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吗?”她说得越是有道理,我心里就越是好怕怕,直接动手吧,好像不太好意思,这一位胡美丽姑娘好歹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总不能恩将仇报吧。

    况且她可是胡一刀的女儿,人都说,虎父无犬女,真动起手来,我还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呢?

    就算是我能赢了她,可是万一胡一刀就在暗处呢,想起他喜欢打断别人第三条腿的爱好,我心里直发慌。真要被他把那地方打坏了,我再见到胡薄荷和柴娟又有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但这些我心里的真实想法不能让胡美丽知道。因为这姑娘看上去是直来直去的一个人,所以我只要那话将住她,那么也许能够逃离这个苦海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故意冷笑道:“你算什么英雄?你不过是扯着虎皮做大旗而已,仗着你爹胡一刀的名号耍威风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胡美丽有些不以为然,“怎么没意思?我觉得这样挺好啊!我爹把我拉扯大,我们两个相依为命,我借他点名号又怎么着了?这不是天经地义吗?看你是个凡人吧,在你们人类的世界里,不也是讲究拼爹吗?”

    我靠,想我好歹做过五星级酒店副总的人,我竟然让这个黄毛丫头给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我知道和胡美丽这种人,是没啥道理可讲的,窝着一肚子火,顺手推了她一把,“你让开,大爷我懒得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够爽快,像个爷们的样子,我喜欢!”

    胡美丽猝不及防,虽然被我推了一个趔趄,但是一张丑脸还是让他笑出花来了,一纵身,抱住了我的腰,“铁蛋,求你了,娶我好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事,我肯定就答应了,可是这件事打死也不能应啊。

    我一扭腰,想把她甩开,可是胡一刀的女儿,还真有把子力气,竟然被她抱得死死的,急切之间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“铁蛋,你就行行好,答应娶我吧!只要你松口,我爹立马回来给咱们两个办喜事。想我胡美丽,今年已经是大姑娘了,可从来没有男人喜欢过我呢?”

    也许是意乱情迷,也许是没什么经验,反正胡美丽抱的地方很不是地方,让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我担心在发展下去的话,会大有越来越说不清楚的趋势。

    没法子,我只好一字一句地发出了最后通牒:“胡美丽,你再不松手的话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虽然不能打女人,但是也得分场合吧,此情此景,我如果再不表现出宁死不从的态势来,只怕是后果不堪设想啊!

    可是此时此刻,胡美丽正一脸陶醉着呢,“铁蛋,你越不客气,我就越心里踏实。毕竟人都说,两口子之间,打是亲骂是爱嘛!”

    我听她这么一说,就知道不下狠手是不行了,吐气扬声,一脚狠狠跺在她的脚面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真打呀!”胡美丽一声惨叫,不由自主地把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我连忙从窗户一跃而出,到了院子里上下一看,竟然是足不点尘,看来自己经过这么多的奇遇之后,修为的长进称得上是一日千里呀!

    我起身刚要走,胡美丽已经从窗户探出一颗斗大的脑袋来,“李铁蛋,真要动手的话,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。我只是念在你即将成为我夫婿的情分上,才不想和你动手罢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别的人口气这么大,我会认为她是在吹牛皮,可是这个人可是胡一刀的女儿,她绝对有底气这么说。

    看我没吭声,胡美丽继续说道:“俗话说,受人滴水之恩,应该涌泉相报,我好歹救了你的命,你若是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,就枉为人了!”

    还别说,胡美丽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,虽然她施恩图报,另有目的,但是毕竟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,是冒着开罪胡能和飞狐军的风险,实打实救了我一命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胡姑娘,你的大恩我自然牢记于心,但是以身相许是万万不可能的,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把嘴一撇,“说的好听,牢记于心值几两银子?”

    “胡姑娘,闹了半天,你不就是想要银子吗?”我笑了,“我以五条蒜条金重谢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两金子!行啊,你拿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胡美丽并不想要什么金子,她看来并不相信我能拿出那么的金子,所以才故意难为我。

    她说着,把手一伸,“拿来!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没迷过来,“什么呀?”

    胡美丽的嗓门瞬间大了起来,“我想要你的人,你又不乐意,那就只能要金子了!”

    我身上本来有几条金子的,可是今天去狐族总舵闹事的时候,我除了拿出来行贿的那一条之外,其余的都放在飞天猫身上了。她如今不在这里,我还真拿不出来什么金子。

    于是,我只能摇了摇头说:“现在没有,现在我身上一钱银子都没有,但是我把话撂这儿了,你给我一天时间,我一定把五十两蒜条金送到你屋里!”

    “你哄谁呀?”胡美丽得意地一笑,然后冷声说道,“你一离开青丘,天大地大,我上哪儿找你去?退一万步讲,你就是有送金子的心,可是被胡能抓住了又该如何呢?那我不是瞎忙活一场了?”

    “这?”我被胡美丽这一番话,说的是哑口无言,一时间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其实,我大不了可以一走了之,可是我的脸皮还没有那么厚。人都说,脸皮厚,吃块肉,脸皮薄,吃不着。可是除了面对有限的几个美女之外,我始终都不能让自己的脸皮一下子厚起来。

    胡美丽这时候给我做起了思想工作:“李铁蛋,我知道你嫌弃我,嫌弃我长得不好看,可是丑妻家中宝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呀。我可以实话告诉你,娶我你一定不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我没接她的话茬,就扭了一下头,突然在九点钟方向,看到了自己的救星。

    说是救星,其实说穿了只是一个眼前一亮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只见一头大黑驴正在对着一槽的大白馒头,大快朵颐呢?这给了我灵感,我当然并不是骑着胡一刀的大黑驴逃走,因为我的脑袋并没有被驴踢,我的眼里不仅仅只有驴,还有那一食槽的大白馒头。

    说话间,胡美丽已经打开门走了出来,多看了我几眼,才说道:“李铁蛋,你这小子还算仗义,没有骑着我的大黑驴逃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接他的话茬,“胡姑娘,你一个大白馒头卖一文钱,一天卖两百个,就是两百文钱,我有个法子,能让你一天卖一千文钱,你乐意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不是废话吗?有钱不赚王八蛋!”胡美丽是个聪明人,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李铁蛋,你是不是想和我一块出去卖馒头呀,有你这个大帅哥沿街叫卖,我估计卖个四五百个大白馒头还是不成问题的,只是这样太委屈你了。不过这样时间长了,咱们两个熟悉了,感情也就好了。嗯,这个主意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卖大白馒头!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还知道如何让你娶我呢?”胡美丽一脸无辜地说:“反正只要你答应和我一起卖馒头,感情是可以培养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了口气,这个丫头对我到真的是一往情深,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我调整了一下心态,继续说道:“我教你做一种葱花肉饼,好吃得很,你拿出去卖十文钱一个,一天只需卖一百个,就能卖一千文钱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似懂非懂,“葱花肉饼?那是什么饼呀?竟然敢卖十文钱一个?胡四郎卖的芝麻烧饼不过才买两文钱一个?”

    我把手一摆,“这个你别管,你只需要把我要的原料买回来就行了,今天夜里我帮你做出来,明天我还有大事要办,所以不能陪你一起去卖了。”

    我先把丑话说到前头,反正无论如何,就算是胡一刀在此,也不能阻止我明天去见,日思夜想的胡薄荷。

    胡美丽也许是心想今天反正不用做生意,就当陪着我一起玩耍了,这样一来二去的,还能增进感情呢,所以就屁颠屁颠地去买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时候不大,她就把东西买回来了,一罐菜籽油,一捆小葱,还有一包肥瘦相间的臊子肉。

    我小时候,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葱花肉饼了,每次妈妈做肉饼的时候,我都会搬一个小凳子,坐在妈妈面前,一眼不眨地看着,等第一个肉饼熟了,妈妈就会把肉饼用纸包着,递给我,用嘴一咬,满口流油,香而不腻。

    一想起在另一个世界的妈妈,我的眼圈红了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去,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她老人家。

    胡美丽递过来一块手帕,崭新的,还带着一股幽香,“你拿着擦擦眼泪吧,不想做就别做了,用得着哭鼻子吗?起先跺我脚面的那个男子汉哪儿去了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