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一刀还没说话,一个声音突然道:“我的好堂弟,你这句话说错了。你虽然是豺族的继承人之一,但是还代表不了整个豺族。比如我柴娟,就不同意你和胡薄荷的婚事!”

    是柴娟,娟姐!她在这个最需要发声的时候,勇敢站了出来,而且直接和柴志军撕破了脸,力挺胡薄荷!

    “我的好堂姐,你不觉得自己跳出来有点儿早吗?你以为我在这里丢了人,你就能接任族长之位吗?真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对于柴娟的举动,看来柴志军固然有些吃惊,但并没有方寸大乱,反手从怀里亮出了一个黑黝黝的铁牌:“豺头令在此,豺族上下听令!”

    我听柴娟说过豺头令的厉害,那是豺族族长的信物,豺族上下见令如见族长。我没有想到,柴志军这一趟青丘之行,竟然做了万全之策,连族长的信物也弄到了手。

    议事厅内的豺族人,包括柴娟的亲信在内,面对着豺头令,都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柴志军得意洋洋地说:“五大长老听令,胡一刀胆大妄为,肆意破坏狐族和豺族联姻,既然我那岳丈顾念同族情分,不想出手,那你们就请胡一刀长老下去歇息一下吧。记着,不要伤了胡长老,免得伤了狐族和豺族的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豺族五大长老各自亮出了豺狗钢爪,他们听说过胡一刀的厉害,知道单打独斗根本不是对手,所以一拥而上,摆出了一个阵势,把胡一刀团团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人在五行瓮里,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有我师父在旁讲解,所以对场内发生的一切还是了然于胸的。

    “豺族五方大阵,好玩好玩!”胡一刀丝毫不惧,傲然道:“希望你们并不是那么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眼看双方就要动手,而狐族的人全都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我师父不乐意了:“呵呵,这里可是青丘圣地,有谁允许豺族的人在这里胡作非为了?胡笳族长,难道你就这么听之任之吗?”

    胡能以及他的一干手下早已经被柴志军收买,自然是不会发声。而别的狐族人见柴志军如此气盛,都是愤愤不平。只不过狐族族规森严,既然族长没说话,其他人自然也不便做声。

    如今听王涛这么一问,都把目光聚焦在胡笳身上。

    胡笳呵呵一笑道:“王涛长老,你实在是有些危言耸听了。既然我们狐族和豺族已经联姻,那么双方长老切磋一下武技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王涛气急,还要再说话,却被胡一刀拦住了:“王兄,你且在一旁,看我如何大破五方大阵!”

    王涛看胡一刀两手空空,急忙道:“需要用刀吗?”

    胡一刀淡然道:“就凭他们五个,还不配让我出刀!”

    这就是胡一刀,何等的威武霸气!我在五行瓮里,听的是热血沸腾,如果有朝一日,我能有如此威势的话,那么就是再借给胡笳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干涉我和胡薄荷的婚事。

    那豺族的五大长老可能是知道实力不如胡一刀,所以都没有说话反驳。

    我以为豺族这一次有备而来,怎么着也能和胡一刀来一场龙争虎斗,谁知道战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听我师父说,胡一刀仅仅出了一记手刀,就打翻了豺族五大长老,那个劳什子的五方大阵也是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议事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,我也是震惊不已,我知道胡一刀厉害,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忽然,只听胡一刀一声闷哼,显然是受了伤:“你是叫柴志军是吧,哈哈,真想不到,豺族三百年前得到的阴阳二气谱,让你这小子给领悟了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也是微微一笑:“小子不才,还请前辈多家指点!”

    王涛气鼓鼓的说:“你这小子嘴上说的好听,却用暗器伤人?算什么英雄豪杰?”

    柴志军不以为然道:“暗器也是武技的一部分,为何用不得?我柴志军只讲胜败,不讲手段。再者说了,我柴志军什么时候说自己是英雄好汉了?”

    玩嘴皮子,我师父当然不是这小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藏身在五瓮之内,虽说眼睛看不见,但是大厅内所发生的一切纠葛,全部听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我心里很是吃惊,胡一刀果然惊才绝艳,一人一刀竟然击败了豺族五大长老,若非柴志军卑鄙小人,暗箭伤人,只怕豺族已经再没脸呆在这议事大厅之内了。

    眼下虎族没有现身,猫族中立,而胡一刀虽然出身狐族,但是狐族族长胡笳的态度极其暧昧,好像并没有出手帮助胡一刀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是,与豺族联姻就是胡笳的意思,他连自己亲生女儿的幸福都能牺牲,更别说区区一个胡一刀了。

    于是,在胡笳的默许下,柴志军大笑着走向了胡一刀:“胡一刀,我作为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,今日就要替狐族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那些长老也是敢怒不敢言。毕竟,以胡一刀的武功,竟然都输给了柴志军,他们就算是不乐意,又岂能过去白白送死?

    于是,刚刚还热闹的议事大厅,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了。可我听得出来,这无声处正在酝酿着惊雷,一旦作响,便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我想起胡美丽对我的种种好,无论如何,我也不能任由他爹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时,我的耳边传来了王涛的声音:“喂,徒儿,怎么样了?眼下能救胡一刀的人,只有你了!因为柴志军的阴阳二气,只有你的五行灵力能够克制。可是,五行瓮是我们翼族的奇宝,你要想从中脱困,除非把体内的五行灵力融会贯通了!”

    我试了一下,说道:“师父,我最少还得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王涛用的是传音入密之法和我交谈,所以大厅内的其他人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?只怕十个胡一刀也被人家杀了!”王涛苦笑一声:“也罢,为师就算是拼上这把老骨头,也要挡一挡柴志军!”

    我听的出来,王涛的声音有些悲壮,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万万不可!”王涛毕竟是我的师父,我可不想让他上去送死。

    “徒儿,你记着,有些事情,明知道不可为,但是必须得去做。没有人逼我,但是我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,胡一刀死在我的面前!”

    王涛说着,突然加重了语气:“李铁蛋,我意已决,你不要再劝。若想要师父死得其所,那就赶快把五族灵力融会贯通了,然后替我废掉柴志军这厮!”

    我师父虽然做了准备,想和柴志军耗时间,但是他还是低估了人家阴阳二气的威力,不过两个照面,他已经被打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柴志军狞笑道:“王涛,你既然处处与我们豺族做对,那么我今日就送你上路吧!”

    师父有危险!我身在瓮中,拼尽全力做出一个蹦跳的动作,那只五行瓮也是向前一蹦,正好挡在了柴志军的面前,厉声喝道:“柴志军,休伤我师。有什么冲着我来好了。我觉得,咱们两个的账也该好好算一算了!”

    柴志军冷冷笑道:“你是谁?我和你之间能有什么账?”

    我没有言语,只是守住气海一股灵力,那是最霸道的虎族灵力,其余的四族灵力已经基本融汇贯通,只剩下它在负隅顽抗了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心潮澎湃,师父若是就这么死了,那绝对是我的罪过。我们师徒两个虽然相识不久,但是我看的出来,师父他老人家就是费尽心思栽培我,希望我能够替式微的翼族出一份力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说话,又躲在这个瓮里装神弄鬼,那我就逼你出来!”

    柴志军说着,一掌拍向了五行瓮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敢大意,急忙凝神注意,身体内的五族灵力迅速转动起来,好像四肢百骸没有一处不是胀得要命,几乎要爆裂似的。那种感觉,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难怪这个柴志军能暗算胡一刀,这个阴阳二气,竟然恐怖如斯!

    我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,五族灵力怒发欲狂,在内外两种力道夹击下,五行瓮吱吱作响,忽然一声巨响,碎片四射,这件翼族至宝竟然一下子炸开了。

    幸亏议事大厅内几乎个个都是高手,所以只是有数人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我站在大厅当中,只见自己的衣衫破烂不堪。我看了一眼胡薄荷,又看了一眼柴娟,心里想这真够丢人的。

    柴娟看上去并没有认出来我,而胡薄荷的笑意则足以说明,我没有什么能瞒得过她。

    柴志军道:“哈哈,我道是哪一个?原来是你这臭小子。你是叫李铁蛋是吧?我听说过你,昨日黄昏来总舵大门口闹事,后来被王涛王长老收为了传人。如今你师父都不是我的对手,你过来不是自己送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不是你的对手?柴志军,你未免也太大言不惭了吧?我师父那只是不屑于小辈一般见识罢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