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美丽笑了,笑得非常坦然:“其实我也没有那么饥不择食。我小时候长得蛮漂亮的,但是在我八岁的时候,我爹的一个仇家给我下了一个诅咒,我就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呢,从胡一刀给她起得名字来看,从她的身段以及皮肤来看,不应该长成这样啊,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段悲伤的故事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极其致命的打击了。难得胡美丽还能保持着如此乐观的心态。如果换成别的女孩子,说不定早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笑的泪花都出来了:“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坚强,但是我爹为了我,这些年走南闯北寻医问药,我不想再让他为我操心了。所以我不得不迫使自己坚强起来。自从我娘去世之后,他老人家都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还终于让我爹问到了一个破解诅咒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幽幽地看了看我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那就是我必须要找到一个,甘心情愿娶我的男人。而且这个男人还得自己跑到我家门上。人都说,小伙爱美,姑娘爱俏,你想想看,我如今这个样子,有谁傻得回来娶我?起先也有别有用心者找上门来,但是我一眼就看穿了他们其实是为了胡家刀法而来。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,也就再没有年轻男人登门了。”

    我总算明白了,我那位便宜师父王涛,为何要冒着得罪胡能的危险,忽悠我来胡一刀家。而胡美丽为何一见到我,就迫不及待的要我娶她。除了她自己想要找回昔日的容颜之外,只怕解开他父亲的心结才是最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间,我不由起了一丝恻隐之心。可是很快又被自己否决了。强扭的瓜不甜,男女之间讲究的是你情我愿,如果我为了同情心和感激之心,而答应去娶胡美丽的话,不但是对胡薄荷和柴娟的不尊重,更是对胡美丽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而胡美丽又没再说什么,刚好天已经大亮了,我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,就答应和她一块出去去卖葱花油饼。

    我们一前一后出了院子,胡美丽走在前面引路,我挑着担子跟在后边。正如我之前所料,一到了大街上,我们就被人围上了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,我在心里暗暗嘱咐她好运,然后悄悄找一个买葱花油饼的人,打听了一下狐族总舵的方位,刚要走,忽然一个狐族管事模样的人走了过来,对胡美丽说道:“胡姑娘,你做的大白馒头在青丘是出了名的好,我们大小姐说了,让你中午之前送一千个馒头到总舵去,千万不要误了开席吶。至于价值方面,你只管放心,亏带不了你的!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怔,觉得这个好机会真是从天而降。一千个绝对是个大数目,到时候我如果扮做送馒头的小厮,那不轻而易举就能够混进总舵了吗?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还能赶在婚礼开始之前,见胡薄荷一面呢?

    我正在想入非非呢,胡美丽已经走过来,捅了我一下:“听到没有?我蒸的大白馒头已经让大小姐惦记上了,那可是我们狐族一等一的大美女哟。只要你跟着本姑娘好好干活,到时候我就带着你去见识一下,什么叫做真正的大美女!”

    “噢!不过是去见胡薄荷一面吗?用得着这样吗?”我心里激动极了,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胡美丽忽然朝我的脚面踩了一下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大小姐的芳名?而且听你说的样子,好像认识我们大小姐似的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特别熟悉,只不过在一张床上躺了大半年而已,她知道我的长短,我清楚她的深浅!”好长时间没装逼了,我怎么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呢?

    “铁蛋哥,没想到你说话这么没把门,说吹就吹上了!”这一次我的脚面又被来了一记狠的,然后胡美丽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:“今天是我大小姐的大喜之日,他的如意郎君名叫柴志军,是堂堂的豺族少主,你看上去没什么机会了。当然,你如果对本姑娘稍稍好那么一丁点儿的话,机会还是大把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吭声,因为我不可能对胡美丽袒露自己的真实身份。她只知道我叫李铁蛋,根本想不到我就是胡薄荷的丈夫,也就算狐族的通缉犯李明。但是在内心深处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:“只要他们两个没进洞房,我就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收摊回去,开始蒸馒头。看我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开心的样子,胡美丽很奇怪:“铁蛋哥,你还说不在乎我们大小姐,怎么一听说要去见她,你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呢?”

    糟了,被这丫头看出破绽来了。我急忙掩饰道:“好妹子,看你说哪儿去了?其实我是在为蒸馒头高兴。别看我葱花油饼做得好,但是自己动手蒸馒头还是第一次,所以有些兴奋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等最后一锅馒头蒸好之后,我又做了几个葱花油饼,都是胡薄荷爱吃的口味,只要这些油饼能送到她手里,她只要尝一口,就知道我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看了看我,看她眼神似乎看出来了什么,但她什么也没再问。

    后来她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捞面条,端过来让我吃,说吃饱喝足了,才有力气挑担子,毕竟狐族总舵距离这里并不近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个小丫头的手艺不错,色香味俱全,与现实世界里我家乡的肉丝面绝对有一拼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碗面条,我只觉得肚子咕咕乱叫,我大清早出门,一直到现在水米没打牙,如果还不饿的话,那才叫咄咄怪事呢?我狼吞虎咽地一连吃完了三大碗,觉得浑身上下再没有那么舒服了。

    我伸了一个优雅的懒腰,笑着道:“好妹子,多谢你的面条,我看时间也不早了,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出发了?如果误了总舵那边的午饭时间,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笑了笑:“还早呢,你先去休息一会儿,等该走的时候,我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不疑有他,一掀门帘子,走进了卧室,却见胡美丽也跟着自己走了进来,不禁有些奇怪:“好妹子,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胡美丽嘿嘿一笑:“李明哥,我想把你绑起来,然后留在这里好好睡上一觉,而去送馒头的事情,我一个人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胡美丽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我起初还以为这丫头鬼迷心窍,要对我来什么霸王硬上弓,可是仔细琢磨了一下,觉得不是这么回事。因为按照这丫头的实力,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那些我根本就是举手之劳,何苦还要这么麻烦呢?”

    特别是她叫我那声李明哥,已经让我明白,自己露馅了,她已经知道了我就是李明。

    “胡美丽,这件事你别管!”我面如寒霜道:“你再不滚开的话,就休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胡美丽看起来已经拿定了主意:“李明哥,随便你骂好了,骂什么都成,但是我今天一定得绑了你,这样才能够保住你的小命。要知道今天总舵那里高手如云,任意拉出来一个都不是你我所能够应付的。而偏偏我爹又不在,所以无论你多么恨我,我都要留住你!”

    “胡美丽,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更是在找打!我告诉你,作为一个男人,就算是粉身碎骨,今天我也得赶过去!”我知道胡美丽的厉害,所以来了一下先下手为强。只听我喝了一声,上来就是一记虎爪。

    我以为胡美丽虽然得到了胡一刀的真传,但是我用的可是虎族的绝技,只要她稍有闪避,那我就可以抢出一条路来,然后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然而,怪事天天有,今天特别多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胡美丽根本没有躲,却稳如泰山一般,反倒是自己的指头,抓在她的肩膀上,就像是踢在生铁上一般,隐隐作疼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觉,自己全身软绵绵的,根本使不出一点劲儿,一时间不由又惊又怒,“胡美丽,你在汤饼里面做了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胡美丽的表情非常复杂,有庆幸,也有不安,但是更多的是好像是惭愧:“李明哥,我知道你是匹烈马,是不会听我的,所以才想法子才能降住你哟!实话给你说吧,我在面条里面下了无香无味软筋散,两个时辰之内,你使不上劲儿,所以说,你还是乖乖地在这里躺着吧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躺你娘的大头鬼!”我一时间悲愤交加,我本来以为自己这一次机缘巧合,说不定就能搅黄了柴志军和胡薄荷的好事,谁知道到头来,还是着了胡美丽的道儿,难道我和胡薄荷就这么命苦?我们两个本来过着甜蜜的小日子,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“不!绝不!”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我所有的挣扎都是多余的,很快被胡美丽绑在了床头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