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涛却是宁折不弯的脾气,指着我说道:“人对脾气,狗对毛衣。我看上这小子了,想收他为徒,把我这点儿微末之际传给他。胡总管,能否看在老朽的面子上,放他一马呢?”

    我真没想到,自己一向舅舅不爱姥姥不疼的,竟然也有变成香饽饽的一天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阿猫阿狗,而是翼族的长老哟。我一旦成了他的徒弟,那个什么劳什子的飞天蜈蚣王道人,见了我只怕还要恭恭敬敬喊上一句小师叔呢。

    高兴之余,我心里仍有点小遗憾,按照王涛的身份,胡能说不定会给他这个面子。这样一来呢,我今天想杀胡能只怕是杀不成了。

    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,胡能竟然没有给王涛面子:“原来这小子还不是你徒弟呀,这样就好办了。请王长老让开,我今日如果不杀了他,只怕是难解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王涛一咬牙,却是呵呵笑了起来:“这么说,胡总管是想和老朽动手了。这样也好,老朽正好也活动一下筋骨。”

    有王大长老在身后掠阵,这场架不打白不打。我的小嘴巴还挺甜,还没拜师呢,师父已经先叫上了:“师父,有道是有事弟子服其劳,我先来,如果我不行了,您老人家再出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王涛楞了一下,但他显然被我的糖衣炮弹,轰得迷迷糊糊:“乖徒儿,这事儿你说了算。反正你师父只要有一口气在,就不能让别人伤你一根汗毛!”

    胡能看上去极爱面子,尤其是当着这么多的宾客,更是不能低头,冷哼了一声:“就你这种小辈,还轮不到本总管出手。来呀,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抓了,本总管要好好*一番,到时候就让你知道锅是铁打的了!”

    飞狐军军纪严明,胡大总管一声令下,那些飞狐军就不能再看热闹了,抡着各种家伙把我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那个飞狐军小头目对我很有好感,咋呼着扑上来,却是压低了声音说道,“‘兄弟,你就算新认了师父,也是于事无补。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,好虎架不住群狼’,你们师徒两个就是浑身是铁能捻几根钉,还是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咧着大嘴笑了,“怕什么?天塌不下来,有我师父顶着呢?我早就看不惯你们王大总管的德行了,还是那个老话,揍他丫的!”

    那个飞狐军小头目伸了伸舌头,“兄弟,他们可有好几十个人呢,一个个都武装到了牙齿,就靠你一只拳头,怎么揍得过来?”

    我嘴角一抿,大喝一声:“慢着,我有话说!”我嘴角一抿,大喝一声:“胡能,我最看不起你们这些看上去牛逼轰轰的家伙了,就知道以众敌寡,有种你和我单挑!”

    胡能打量了我好久,突然又仰天长笑起来:“小子,认命吧!想和我单挑?你还不配!在我的世界里,所谓的单挑就是你一个挑我的手下一群!”

    我心里愤愤不平,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,脸皮竟然比牛皮还厚。我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狐族,说不定是牛族呢。当然在旁观者眼里,我只是还没有到胡能出手的地步而已。不管了,只要打疼了他这些手下,就不怕胡能不出头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,所以我一上来就使出了兰花烙印,而且还是变异的兰花烙印,有我身上四种灵力施展出来的兰花烙印。飞狐军的人虽然勇猛,但是很快就倒下了三四个。

    “兰花烙印!”胡能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“一群废物,不知道用神鸦火筒吗?”

    一听神鸦火筒这四个字,旁边看热闹的人顿时惊叫起来,齐刷刷地退出了十几丈开外。

    王涛站着没动,但是满头的须发已经无风自动,看样子心里是愤怒到了极点:“王总管,铁蛋这孩子只不过说了几句狠话,你用得着动用神鸦火筒吗?”

    胡能哈哈一笑:“王长老,在你看来,也许只不过是说了几句狠话,但是在我看来,那是在羞辱我,甚至是无视我们青丘狐族的尊严。这样难道我还不能动用神鸦火筒吗?要知道飞狐军可是我的麾下,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,别说你是翼族的长老,就算是狐族的长老,只怕还得掂量一下。听我良言相劝,你暂且退到一边,否则的话,烧死一个人是烧,烧死两个人也是烧!”

    我从王涛凝重的表情,以及那些旁观者恐惧的神情,作为依据,断定这种神鸦火筒定然不是凡品,估计是比那条飞天蜈蚣还要恐怖上百倍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水火无情,飞天蜈蚣可以躲避,也可以用兰花烙印和虎爪,但是他们如果放起火来,那么除非是到了各族族长那一等级的存在,才能够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只是我心里有些奇怪,按理说这么牛逼闪闪的武器,怎么没听胡飞他们说起来过呢?

    便在此时,我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小子,这个神鸦火筒不是你我能够抵挡的。听我的话,一直往东跑,那里有一条大河,想办法过河,然后去河对岸,找一家门口种有竹子的院落,只管走进去即可。只要到了那里,就算是胡能的飞狐军,也不敢拿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,没见王涛的嘴巴动,竟然还能玩这一手隔空传音,这一招好玩,等闲了得好好学学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吹了一声唿哨,通知在暗中接应的飞天猫,赶紧风紧扯呼。然后撒开脚丫子就跑。

    在胡能的喝骂声中,那些飞狐军手端着金色的神鸦火筒,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看来,胡能是恨透了我,所以就不再找王涛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如今体内已经有了四族灵力,尤其是经过五种毒物的淬炼之后,尤显得精纯了,所以跑的那叫一个快。

    但是每个飞狐军背后都隐藏着一对翅膀,虽然不能长距离飞行,但是仅仅是滑翔,一个起落也有好几十米,比我用两条腿倒腾要快的多了。

    我几乎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,才没有被他们追上,但是也并没有甩开他们分毫。

    我又咬牙往前跑了两三里,却被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这就是远近闻名的青丘河了,河面宽十几丈,深处有一丈多深,河水特别清澈,这条河我听胡飞说起过,在狐族人心里的位置相当重要,相当于母亲河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在我正准备往河里跳的时候,突然想起来这条河有个特别之处,那就是除了狐族中人之外,不管任何人到了水里,就会直接沉底,然后活活淹死。

    一边是被火烧死,一边是被河水淹死。两种选择,我一样也不想选。但是也由不得我不选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我选择的话,我还是会选择跳河。因为我身怀狐族灵力和兰花烙印,与狐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所以我想赌一把,就赌青丘河淹不死我。

    况且王涛已经说了,让我往河边跑。再怎么说,人家也是翼族的长老,见多识广,说不定早就看出这条河奈何不了我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让我到这边送死了。毕竟我是他看对的徒弟,他不可能眼巴巴盼望着我死。

    我心里头思绪万千,那边飞狐军已经迫近了,我甚至已经看清楚了胡能那狰狞的脸庞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一个猛子扎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胡能带人追到河边,见我跳进了青丘河,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:“这个臭小子,却偏偏自己寻死,这是他命该如此,自己跳河和被神鸦火筒烧死都是死路一条,这就是得罪我胡能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胡能之所以这么说,是他知道无论多么好的水性,只要是外族,到了青丘河里,都得沉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让这厮大跌眼镜的是,只见我在青丘河里,两条胳膊,上下翻飞,以极快的速度往对岸游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胡能狠狠一跺脚,他知道就凭飞狐军这些翅膀,是滑翔不到对岸去的,就发出了又一道命令:“胡九,你快去找船,胡十三你跟着本大管家上桥去追,捉到李铁蛋者,赏蒜条金十条!”

    看来这厮恨我入骨,真是下了血本了。

    好在青丘河码头和青丘河石桥都在两里之外,等胡能和胡九两路追兵在河对岸会合的时候,我已经进了村子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刚刚拐进了一条胡同,听到后面的对话。

    胡九对胡能说道:“大管家,你说怎么办?追还是不追?”

    胡能的声音中掠过一抹怨毒,“这小子走不了多远,你们挨家挨户给我艘,就是挖地三尺,也要把这小子抓到!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胡九一副很为难的样子:“大管家,我们没有族长或者长老会的文书在手,这样私闯民宅,好像不合情理呀!再者说,这个村子里还住着那位人物呢?”

    只听到胡能恶狠狠的说,“你怕个屁呀?让你搜就搜,出什么事由本大管家兜着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