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堂堂狐族大总管,要这大白馒头干什么?”胡能嘟嘟囔囔的,看来这厮憋了一肚子的气,还不得不陪着笑脸:“胡姑娘,这些馒头你挑一下,有些不脏的还能拿去卖呢?”

    “不卖了,这些馒头已经为我赚了白花花的二十两银子,还卖它们干啥?”

    胡美丽一个个地把地上的大白馒头捡起来,用衣衫下摆一兜:“我还是拿去喂我家的大黑驴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三步两步走到了院子东边的驴棚里,把大白馒头往木槽里一倒,那头大黑驴就欢快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花了钱,却便宜了这头大黑驴!”

    胡能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但他气归气,总归是没有忘了正事,连忙追到了驴棚里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胡姑娘,有个脸蛋黑黑的,名叫李铁蛋的家伙刚刚到总舵闹事,后来被我的神鸦火筒给吓跑了,不知你见到这个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胡大管家,就连我爹也承认,你的神鸦火筒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也知道,我是个女光棍,做梦都想找个男人,把自己给嫁了呢?这个李铁蛋虽然脸黑,但是胆量够大,我倒是希望他能跑到我屋里来,这样天一黑,就有人给我暖被窝了,只要把生米做成熟饭,我胡美丽也算是名花有主了,可是我有那么好的福气吗?”

    反正有胡一刀做靠山,我在屋里本来心情不错,抱着一副看戏的心态,可是听胡美丽这番话说的半真半假的,不由得一阵恶寒涌上心头。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万一事情真要如同胡美丽所说的发展下去,我到底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是吗?”胡能狡猾大大的,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“胡姑娘,那我能不能进屋看看呢?我这并不是说你窝藏逃犯,而是担心李铁蛋那个臭小子趁你不注意,溜到你屋里躲起来,万一惊吓到了你,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头也不回道:“可以呀,反正屋门也没栓,你们随便进去搜好了。”

    等等,这个胡美丽明知道我就在屋里,还让胡能的人进来搜查,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?是在玩心跳,还是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我吓得一颗心碰碰直跳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胡姑娘了。”胡能把手一挥,“来呀,给我进屋搜,哪个抓到李铁蛋,本大管家有话说到头里,刚刚许下的赏金不变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胡九、胡十三他们齐刷刷地答应一声,然后带着七八个如狼似虎的飞狐军兵士,兴冲冲地往屋门这边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贪财的胡美丽,当初说的好听,可是现在竟然为了区区二十两银子,就把自己给卖了!”

    这个屋子只有一个出口,连后窗都没有,我在屋里暗自埋怨着胡美丽,把那根哨棒攥得紧紧的,只等领头的胡九靠近了,就让他吃一闷棍。毕竟胡九是胡能的心腹,是这些兵士的主心骨,把他打翻了,自己才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些人距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了,我甚至都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胡美丽突然喊了一声:“慢着!”

    人的名树的影,胡美丽的修为也许并不怎么样,但是人家有个好爹,所以没有人敢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。

    就连胡能也是一愣神:“胡姑娘,不知道你有何见教呀?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这厮虽然说的客气,但是心里已经恨的牙痒痒了。

    屋内屋外,包括我在内,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,在听胡美丽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,如今却要风光一把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突然转过身来,呵呵一笑道:“胡大管家,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们,俺爹说了,谁敢无缘无故进俺的屋子,他就把谁的三条腿一并打折了!”

    谢天谢地,原来包袱藏在这里呢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,这丫头的笑容,并没有那么可憎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句话非常管用,胡九他们几个就像是被谁施了定身法一样,呆若木鸡了。赏金虽然不少,但是也买不来三条腿呀。

    左右那两条腿被打折了,找个郎中还能接回来,但是第三条腿如果被打折了,事情可就大了,毕竟包括胡九在内,这些兵丁都是精力旺盛之辈,如果因为金钱失去了那种乐趣的话,人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,想看看趾高气扬的胡能这一次碰上了胡一刀,又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这厮虽然大权在握,但是胡一刀恰恰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,胡能能不忌惮吗?

    但是我琢磨着,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,如果胡能这一次丢了面子的话,他怕胡一刀的名声可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整个狐族,甚至包括族长胡笳在内,又有谁不让胡一刀三分呢?毕竟妖界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胡能的抉择,整个院子瞬间变得宁静起来,甚至那头大黑驴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,面对着日思夜想的大白馒头,也停止了疯狂地咀嚼。

    胡能寻思了良久,终于大声喝了起来:“不就是一个胡一刀吗?他纵然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?你们胆敢不听本大管家的号令,趁早给我卷铺盖卷滚蛋!”

    飞狐军众兵丁面面相觑,一边是关系着性福的第三条腿,而另一边则是养家糊口的饭碗,手心手背都是肉呀,没法子,他们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胡九。

    毕竟胡九是胡能倚重的心腹,在胡能面前还是能够说上话的。

    胡九硬着头皮走上前去,咳一两声,然后说道:“大管家,你看这胡美丽刚蒸了大白馒头,正准备出门做生意呢,依小的看来,那个天杀的李铁蛋根本不可能躲在这里,我们何苦要与胡一刀结仇呢?”

    胡能本来就是色厉内荏,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,如今有人接茬了,他当然会借坡下驴了:“胡九,算你说得有理,不过万一那李铁蛋真的躲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说着他又瞟了胡九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,我这个躲在屋里的旁观者都看出来了,那就是让胡九尽快想个办法,然后他们才能大张旗鼓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胡九的大眼珠子一转,计上心来,连忙冲着身后的胡十三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胡十三会意,不声不响地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这厮演戏真是一把好手,时候不大,只听他在外面扯着公鸭嗓就喊上了,“李铁蛋!我见到李铁蛋了!她他正沿着河边跑呢?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跟着本大管家去河边抓人去!”

    胡能等的就是这个,他对着胡美丽笑了笑,立马带着众兵丁一窝蜂般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胡大管家,好走不送,看在你给我二十两银子的份上,我祝你马到成功,亲手捉住逃犯李铁蛋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笑呵呵地目送胡能远去,连忙把大门虚掩上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看来是个聪明人,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,如果这时候把大门上得死死的,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?

    然而她接下来的动作就让我叫苦不迭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屁颠屁颠地进了屋子,把屋门关了,

    然后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,不住往我身上打量。

    我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急忙上前施了一礼:“胡姑娘,承蒙相救,在下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我本来本来还想着向她打听一下胡一刀在不在的,可是感受到她那种相女婿的目光,差一点儿把隔夜饭恶心得吐出来。

    胡美丽可能是八辈子没见过好男人,不管不顾地凑了过来,“铁蛋!李铁蛋!好名字,果然长的壮实,能为咱爹传宗接代,我胡美丽得夫如此,实在是三生有幸啊!”

    等等,怎么回事?还没怎么着呢?我就成了她的丈夫了?

    我确实被她这番话给说迷糊了,“胡姑娘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虽然救了我,但是婚姻大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,你总不能强迫着我娶嫁你吧?”

    胡美丽说道:“其实吧,我也不是那种没羞没臊的人。昨天王大伯在我家里做客,说要给我找个夫婿,还让他自己送上门来。这不,你今天就自己闯进我家里来了吗?王大伯是翼族的长老,从来不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王大伯?翼族的长老?不用说,一定是我那位便宜师父做的好事。我说他怎么冒着得罪胡能的危险,指点我逃到这里来呢?原来早就有图谋不轨的打算?王涛呀王涛,这件事你如果不给我整明白了,休想让我做你的徒弟?

    看我半晌没吭声,气的眼睛鼓鼓的,胡美丽反倒是板起了脸:“我胡美丽从来不会强迫人。这是我爹从小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,“我只会以理服人!戏文里说,英雄救美,美人以身相许。反过来说,男女都一样,都是这个理儿。所以说,于情于理,你李铁蛋都必须娶我,咱们两个最好现在就把房圆了,只要你成了我爹的女婿,那胡能就算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把你怎么着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