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胡笳能够坐上狐族族长的位置,又岂是他们几个能够轻易摆布的,他冷哼一声:“我意已决,你们不必多言。你们如果嫌我处事不公,大可以把我罢免了,自己来做这个族长!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有些重了,就算是胡能有取而代之的心思,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也不能表现出来,所以他和那三位长老面面相觑着,退到一边了。

    “薄荷妹子,果然霸气!李明能娶你做老婆,是他小子八辈子修来的福分!”柴娟咯咯一笑:“不过你既然已经言明非他不嫁,那就不能看着他做傻事,除非你自己想做寡妇。依我看,你还是让他不要再挨那接下来的两掌了!”

    听着柴娟的话,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。如果胡薄荷真的让我罢手的话,我又该如何呢?

    失去了用阴阳二气淬炼五族灵力事小,出尔反尔也没什么,反正我也没打算在妖界混,可关键的是,我怎么能够在柴志军面前认怂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笑了。既然我能想到这一层,胡薄荷会想不到吗?她又怎么可能看着我在柴志军面前认怂?

    果然,胡薄荷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相信李明,在我看来,他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是正确的!包括这一次的硬挨三掌。柴志军的阴阳二气虽然厉害,但是我相信我爱的那个男人能够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掌声四起,这才是心思塌地的爱,爱到盲目的爱,才是无所保留的。也是最让人向往的。毕竟,谁不希望自己另一半,如此深爱自己呢?

    等掌声平息下来的时候,柴娟也对胡薄荷心服口服了:“说实话,薄荷妹子,我以前挺嫉妒你的。但是现在我承认,你要比我更了解那个冤家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再也沉不住气了,上前一步道:“李明,原来李铁蛋就是李明。我说怎么一直觉得你眼熟呢?还有你分明是第一次见柴忠,却能够一口叫出他的名字。看来是我疏忽了,我应该从那时候起,就认出来你就是李明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柴总,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,无论我叫李铁蛋还是李明,其实没什么打紧的。这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!”

    “说得比唱的还好听!”柴志军冷哼一声:“如今你认为自己占了上风,才会这样说吧。不过,李明,我要提醒你,如果你死在我掌下,那么这里的一切,包括薄荷在内,也都与你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人死如灯灭,你的话有道理!”我呵呵一笑,把话锋一转:“但问题是,你得赢了我,或者是打死我才行!”

    “李明,你就是垃圾!当初在我手底下混日子,现在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,我让你死你就得死!”

    柴志军一声狂笑,宛如卷起了一阵狂风,右手一伸,一掌暴风一般印向了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掌声一出,那边柴娟已经叫出声来了:“阳掌!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阳掌,与阴掌截然不同。如果说阴掌是说不尽的温柔,那么这个阳掌就是在极力彰显阳刚之气,甚至是狂暴之气!那种力道,仿佛就是一座山,也得让柴志军给劈开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雄厚的掌力,莫说我有言在先,不抵不挡,不躲不闪。就算是让我躲,让我挡,只怕我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但是我体内的五族灵力这一次发起自保的时间比之前要快速多了,威力也要大多了,这就是经过淬炼之后的好处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柴志军并没有避实就虚,而是直接硬上。

    阳掌对上五族灵力,一击即溃,只听砰地一声,我就想一块破抹布似的,被打飞了,然后一个屁股朝下平沙落雁式,又落到了之前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不过与刚才相比,这一次的声势大多了。哪根柱子被我撞得晃了好几下,而起又再一次匍匐在它的脚下,只觉得自己的经脉全都被拍断了,五族灵力更是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李明,你给我起来!”我听得到胡薄荷和柴娟的喊声,但身上就是一根汗毛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只听胡能得意洋洋地声音传来过来,很是刺耳:“起来?还是等下辈子吧!中了阳掌之后,如果那么容易起来的话,阴阳二气就不配成为豺族至宝了!”

    胡能这样捧臭脚引起了狐族中人的不满,就连一直没吭声的胡笳也看不下去了,冷声问道:“胡大总管,敢问你在豺族任何要职啊?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很严重了,就差指着鼻子骂胡能投靠了豺族。

    胡能的一张脸挂不住了,但又不能和族长对着干,只得干笑道:“族长真会开玩笑,我也是看柴少主这一掌精妙无比,所以才说错了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胡笳又是一声冷笑:“看来胡大总管是身体有恙呀?”

    胡能以为胡笳这是在给他台阶下,急忙随着往下说:“这几日为了操办大小姐的婚事,确实是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着狐族两位大佬之间的争斗就会到此而止,没想到胡笳来了个狠的:“既然胡大总管身体有恙,那就应该好好休息。看来他肩头的胆子太重了,这是老夫的失职。这样吧,从现在开始,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之职由小女胡薄荷担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座皆惊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胡笳竟然在不动声色之中将胡能一撸到底。

    要知道胡能乃是亲豺族一派的代表人物,撸了他就表明着狐族和豺族的蜜月期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我反对,你不能这么做!”胡能语无伦次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来这厮明白自己这些年结了不少仇家,如果失去了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的护身符之后,就有他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反对?”胡笳哼了一声:“你有这样的资格吗?等你成为下一任族长之后,再发表自己的看法吧!”

    和胡能交好的那两位长老刚要出来求情,却看胡笳如此果断,担心连自己也被撸了,只得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胡能要多尴尬有多尴尬,真想一头冲出议事大厅了事,但最终他还是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柴志军。

    柴志军微微一笑,走到胡笳面前躬身道:“岳父大人,何事动怒呀?莫要气坏了身子骨。胡大总管这些年跟着你鞍前马后的,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,就这么把他免职的话,只怕是难以服众吧!”

    胡笳笑了:“柴少主,你与小女胡薄荷的婚礼尚未完成,如今还充满变数,所以这声岳父大人,老夫愧不敢当。至于胡能的问题,乃是狐族的家事,什么时候柴少主成了五族共主的话,再来过问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我的好岳父,一点面子都没给柴志军留。

    柴志军呵呵笑道:“岳父大人,当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吶。可是你想过没有,李明这一次眼见是活不成了,我倒要看看,你这一次所谓的青丘大婚该如何收场?”

    说巧不巧的,我本来就像是一滩烂泥,可就在柴志军说这番话的同时,被打散的五族灵力突然又回来了,而且比之前更加精纯,更加有力。

    这正是打脸的好机会,我怎么能够放弃呢?

    于是我一骨碌爬了起来,对着柴志军喊道:“我说柴总,你就算是再恨我,也不能咒我死呀。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,还有一掌,你赶紧过来打,我身上正痒痒着呢?再者说了,胡族长那可是我的岳父大人,你可不能随便乱叫呀!免得让别人笑话!”

    话音声中,我颤颤巍巍地走向了柴志军,脸上带着惬意的笑。

    大厅之内,一时间静了下来,似乎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够清晰入耳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什么胡能的免职,胡笳的发飙,都算不了什么,好像只有我李某人到底能往前走几步,才牵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我的身子一直在颤抖,好像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。他们并不清楚,我体内的五族灵力,如今经过了阴掌和阳掌的淬炼之后,已经真正做到了融会贯通,如今正在随着灵力的转动,逐步改善我的体质。我每往前走一步,丹田之中就暖了一分,等我走到柴志军的面前时,五族灵力已经走遍了我的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惊叫,我回头一看,只见身后的地上,已经留下了一串脚印,最初只是个印记而已,越来越深,到了后来已经可以把我整只脚都埋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狐族的议事大厅是何等的华丽,地面全部是由坚硬的花岗石制成,就算是寻常的刀剑劈砍在上面,也不过是留下一个淡淡的痕迹而已,而我如今只是平平常常的走过去,却能够踩进地面半尺有余,的确是够惊世骇俗的。

    柴志军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?就算你真的是狐族新任族长虎骏,也不可能在硬接我一记阴掌和一记阳掌之后,还能够如此精神焕发!而且看上去,体内灵力好像是更加精纯了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