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候,只听门外有人吆喝了一嗓子:“胡癞子,记得把门给我看好了,如果让这小子溜了,本大管家就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这是胡能的声音,看来这厮真是恨透了我,去吃喜酒心里还惦记着我。

    那个胡癞子瓮声瓮气的说:“大管家,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,我胡癞子办事,就没出过差错!”

    我听着胡能等人已经走远了,可是柴房的门却突然开了,一个头上长满癞子的家伙走了进来:“铁蛋兄弟,你好,我是胡癞子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咱哥俩儿不如唠唠嗑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就是瞎子也看不出来了,这厮分明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,所以就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胡癞子的脸皮够厚:“铁蛋兄弟,我觉得你的绑绳有点紧,你是不是现在很难受呀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现在的确很难收。胳膊腿被像待宰的肥猪一样被绑的死死的,整个人就那么趴在冰冷的地上,说句不好听的话,很像那个非常著名的恶狗抢屎式。

    但是我还是强忍着没吭声,只等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果然这小子没安什么好心:“铁蛋兄弟,想不想我给你松一松绑绳呢?不过你应该知道,这年头不管托谁办事,怎么着也得意思一下吧!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目光一直瞅我的包袱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:“癞子大哥真是个心好,可是我身上如今已经没有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银子!”胡癞子的声音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谄媚,“铁蛋老弟,我看你包袱里好像有一张弩,我非常喜欢,不知道能不能送给我呢?只要你把弩送给我,我保证给你松绑,而且还给你弄一桌子好酒好菜,人什么时候都不能亏了自己,咱临死也得做一个饱死鬼吧!你也知道,我们飞狐军军纪严明,我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,才过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厮虽说其貌不扬,但是眼力倒是不错,一眼就看出了虎骏送我的虎弩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不过,他要是没这种眼力的话,只怕我还离不开这座柴房呢?

    我心里早已经有了计较,所以奉承话张嘴就来:“癞子哥,瞧你说的。反正包袱就在那里,你想拿走的话,我也拦不住你是不?而你还要征得我的同意,真是青丘难得的得道高人呐!”

    胡癞子拍了拍胸脯说道:“我们青丘狐族,从来就不是巧取豪夺之辈。我想要你的东西,不但要汇报你好处,而且还要心甘情愿!”

    我随声附和道:“癞子哥,我同意了,那张虎弩就在包袱里,你自己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没想到铁蛋兄弟还是个妙人,只可惜得罪了我们大总管。这样吧,等今晚大总管高兴了,我替你美言几句,到时候,你再服个软,那样的话,不就化干戈为玉帛了吗?到时候说不定你我兄弟还能一起在飞狐军内当差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癞子哥了。”我故意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。

    胡癞子不疑有他,就上前一步,把柴火堆上的包袱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即将打开包袱的那一瞬间,我突然说道:“癞子哥,我包袱里有个红盒子,里面有很可怕的东西,你把那张弩拿走就得了,可千万别动那个红盒子啊!”

    我这一招就叫实则虚之,虚则实之。其实,我是在说真话给胡癞子听的,可是到了他耳朵里,一定会认为红盒子里的东西比那张弩更贵重,我所说的可怕的东西只不过是想吓唬他而已。

    果然,胡癞子打开包袱之后,竟然没有去拿那张弩,而是先把红盒子拿在了手里:“铁蛋兄弟,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这么一件宝贝哟。我看不如这样,那张弩哥哥我不要了,你只把这个红盒子送给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红盒子是飞天猫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,上面嵌金镶玉的,看上去非常漂亮,给人的第一感觉,就是盒子里的东西一定是一件非常罕见的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我故意皱了皱眉头:“癞子哥,我不骗你,这个盒子你真的不能动,否则的话,会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铁蛋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不就是一个小盒子吗,能有什么危险?比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哟!”

    胡癞子这么快就变脸了:“惹恼了你癞子爷,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好看,先抽你三十鞭子解解馋!”

    这是他自己找死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胡癞子双眼冒光地打开了红盒子,这厮没有想到,等待着他的,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,而是五种看上去挺吓人的毒物。

    这厮甚至都来不及叫出声来,就已经躺地上了。

    这五种毒物很可能是妖界最毒的东西,飞天猫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弄过来的,那丫头甚至把报仇的希望都压在这五种毒物身上,你说它们的毒性能小吗?

    既然这五种毒物已经出了红盒子,那么接下来就该它们上场表演了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唿哨,这五个小家伙就一起朝我聚集过来。他们已经习惯了吸食我身上的鲜血,而我也正好可以借着它们的毒性,来调和我身上四种灵力的相互倾扎。

    经过它们的一轮吸食之后,我身上的灵力恢复了很多,稍微一使劲,就把身上的绑绳绷断了。

    我收拾了一下东西,正要走出柴房,忽然听到门外好像有动静,不由心里一惊:“如果是别人过来,我还有机会。如果是胡能亲自过来的话,我只怕之手束手就擒的份了。毕竟,我如今身上的无香无味软筋散的药力,并没有完全散去。如今的实力还没有之前的十分之一,就算是有心算无心,也不会是胡能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但是我既然已经挣脱了绑绳,那么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就得杀到前边的议事大厅去。因为听那些飞狐军兵丁谈起,胡薄荷和柴志军的婚礼,就在议事大厅举行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拿出虎弩给胡能来一下子,谁知道就凭自己身上的灵力,根本施展不了。我想了想,就把胡癞子拉到了门后面,然后把绑绳往自己身上胡乱一绕,滚到在柴火堆上。

    时候不大,一个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,进来之后也没有喊胡癞子,而是推了推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,说不定也是看中了我身上某样东西呢。

    刚好他的一根指头距离我的嘴边很近,这时候我的嘴就非常具有杀伤力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嘴这种东西除了吃饭喝酒或者说话的时候要用之外,还能进行一系列亲密行为,比如说柴娟曾经用它来叫我接吻。当然它还有最原始的一种功能,那就是作为武器来用。

    嘴这种武器严格说起来,只有一种进攻方式,那就是咬。据说人的咬合力,是拳脚的好几倍,所以用它来攻击别人,既能出其不意,而又威力巨大。如果要敌人的手指头的话,大多数情况下,都能一咬一个准,没跑的事儿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了,刚好那个人的小指凑到了我的嘴边。这就叫做羊入虎口,不咬白不咬。

    我拿出来当初啃骨头的精神,一伸脖子就是狠狠的一口。

    我笃定,这一下只要咬中了,就算来的是胡能本人,我也能让他以后再多一个胡九指的外号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偏偏就出现了意外。

    只见那根手指不可思议地往后一撤,我咬了一个空,差一点要到了自己的舌头。这下子糗大了,我想让人家变成九指,没想到自己差一点就先变成哑巴。

    “李铁蛋,果然够狠,果然够绝,果然够爽快,老夫几乎可以肯定,假以时日,你肯定能做出一番大事!”

    那个人非但没有恼羞成怒,反而拍起手掌为我叫起了好、喝起了采。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我肚子里寻思着,连忙抬头一看,只见这个人年纪依然不小了,头发和胡须都变成雪白了,但是一张脸上,竟然一道皱纹都没有,看起来的确是驻颜有术。而且一双眸子就如同通了电一样,精光四射。头上戴着白色头巾,身穿白色袍子,咋看上去,宛如临风玉树一样,这个人年轻时候,肯定是一枚超级大帅哥。

    当然,他现在也不能算差,在某些大叔控美女眼里,还是具有一定的杀伤力的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这个人颜值挺高,加上气质高雅,只是往那儿一站,就散发着一种书卷气息,用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,来形容,真的是最恰当不过了。

    第一感觉告诉我,这个人绝对不是个坏人,而且非常值得信赖。更奇怪的是,我只觉得他有些面熟,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。

    那人看着我,突然笑了,很开心的那种笑,但是笑着笑着,眼眶竟然湿润了:“臭小子,见了师父还不过来拜见?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我眼前一亮,听着熟悉的声音,我才猛地一下回过味来,原来这个人就是我的便宜师父,翼族的长老王涛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