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要你管?”飞天猫道:“在青山镇遇到你的时候,我还以为你会好好照顾我的,谁知道到了后来,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她如此说,我便哑口无言了。本来还想着问一阵,看她到底有什么仇恨呢?

    飞天猫看我不吭声,反而更是大怒:“你在青石镇和我初相见的时候,怎么没有见到胡如是时那样惊喜?我知道了,一定是我没有胡如是漂亮。如此的反差,让人心里好生不爽!”

    遇到一个这么不讲理的女人,我能有什么法子呢?

    只得陪笑道:“我记得当时见到她的时候,并没有失魂落魄呀,好像和现在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飞天猫大有把不讲理进行到底的趋势:“不管怎么样,反正我不许你喜欢她,不许你想着她。因为我已经在我母亲的灵位前,说了你的存在。”我只觉得一阵接着一阵的头大,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!但是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,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显了,我根本不好意思去指正她,特别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飞天猫看我好像是默认了,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:“算起日子来,应该是我们两个认识在先呀。我已经发誓,这一辈子就只对你一人好,再也不会去想念别的男人,这也许就叫做从一而终了。我始终觉得,一个人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千万不要三心两意,脚踩两只船什么,否则便是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我只觉得脸上发烧,她这一记无形的耳光,简直比刚才更加响亮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已经有了薄荷这样的老婆,偏偏又和柴娟搅在一起,弄的现在这个处境。也不知道薄荷会不会接受柴娟呢?

    我心想:“其实严格说起来,我和胡如是相识,远在认识你之前。因为从我和她姐姐结婚的时候,不管我见没见过她,她就已经是我的小姨子了。”

    但这句话有些伤人,所以我没敢说出口,再一次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飞天猫何等聪明,当时猜了一个七七八八的。她抿着嘴巴,好几次欲言又止,我只看到眼泪在她的眼眶里直打转,心里有些不忍,就抬起袖子替她擦了擦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我和她堂哥是兄弟,这样算起来,她就是我妹子,如今丑猫大哥为了我,去向不明,我应该好好照顾她才对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就轻轻握住了她葱白一样的手,声音也尽可能温柔起来:“只要你愿意,不管你的仇家是谁,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!”

    “李明哥,你真的是这样想吗?”

    飞天猫兴奋地眼泪都出来了,“可是我的仇人很厉害,你难道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我一字一句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?脑袋掉了碗大个疤!”

    飞天猫咬了咬牙:“李明哥,只要你帮我报了仇,我就嫁给你,好好伺候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怎么这姑娘又把话题绕到这上面来了。现在我已经为了感情的问题,弄的焦头烂额的,可不能再欠下什么风流债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她满脸兴奋的样子,我又不好意思去泼凉水。

    飞天猫又说道:“李明哥,我那个仇人很厉害的,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。这样吧,我先把我们猫族的灵力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拒绝,飞天猫已经一指头戳在我的眉心上,我只觉得一股霸道的力道,突然侵入,然后和虎族、狐族以及豺族的灵力纠缠在一起,我也被它们折磨得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飞天猫看我脸色异常难看,连忙问道:“李明哥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凡人,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身体里突然多了这四种灵力,能好过才是咄咄怪事呢?

    先前无论是胡力,还是柴娟,或者是虎骏,往我体内注入灵力的时候,特别讲究方式和方法,所以我还能慢慢接受。这飞天猫简直就是个愣头青,不由分说,甚至我还准备,就把猫族灵力注入了,我能好过得了吗?

    四道灵力斗了一会儿,后来各自在我身体里划分了底盘,大概意思是井水不犯河水,才算是暂时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这其中,以虎族灵力最厉害,所以它占据了核心位置,其余四肢位置已被占了其三,只剩下右腿无人问津。我想起来妖族分为五大家族的往事,心里说道,难道是我运气爆棚,这最后一条右腿是留给翼族中人的。

    不可能呀!王道人就是翼族的高手,我与他已经成为生死仇家,他肯定不会好心到,把翼族灵力白白送给我的。

    “李明哥,你在想什么呢?”我看飞天猫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,微风吹动着她的衣衫,显得更加地婀娜多姿,不由得一愣,连忙说道:“没什么,真的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总不能说自己刚刚异想天开,或者是说她其实还满漂亮的吧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飞天猫蹙了蹙眉头:“李明哥,其实我的仇家乃是狐族大总管兼飞狐军首领胡能,此人据说一身修为已经不在族长胡笳之下,单单凭借着我们两个的实力,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所以,一定得另辟蹊径才行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必有后话,所以就没有打断她。

    飞天猫继续说道:“前天我和你分手之后,说巧不巧,在家里的旧书堆里捡到了一本毒经,上面记载着一个霸道歹毒的绝学,名字叫做五毒手。据说炼成之后,可以匹敌绝顶高手。你没发现我脸上的黑气吗,就是为了练这个,留下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一脸的惊愕,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,却让仇恨给毁了,幸亏她才练了几天,如果长期练下去的话,只怕会变成一个丑女人的。

    飞天猫说着,从身上掏出来一个红盒子,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,她打开盒子,只见里面有五个小格子,每个格子里面都有一个恶心人的家伙,在慢慢蠕动,分别为毒蛇、蝎子、蜘蛛、蟾蜍还有蜈蚣。

    只见飞天猫默默念叨着什么,然后把手指依次伸进小格子里,让那些毒物吸食她的鲜血,这样的功法确实是落了下乘,别说去杀了胡能报仇了,就是和飞天蜈蚣的路子比起来,也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怒火中烧,飞起一脚踢翻了那个红盒子:“飞天猫,你如果再练这个,这一辈子就别在见我了!”

    飞天猫带着哭腔说道:“说一千道一万,你还是嫌弃我不漂亮了。那你说,我不练这个,怎么去找胡能报仇雪恨?”

    我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:“杀胡能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。我保证明天天黑之前,一定杀掉他!”

    我既然已经选择要与狐族为敌,那么又怎么在乎多一个敌人呢?

    况且我听胡如是说过,这个户能大权在握,是胡笳最宠信的人。而胡笳之所以选择把薄荷嫁给柴志军,也是受了胡能的蛊惑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么这个胡能也是我的仇人,就算是没有飞天猫这档子事情,我也会选择杀了他。

    飞天猫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李明哥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要么我死,要么他死!”我一字一句地说:“如果有违此誓,让我孤独终生。”

    飞天猫突然笑了起来:“终于有个男人肯为我而死了,李明哥,你知道我心里是多么滴高兴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欣喜若狂的样子,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拆穿这个美丽的谎言。

    飞天猫接着又说:“李明哥,你倘若死了,我也绝不独活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往我的怀里钻,气氛顿时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我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,忽然觉得脚下一疼,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红盒子里蹿出来的那些毒物,不知道为什么都聚集在我的右脚上,一个个啃着我的脚面,就是不松口。

    飞天猫吓坏了:“李明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有没有事?”我正准备祭出兰花烙印,将他们一个个点死,谁知道只从那一下疼痛之后,接下来的感觉怎是一个爽字了得。

    这五种毒物看来不是凡品,我只觉得脚面上有一股热流涌了进去,然后分别与其他的四种灵力结合起来,这一次它们没有争斗,而那四种灵力仿佛还很受用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,那五种毒物从我的脚面上下来,疲惫不堪地爬进了红盒子里,看来已经是没有任何力气了。

    而我却觉得自己浑身就是力气,我试着一拳打向了路边的一棵碗口粗的树,乖乖,那棵树竟然应声而折。

    飞天猫惊叫道:“李明哥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?”

    我微微摇了摇头:“其实,我说我也不知道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相信。”这个傻姑娘。

    如果我这辈子没有碰到胡薄荷和柴娟的话,那么考虑一下飞天猫也未尝不可,但是如今我身上已经有了两端孽缘,把自己弄得焦头烂额的,就不要再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