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美丽走的时候,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眼睛里满是泪水:“李明哥,我知道你想去救出我们大小姐,可是就凭你一个人的力量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无论你今后怎么样的恨我,我都问心无愧了!”

    她扯过来一床被子,把我盖上,然后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我心如刀绞一般,我知道胡美丽这丫头是好心,但是她横叉这么一脚,完全搅乱了我的计划。虽然我来到青丘之后,没有再见到柴娟和丑猫,还有自从在狐族总舵门口走散之后,也没有再见到飞天猫的面,但是我相信,他们在今天肯定会有所行动的。甚至是今天的新娘子胡薄荷,也不会就这么着把自己给嫁了。反而我这个最应该出手的人,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,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绝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,我突然想起来那个红盒子里的五种毒物,也许在这个时候,它们说不定会成为我的救星呢?

    那个红盒子还有虎骏送我的那把虎弩,我记得都放在包袱里。而如今那个小包袱,就放在我脚头的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我挣扎着尽量伸长了自己的脚,一次、两次……在做了第十八次尝试之后,我终于将包袱踢到了地上,耳朵里听着红盒子落地,我突然觉得那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红盒子的盖子能被摔开吧!”我试着叫了几声,谢天谢地,那五种毒物一个个从包袱里爬了出来,然后爬到了床上,就像那天一样去咬我的脚面,而我体内的四族灵力,也与他们发生了共鸣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瞬间,我只觉得眼前一亮,脑子里不知道闪过什么火花,紧接着全身上下迸发出来了巨大的能量,绑着我的绳索竟然被被绷断了好几截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做了好几下深呼吸,然后感觉一下体内的灵力,发现它们还是被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束缚着,眼下我能够发挥出来的,只有昔日的十分之一了。

    有十分之一总比没有好,我找出那仅剩下来的飞天蜈蚣尾巴,犒劳了一下那五种毒物,然后又请它们回红盒子里呆着了。

    我往窗外看了看,好在时间还不算太晚,这个点赶过去的话,还能跟得上胡薄荷和柴志军的婚礼仪式。

    我到了门口一看,发现屋门也被胡美丽锁上了,这个丫头还真是谨慎。没法子,我只得从窗户爬了出去。窗户不大,但是我也不胖,这就是平时健身的好处。

    而窗户外面正好是柴火堆,我瞅见了那把乌黑的柴刀,心想自己虽然仅仅学会了一刀,但是胡一刀的刀法与众不同,好像不用耗费太多的灵力就能够施展。况且胡美丽绑了我,总该付出点什么吧,这把刀就当我收她的利息了。

    我把柴刀别进裤腰带里,然后到了大门口一看,没想到大门也被胡美丽这丫头片子锁上了。

    我没钥匙,索性就不走大门了,好在她家的围墙不高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骑在了围墙上,可就在这时,只听得墙外一声呐喊,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一个人哈哈大笑,“李铁蛋,这一次,本大管家看你往哪里跑?”

    一听到那猥琐至极的声音,我就知道是胡能来了。这厮也真够可以的,放着胡薄荷大婚那么大的事情不管,偏偏带着人跑出来捉我。看来这下子走不脱了,因为自己现在全身发软,就是跳下围墙,也跑不过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丁,还不如使一个缓兵之计,只要熬过一个时辰,等软筋散药劲一过,事情就有转机了。

    毕竟经过那五种毒物咬过之后,我身上的灵力正在一点一点的缓慢恢复。

    胡能哈哈大笑道:“李铁蛋,我就知道你小子躲在胡一刀家,所以才调虎离山之计,引开了胡美丽那个丫头,这样没有了靠山,看你如何逃得过本大管家的手掌心?”

    我说呢,就算是开酒席订馒头,也得提起两天,哪有事到临头再来订上千个馒头的。可惜的是,当时我和胡美丽都没有任何的怀疑,因为胡能这厮打出了胡薄荷的旗号,让我们都没有往别的方面想。

    我拿出虎弩试了试,想让胡能付出点代价,但是很可惜,就凭我如今身上那点可怜的灵力,根本拉不开弓弦。

    既然明知道走不脱,那我索性就不打算走了,就那么大马金刀地往围墙上一坐,晃着两条大长腿说,“胡大管家,你可真有闲心呐!”

    “好说!好说!反正狐族有没有我在,今天大小姐的婚礼都耽搁不了。但是一日不抓到你这小子,本大管家心头的这口恶气就出不来!”

    胡能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所以说,为了本大管家的健康考虑,你才是重中之重!”

    说着这厮指着我大叫起来,“哪个把李铁蛋抓下来,本大管家赏蒜条金五十两!”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”,眼瞅着那些飞狐军兵丁争先恐后地扑了过来,我心想被这帮人拽下来,肯定摔得不轻,还不如自己跳下来呢?

    可是就是那么倒霉,我刚一跳下来围墙,那一大帮人赶到了,不由分说将我围了起来,一个个揪住我的衣襟不放,都说是自己先捉到了人。

    “争什么争?不就是想要金子吗?本大管家多的是,那五十两蒜条金大家平分了,不就一了百了了!”

    可能是要因为彰显自己的身份,所以胡能走的并不快,这么半天了,才磨磨唧唧地赶了过来,虽然走的慢,但是人家处理事物的能力绝对是一流的,几句话就把那些飞狐军兵丁收拾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胡能一过来就想踢我,后来可能是因为旁边有人看,他觉得不雅观,只得作罢了,“李铁蛋,这一回我看你往哪儿跑?你就等着被神鸦火筒烧死吧,这就是和本大管家做对的下场!”

    后来这小子实在是忍不住了,仅仅是嘴上说着难解心头之恨,就扬起了巴掌,想抽我的脸。

    我被那么多人围着,根本就没打算躲,可是天无绝人之路,我忽然觉得身体一轻,滴溜溜转了起来,而且有种一蹦就能上树,上了树谁也抓不到我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自己身上拥有的四种灵力,竟然是猫族灵力最先觉醒。而且在这种关键时候,派上了用场。不过仔细想想,也并不奇怪,我身上也只有猫族这种身法,不用太大力气也能施展一二,虽然没有任何攻击力,对付高手不行,但是对付这些淬不及防的飞狐军兵丁,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在胡能扑上来之前,我已经摆脱了那些人,然后身子纵跳如飞。胡能并不擅长轻身功夫,再加上没想到我还有抵抗的胆量,所以他那轻轻一掌,也就意外的落了空。

    我此时这才知道,猫族灵力的精妙之处,人家能够名列妖界五族之一,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胡能自持身份,就不能再出手了。他有些气急败坏了,喝令那些兵丁一拥而上,并且还拉扯了十几根绳索。我终归是没有恢复,时间一长,体内的猫族灵力跟不上消耗,到了最后自然也就逍遥不起来了,没过多久,就被绊了一个嘴啃泥。

    那些飞狐军兵丁前赴后继地扑了上来,把我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跑呀,臭小子你倒是跑呀!”胡能狞笑着逼了上来,啪啪就是两巴掌。这厮恨刘刚我入骨,虽然没用灵力,但是也没怎么留手。

    如果是没中软筋散之前,我还能略微抵抗一下,可是如今情况不同,这两巴掌可把他抽惨了,如果不是被飞狐军的人架着胳膊,我当时就得躺下了。

    胡能这种小心眼,一旦出了气,精神瞬间好多了,嗓门也亮了不少:“来呀,把李铁蛋捆了,然后押回总舵去,只等大小姐婚事一过,本大管家要好好消遣他!”

    那些飞狐军兵丁得了大把的金子,干起活来当然非常卖力气,眨眼工夫,就被我五花大绑了。而且绑的非常紧,我稍微动弹一下,身上就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有几个飞狐军兵丁用一根长枪穿进绑绳里,然后抬着我,从后门悄悄进了总舵。

    胡能再怎么猖狂,再怎么得宠,该讲的分寸还是要讲的,今天毕竟是胡薄荷的大喜日子,他绑了个人从大门进去,那是明摆着给族长上眼药呢。

    后来他们把我扔进了一个柴房里,就说笑着去大厅吃酒去了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他们走的匆忙,可能是看我是个穷小子,身上没什么油水可捞,所以我那个其貌不扬的小包袱,也被他们扔在了柴火堆上。

    我想着自己在胡一刀家里脱困的情景,心里想,看来只能是故技重施了,这一次能不能得偿所愿,就看五个小东西给力不给力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包袱放的柴火堆有些高,我就是使上了吃奶的力气,脚尖也没有够到那个小包袱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