞天蜈蚣的影子。它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突然之间,我又感觉到了刚刚那种熟悉的恐惧感,

    我的心底一丝警觉油然而生:“难道它钻进了地底下?这么说的话,自己该当心脚下了?”

    我不敢怠慢,急忙纵身一跃,几乎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,竟然跳出了二米多远。回头一看,果然看到刚刚自己站立的地方,窜出了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失之千里,多亏自己警觉,要不只怕就水多面少了。要知道我的脚心可没有兰花烙印,根本顶不住飞天蜈蚣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自己好歹身兼虎族、狐族和豺族三家之长,如今竟然被一条蜈蚣弄的这样狼狈,我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窜了起来。这玩意虽然小,但是剧毒无比,又神出鬼没的,如果不把它解决掉的话,

    今后就别想安宁了。

    “虎爪,出!”随着我一声大喝,双手幻出无数虚影,如猛虎下山一般,扑向了飞天蜈蚣。

    王道人在一旁看得真切,不由得失声叫道:“虎爪!你小子身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?”

    那飞天蜈蚣已经和王道人相处了数十年,与他心灵相通,由此感应到了虎爪的厉害,一扭身,刚要逃走。

    除恶务尽,否则的话必受其害,我的胳膊就像突然长长了一截似的,把那条蜈蚣牢牢攥在了手心。

    那蜈蚣死命挣扎,但那里能挣脱的了?只是吱吱惨叫,看样子是在向王道人求救。

    王道人喊了一声疾,一双宝剑脱鞘而出,围着我如走马灯似的乱转。我被它转的心烦,右手中指只是轻轻一点,宝剑已经落地。

    但是高手过招,岂能是一心两用,这给了飞天蜈蚣可趁之机,化作一道金光却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我的掌心只留下了两三寸长的蜈蚣尾巴,不由得跺了跺脚:“俗话说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!不过好在它这一次也算是丢了半条性命,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再出来为非作歹了。”

    我把蜈蚣尾巴放进了口袋里,就当是收了王道人的利息。这东西并非凡物,说不定还能当做药材使用呢?

    既然赶走了对方的宠物,那么接下来就该找王道人的晦气了。这个记吃不记打的东西,还得用平底锅再好好教训他一番。

    可是当我把平底锅亮出来的时候,才发现这小子早已不见了踪影,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。不过想想也是,人家再怎么说,也是翼族中人,虽然说表面上看不出来,但实际上说不定带着一对隐形的翅膀呢。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这厮为了逃命,竟然把宝剑也丢了一把。我捡起来看了看,只见剑刃宛如一泓秋水,果然是一把好剑。这东西不要白不要,既然王道人这么大方,那么区区在下也只好笑纳了。

    我想这个王道人虽然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,我这个所谓的李铁蛋,其实就是被狐族和豺族联手缉捕的李明,但是这厮如今自顾不暇。又在我手里吃了大亏,他是个要脸面的人,应该不会重返青丘去找柴志军了。应该会去找个偏僻的所在,好好养伤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我刚把宝剑收好,正准备往青丘方向去呢,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如此精妙的易容术,肯定是狐族二小姐的手笔了。只可惜,这一幕被我看在了眼里。我如果去找胡笳或者柴志军告密的话,你打算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我心里头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,我招谁惹谁了,我只不过是想和自己的妻子团聚而已,可是怎么这么多人来找我的麻烦。刚打发走了一个飞天蜈蚣王道人,又来了一个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却见来人黑纱蒙面,一身黑色劲装,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,不过听声音、看身材是个女人,而且是一个年轻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?李明,你是打算一直不吭声吗?那好,我真的去找柴志军领赏了啊!”那女人说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不想打女人,但这是你逼我的!”我猱身而上,一出手就是左手虎爪,右手兰花烙印,这已经是我压箱底的功夫了。我本来打算留着,在婚礼上对付柴志军的,但是现在却身不由己的施展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女人罪不至死,我只是想制止她而已,所以只使出了七分力气。

    但这样已经非同小可了。就算是五大家族之内,能轻轻松松地躲过这一招的年轻高手并不多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女人却是轻轻松松一跳,就躲过去了。而且她人在空中,反击的招数已经出来了,手法非常凌厉。

    “猫扑!”我吃了一惊:“敢问姑娘可是猫族中人,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那姑娘轻啐一口:“呸,谁和你是一家人?”

    我直挠头:“丑猫与我有八拜之交,姑娘既然也是猫族中人,那么我们不是一家人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丑猫美猫的,本姑娘不认识!”那姑娘又是凌空一击:“别婆婆妈妈的,咱们打过再说!”

    麦秸还有三分火呢,我被她挤兑急了,又是兰花烙印和虎爪齐出,再夹杂着一些豺族的身法,和那姑娘又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本事应该还在没学虎扑之前的丑猫之下,按说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但是她的身法又轻又快,高来高去,兼之身形优美,我纵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也难以粘着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动,我说呢,怎么觉得这姑娘有些眼熟,原来是在青石镇上,与我有过交集的飞天猫呀!说起来,这姑娘当初帮助过我,看上去又不像是和柴志军他们坑瀣一气之人,所以,我虚晃了一招,跳出了圈外,叫道:“飞天猫姑娘,就算我输了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李明,你这人真没劲,还没分出胜负,你怎么就不打了呢?”那姑娘摘下蒙面的黑纱,果然是飞天猫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是你认输了。我可没逼你哟!”女人心,海底针。真是难以捉摸,刚刚飞天猫还是一脸的不痛快,没想到转眼之间,却又笑颜如花了。

    望着她绝世的容颜,我觉得她的容貌应该在菲菲之上,完全可以和薄荷、柴娟她们一争高下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,她得左脸上好像有了些黑印,记得前几天见她的时候,并没有这些啊。难道这姑娘是中毒了吗?

    不像啊,如果真的中了毒的话,他她根本没能力与我周旋这么久。

    飞天猫突然之间,打了我一巴掌,这一下我猝不及防,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指头印,不由捂着脸问道:“你怎么随随便便就出手打人呢?”

    飞天猫狠声说道:“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,谁知道算是我瞎了眼。你刚刚是不是看到我毁了容貌,所以在心里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先前在关口那边,你见到胡狐族二小姐的时候,魂都飞到天上去了。看你当时眉飞色舞的样子,而现在看到我时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解释一下,说她是我的小姨子。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样:“人家就是长得好看,我看了高兴,但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,还想着让你帮我报仇呢,谁知道还是和别的男人一般货色!”

    那飞天猫恨恨地道:“你们这些男人,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,她一个小姑娘家的,又能和什么人结下深仇大恨呢?就问道:“不知道你要报什么仇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