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冷哼了一声:“现在我就替我师父教训一下你这狂妄自大之徒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,也想教训我!”柴志军瞟了一眼在一旁调息的胡一刀,那意思很明显,就连胡一刀都不是他的对手,更别提像我这种无名小辈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清楚,他这是赢胡一刀赢得不怎么光彩,所以不敢出言讽刺。再加上胡一刀好歹乃是狐族的长老,他总得给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那些豺族子弟,听到柴志军这番话,都开始嘲笑我,其他族中的来宾,也有不少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在妖界就是如此,什么正义公理都是骗小孩的说辞,如果你没有实力,或者是别人觉得你实力不够的话,那么任何人都有可能,再冲过来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现实社会何尝不是如此呢,锦上添花和痛打落水狗者众多,雪中送炭者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其实细细想来,这些人有这种想法并不意外,毕竟连我的师父在柴志军面前都溃不成军,更别说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了。

    我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这些日子以来,已经可以说是看遍了世态炎凉,心态成熟了不少,早已经达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,所以那些趋炎附势者的讥笑,根本没有放在我的心上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旁的胡薄荷,看她也是一脸激动的望着我,看来胡如是的易容术根本瞒不过她的姐姐,更何况,我们相识已经三年,同床共枕也大半年了,相互之间非常了解,只怕我刚从五行瓮中脱身的那一瞬间,她就已经认出我来了。

    我心神一荡,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,然后看了看柴志军:“柴志军,多说无益,你我不如手底下见真章!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知死活,那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柴志军看上去已经胜卷在握,双脚不丁不八往哪儿一站:“李铁蛋,只要你能让我的双脚挪动一步,就算我输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喝彩声不绝于耳,都说柴志军不愧是豺族少主,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就这么屁大点儿工夫,这些人似乎都忘了,正是他们曲意奉承的这个人,刚刚采用卑鄙手段,伤了胡一刀。

    狐族的两个长老甚至还趁机去劝胡薄荷,说什么柴志军才是她的良配,让她千万别听小人蛊惑,让猪油蒙了心,错过了这种千载难逢的好姻缘。胡薄荷不愧是我李某人的老婆,说起话来寸步不让:“两位叔叔,既然柴志军这么好,你们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呢?”

    这两位长老眼见柴志军占了上风,所以就迫不及待地出来站队,没想到触了个大霉头,却又发作不得,只得铁青着脸坐下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这般给力,我又怎么能落后呢?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我这个人从来就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。

    可是那些旁观者都不乐意了,七嘴八舌地说我没有君子之风,简直把翼族的脸都给丢尽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这些墙头草,因为我心里清楚,只要我赢了柴志军,那么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反过来捧我,如今的妖界,就是这么现实。

    我如今体内的五族灵力基本已经融会贯通,虎弩肯定是能使用了,但是我打算暂时不用。

    毕竟虎弩不仅仅代表着一件武器,更是虎族的象征,拿它出来,的确有些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至于以前我最大的依仗兰花烙印,我也没打算用,因为它虽然厉害,但估计不是柴志军阴阳二气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想来想去,打算用别在后腰上的柴刀。

    胡一刀的刀法我虽然仅仅学会了一刀,但是在五族灵力的加持下,与柴志军的阴阳二气,未尝没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我正准备拔刀的时候,耳边忽然传来了我师父的传音入密:“李明,刚刚我观察了一下,你身上的五族灵力虽然基本已经融会贯通,但是还欠高手的锤炼。本来为师打算请胡一刀来做这件事的,可是他现在已经受了伤,而柴志军那厮眼下正咄咄逼人,他体内的阴阳二气异常凌厉,你不觉得这是一个锤炼自己的大好机会吗?”

    我们师徒两个虽然相识不久,但是几乎已经心灵相通,师父这番话虽然没有说的非常明白,但是我已经了然于胸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:“师父,你的意思是说,让柴志军打我,而我既不能还手,又不能躲闪,只有挨打的份了?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徒儿也!”王涛乐呵呵的说道:“有时候挨打也是一种福气,就像现在,柴志军如果打了你,吃亏的反而是他自己。为师只告诉你一句话,你这顿打如果挨得好,胜过你十年苦练。当然,挨打也是有风险的,一个不慎,就可能被人家一掌拍死。所以这顿打,到底挨不挨,你自己拿主意吧!”

    我还在寻思,那些看热闹的已经在催促了:“李铁蛋,敢不敢应战呀,如果吓尿了的话,赶紧回家躲着吧,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“李铁蛋,没想到你小子也是个怂货,就你这怂样,也好意思来干涉豺族少主的家事。是不是你看胡薄荷长得漂亮,所以起了不良之心呐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人我认识,正是柴志军的手下柴忠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双方各为其主,他替柴志军呐喊助威,说几句风凉话,甚至是挖苦我一番,都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拿胡薄荷出来说事,这就是犯了我李某人的忌讳,这就是找打的节奏了。

    “柴忠,闭上你的嘴!”

    我回头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,仗着有柴志军在,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,竟然得意忘形地说道:“怎么?我说到你的心里了?难道你真的看上了薄荷小姐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看上薄荷小姐了。像她这么出色的女人,我如果看不上,就是眼瞎!”

    我刺了柴忠一句,可是手已经握住了虎弩,这厮如果再不知进退的话,那我只好拿他开刀了。

    “薄荷小姐是我们家少爷的,你这小子实在是没有自知自明呀!看起来,你小时候你爹妈没教育好你,你这位老而不死的师父,也没教育好你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倒是愿意教一教你如何做人!”

    看起来柴忠认为,这是他讨好柴志军的大好良机,所以就不顾一切地踩我,不断践踏着我心里的那根红线。

    如果他仅仅是羞辱我,那我可能就一笑了之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竟然羞辱胡薄荷,羞辱我的父母,还有这些天来,一直为我尽心尽力的师父,这就难以原谅了。

    “天作孽,犹可恕。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话音声中,我亮出了虎弩,然后只听弓弦一响,一支红色弩箭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竟然敢用弩箭来吓我?有种你就射我一箭呀!有我们家少爷在,你就是把皇宫大内的弓箭拿来,也伤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柴忠突然指着自己心口的那支弩箭,一脸的惊恐:“碧玉虎弩,伤心小箭!没想到你竟然是虎族……的……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厮一句话没有说完,就一头栽倒在地上,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议事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,特别是刚刚大放厥词的那些人,几乎在同一时间都亮出了兵刃或者是盾牌什么滴,护住了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已经胜卷在握的柴志军,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我也盯着柴志军一直看,那柴忠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毕竟是柴志军的身边人,就这么让我一箭给射杀了,他如果不出面讨个公道的话,会寒了那些下属的心。

    可是出头就那么容易吗?

    妖界五族,虎族为尊。碧玉虎弩,伤心小箭,据说是虎族新任族长虎骏的兵刃,有谁能够招惹得起呢?

    后来还是胡笳这个老狐狸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初胡一刀叫停婚礼的时候,他都能忍得住,可是现在却再也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自然明白他的想法,他以为胡一刀的事情在可控范围之内,但是现在牵涉到了虎族族长,他这个东道主再不出头的话,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胡笳仿佛忘了刚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,乐呵呵的走上前来:“恕老夫眼拙,阁下可是新任虎族族长虎骏贤侄吗?”

    手里有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加上身具虎族灵力,我当然可以扯起虎皮做大旗,冒充一下虎骏的名头,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就算是到时候水落石出又如何,虎骏毕竟是我的结义兄长,只要他不说什么,没人能把我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是我并不想这么做,因为我今天来,并不是为了装逼,我最主要的目的是带着胡薄荷离开这里。当然,胡能那个杂碎也是该收拾的。

    如果我借着虎骏的名头完成了这一切,那么就是对胡薄荷的不尊重,也是对我自己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于是,我摇了摇头:“胡大族长,你可能是认错人了。我并不是什么虎骏,我就是李铁蛋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已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