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听胡能一声令下,飞狐军顿时四散开来,一时间把河边的街坊闹了个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在青丘的黄昏,乍寒还冷,我水啦啦地上了岸,冻得浑身发抖,我明白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太显眼了,根本逃不了多远,最好是寻一户人家,换一身干衣服才成。

    至于王涛所说的门口种有青竹的那户人家,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呢?

    我又走了几十米远,过了一条板桥,远远望到一簇竹林从中,有一户人家,青砖绿瓦三间上房,隔着竹篱笆往里望去,院子不大,但收拾得挺干净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,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竟然让自己误打误撞,找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远处传来了一片嘈杂声,想来是胡能带人追过来了,我心里一慌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冲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刚好有个人挑着担子出门,两个人撞了一个满怀,那人的脑袋正好撞在了我胸前,他好像没有我力气大,连人带担子摔了一个仰八叉,而我也打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那人足足比我低了两头,我起初还以为自己是撞到小朋友了,急忙上前把那人扶了起来:“对不起,小朋友,没撞伤你吧?你家大人在家吗?”

    那人一把甩开了我的手:“你这人是不是眼神不好?谁是小朋友?我就是这里的一家之主!”

    “一家之主!”我楞了一下,如此看来这户人家倒也平常,不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之能,只怕见了胡能,连一个照面都过不去,就让人家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那位便宜师父为什么非要自己来这里避难呢?这个地方说什么也不像是和平饭店那一类的存在啊!

    我带着满腹的心事,定睛望去,只见此人身高多说也就五尺左右,五官看上去蛮正常的,鼻梁也不塌,眼睛也不算小,可偏偏组合到一起之后,就是看着古怪,让人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用那一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话来形容,可能是最恰当不过了。按说豺族的柴忠长得就够磕碜人了,可是与这个人相比,倒成了帅哥一枚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心里笃定,这里是狐族圣地青丘河畔,我真的会以为穿越到了水浒世界,碰上了卖炊饼的武大郎呢。

    等等,看他挑的担子,还真的是卖馒头的挑子。

    而大宋朝的炊饼,就是现在的馒头,只不过叫法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我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,却说那人好端端的被人撞了一个跟头,刚想发脾气呢,没想到撞他之人是个大小伙子,虽然长得有点黑,但是也挺顺眼,急忙施了一礼:“在下胡美丽,敢问小哥姓甚名谁?来我家中何事?”

    不会吧,竟然是女版武大郎。而且长着这幅尊容,竟然还取了一个胡美丽的名字。她的父母的心到底有多大。

    我虽然向来胆大,但是被她瞧得心慌,急忙还了一礼,“胡大姐,对不住了,不小心冲撞了你,先行告辞!”

    我转身刚要走,门外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呐喊声,“休教走了李铁蛋!哪个捉住李铁蛋,赏蒜条金十五条!”

    这胡能出手真是阔绰,悬赏金额真的是蹭蹭直往上涨,短短半个时辰,就已经涨了不少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急忙拉住了我,“小哥,你应该是得罪了狐族大总管胡能吧。那厮心狠手辣,被他们抓到了,是要被神鸦火筒烧死的。俗话说得好,好死不如赖活着,你赶紧去我屋里躲躲,这里有我来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你能不能好好说话,干嘛动手动脚的!”我觉得一阵恶寒,一把甩开了胡美丽的手,然后打量了一下那三间瓦房,摇了摇头说:“就你屋里那屁大点儿地方,我能躲到哪里去?还不是照样被他们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进屋你就进屋得了!你这人模样长得挺俊俏的,脾气为什么这么倔呢?简直比我家的大黑驴还倔!”

    第六十四章并不美丽的胡美丽

    别看胡美丽个头小,但是力气不小,不由分说,把我推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进得屋来,我左右看了看,只见中间屋子看样子是个客厅,正当中放着一张八仙桌,两边是四把椅子。

    左边那间应该就是馒头操作间了,一块案板,一口大锅,一摞子蒸笼,角落里放着一个大缸,掀开一看里面全是麦子,根本藏不住人。

    而右边是个卧室,地方看似不小,放着两张床,但是床底下放着杂物,钻不进去人,更没有后世那种能藏人的大衣柜。

    看来看去无处可藏,我钢牙一咬,拿起了靠在门后面的一条哨棒,溜到了门口,瞧那胡美丽如何应付追兵,万一形势不对,索性就打将出去。

    我的今天的运气还真不咋的,竟然是胡能亲自带人搜过来了。

    正应了那句浓缩的都是精品,胡美丽机灵劲还是有的,胡能的人呐喊着刚进院子,他就连人带担子一起摔倒了,热气腾腾的大白馒头顿时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胡美丽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,“都怪你们,你们赔我白面馒头!你们赔我炊饼!”

    那位对我有好感的飞狐军小头目,也就是叫胡九的,跑在最前头,当时就叫起了撞天屈,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我们离你还有一丈多远呢,馒头担子明明是你自己弄翻的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开了,“你们做了错事还想赖账吗?如果不是你们咋咋呼呼地闯进来,我能摔倒吗?反正得赔我的大白馒头,不赔谁也不许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撮鸟,本大管家这就赔你!”那胡能有钱有势,修为又好,在青丘横行霸道惯了,从来都是他讹别人,谁敢来讹他一个铜钱?当下狞笑着走向了胡美丽,打算踹上几脚再做道理。

    那胡九看得真切,急忙拦腰把他抱住了,“大管家息怒,这个人咱们惹不起!”

    胡能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大声叫道:“胡九,你还想不想在张府干了,胳膊肘尽往外拐?不就是一个小矮子吗?有什么惹不起的?”

    胡九连忙说道:“这个小矮子胡美丽倒没什么,可是他的父亲相当了得,大管家虽然不怕他,但是这种人还是尽量不要招惹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父亲是哪一位?难道是长老会那位神龙现首不现尾的胡一刀?原来他就是胡一刀的女儿?”

    胡能经胡九一提醒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样子刚刚他也是气糊涂了,忘了那一位就连族长都不敢轻易招惹的胡一刀,就住在青丘河畔。

    我也是吃惊不小,难怪我师父让我躲在这里,原来这一位其貌不扬的姑娘,就是胡一刀的女儿。

    我听胡飞说起过,胡一刀其实就是狐族的第一高手,他由刀入道,灵力虽然排不进狐族前十,但是实现能力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在青丘,胡一刀绝对是响当当的汉子,手段惊人,最是嫉恶如仇,所以长老会才把他招揽过去,只不过胡一刀不喜欢在那里厮混,所以只是挂了一个长老虚名,并不担任任何执事。

    我对胡一刀有所了解,从飞天猫那里有了解了胡能的脾气和性格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吗。我知道此人虽然自视甚高,但是在青丘,胡一刀绝对是他惹不起的三五个人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这厮调整了一下心态,乐呵呵的走到胡美丽面前蹲了下来,“胡姑娘,是这些下人的错,让你受惊吓了,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你的白面馒头我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总舵的胡大管家吧,不但是个爽快人,而且还是个明白人!”胡美丽一听说有钱赔,顿时破涕为笑,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:“我今天总共蒸了两百个馒头,所以你要赔我二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胡能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:“什么?十个馒头就要一两银子?你这分明是抢钱呀!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惊讶,因为根据市价,一个馒头只卖一个铜钱,而一两银子平时能兑换两千个铜钱呢?

    胡美丽微微一笑道:“胡大管家,俺爹说了,如果是公平交易,我的一个馒头只卖一个铜钱,但是如果有人以势压人的话,那我的馒头就要卖一两银子十个了,你如果不服气,俺爹说,他就要用刀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刀说话!”包括胡九在内,院里头的那些飞狐军吓得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胡一刀的刀并不能削铁如泥,很平常的一把刀,但是一刀下去,神鬼皆惊,传说青丘河码头上的那块比牛还大的石碑,就是被他轻轻一刀斩断的,而且切面光滑如镜,谁的脑袋有石碑硬呀!

    “这?”胡能虽然心有不甘,但也只能认栽了:“来人,拿银子来!”

    早有一个飞狐军兵士拿了二十两银子过来,送到了胡美丽面前,那可是十两一个的大银锭,白花花的,真是诱人。

    胡美丽拿在手里,逐个咬了一下,然后笑容满面地说:“胡大管家,恭喜恭喜,这两百个馒头是你的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