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也没想到柴志军作为妖界五大家族后起之秀,以前不显山不露水的,在旁人的眼里,甚至还不如豺族的另一位继承人柴娟,而这一次借着与狐族联姻的机会,竟然在青丘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之前战胜胡一刀是侥幸和玩弄心计的话,那么击溃我的这一记阴掌,却是实打实的。这记阴掌的掌力吞吐不定,实则虚之,虚则实之,先是晃开对手的注意力,然后再展杀机,相当的精妙。

    议事大厅内高手众多,看出来柴志军这简简单单的一掌,却蕴含了上层修为的精髓。这一下,无论之前这些人的立场如何,此刻也都忍不住喝起采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固然柴志军之前被我弄得有些狼狈,但妖界向来以成败论英雄,只要我这一次被柴志军打死了,那么柴志军作为最后的赢家,将会被大肆宣扬,到那个时候,谁还记得他曾经在我手里吃过瘪呢?

    我越想觉得事情越糟,心里也没有之前那么有把握了。毕竟我体内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五族灵力,在柴志军的一记阴掌之下,全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灵力,我赖以自保的碧玉虎弩以及虎爪和兰花烙印都不能施展,那我不就真成了砧板上的肉,任由柴志军宰割了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的耳边传来了师父乐呵呵的声音:“没想到你这臭小子也有害怕的时候!为师告诉你,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,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?师父,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?”

    但是话一出口,我就有些后悔了。毕竟师父不是那么随便的人,虽然我们相识不久,但是好像他从来没有和我开过玩笑。

    “忽悠你?臭小子,你认为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?”师父笑骂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心想,师父就是师父,他的话有一定的预见性,如果没有一定把握的话,他也不会出这么一个馊主意,让我面对柴志军做这种光挨打不还手的傻事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霎那间,我突然觉得全身上下热血翻涌,刚刚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五族灵力竟然全部都回来了。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,经过柴志军阴掌的淬炼之后,以前虽说经过五行瓮的融合,但并没有达到合五为一境界的五族灵力,竟然有了一些继续融合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时候,胡薄荷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一片哗然,都不明白我和胡薄荷到底是何关系。要知道,和我对战的柴志军可是她的新婚夫婿,她不关心柴志军,偏偏关心起我这个外人来了。

    柴志军本来很得意,但是此时此刻,一张俊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而我却在他心烦的时候,又给他来了一记狠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死不了!”我对着胡薄荷说了句,然后爬了起来,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柴志军身前,道:“柴少主,你是不是喜酒喝多了?怎么刚刚那一掌有气无力的?仅仅剩下两掌了,这一次你可得使点劲啊!可别只给我挠痒痒,说实话,我这个人骨头贱,不怕打,就怕痒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议事大厅内顿时笑声不绝于耳,刚刚紧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下来。

    我听得清楚,以胡薄荷和柴娟笑得最开心,声音也最好听。就在那一刻,我已经拿定了主意,等日后我把这两大美女一起收了,就让她们两个在我面前笑个不停,那绝对是一种好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柴志军的脸皮真够厚的,我这么讽刺挖苦他,我想他应该暴跳如雷才对。可是他偏偏镇定下来,难怪豺族最终选他做了族长继承人,还把豺族的最高功法阴阳二气传授给他。

    柴志军微微一笑道:

    张无忌忙道:“年轻人不要太狂妄,要知道我刚刚一来是看在虎族的面子上,二来呢,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,不想见血,所以仅仅用了五分力道而已,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其实我对柴志军还是比较了解的,毕竟在他手下做了好几年。我知道这个人毛病很大,但是有一个好处,就是从来不说谎。

    于是,就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:“那我就先谢过柴少主的手下留情了。不过,接下来的两掌,希望柴少主尽力而为,因为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惩罚。你如果不借着这个机会杀了我,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柴娟可是知道阴阳二气的厉害,连忙大叫道:“李铁蛋,你这个傻瓜,没那个实力,就别充什么英雄好汉。我堂弟那可是下一任豺族族长,岂能这么打一个不还手之人?你这不是在灭我们豺族的威风吗?”

    看来柴娟是真的关心我呀,害怕我有危险,所以也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,什么话都敢往外说。我知道这样一来,今后她绝无可能再在豺族立足了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柴志军的脸色变了,遥遥一掌劈向了柴娟。

    阴阳二气何等厉害,偷袭之下,就连英勇无敌的胡一刀都不能幸免,更别说柴娟了。

    只听柴娟一声惨叫,娇躯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飞出去一丈开外。

    胡薄荷看得真切,急忙抢上去把她接在怀里:“娟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柴娟抹去了嘴边的鲜血:“你放心,我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胡薄荷,急忙道:“薄荷妹妹,你赶紧劝劝那个臭小子,让他千万别逞能硬挨接下来的两掌了。柴志军用的可是阴阳二气,那个臭小子会撑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脸一红:“娟姐既然这么关心她,为何不自己来劝,反倒要我出头?”

    柴娟微微摇了摇头:“那个臭小子是个犟劲头,我说不动他。但你就不同了,不管你说什么,他都会听的!”

    柴娟这一番话,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几乎吸引了议事大厅之内的所有目光,议论之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铁蛋看来和狐族大小姐关系匪浅吶!”

    “废话,如果没啥关系的话,人家犯得着来这种场合闹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柴志军也算是年多少英雄,没想到新娘子还没进门,就给他戴了绿帽子?这一下,简直把豺族的脸面都给丢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戴绿帽子?你还不知道吧?这个狐族大小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听说之前已经和一个凡人结婚了,后来还是胡笳棒打鸳鸯,才又把她许配给了柴志军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那个凡人听说名叫李明,据说这一次费尽心机要来青丘闹事呢?为此,胡笳还和豺族联合下了缉捕令,要捉拿人家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人家李明也够冤的,人家来找自己的媳妇,天经地义,犯得着联合两族之力来对付人家?”

    “什么冤不冤的?这个世界上,被冤枉的人多了,谁让他的拳头不够硬呢?”

    这个议事大厅内可以说聚集了四族的杰出人氏,当然不乏明眼之人,议论着议论着,就有人说了:“你说,这个李铁蛋会不会就是李明呢?”

    “李铁蛋就是李明!”

    这个观点瞬间在议事大厅内传播开来,我听到了,柴娟和胡薄荷听到了,当事人之一的柴志军自然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忍着没吭声,但是一张俊脸已经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这个观点一出来,议事大厅突然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向了胡薄荷。毕竟她才是正主,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被这么多人看着,胡薄荷竟然面不改色:“我承认,李铁蛋就是我的老公李明。他为了我不辞千辛万苦,找到了这里。我非常感动。我认为自己此前的屈服已经给足了我爹和狐族面子,那么接下来,我就应该为了自己而活了。我在此表态,我这辈子,除了李明,不会再嫁给任何人!”

    真是大新闻,这样一来狐族和豺族的所谓联姻,就一下子泡汤了。

    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,胡笳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胡薄荷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,两只拳头都快被他攥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狐族族长暴走的后果是完全可以预见的,胆子小的已经开始往后退了。但最终胡笳没有出手,只是轻轻叹了口气:“儿女自有儿女福,后辈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!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就表示他已经不再干涉胡薄荷和我的事情了。只要他不干涉,其余的人又算了什么呢?我和胡薄荷相视一笑,心里一下子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胡能急忙道:“此时牵涉到狐族和豺族联姻的大计,事关重大,还望族长三思而后行。以属下看来,还是收回成命为好!”

    胡能向来趾高气扬惯了,可是这个人果然有趾高气扬的资本。他一出面表态,接着就有三个长老出来支持他,大有逼宫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许在他们看来,就算胡笳不当面屈服,起码也得把处理结果说得婉转一点儿,给柴志军一些回转的余地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