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柴总,我是李明,不是什么虎骏,你要我说过多少次你才相信呢?”

    我捏了一下鼻子,说道:“其实这个嘛,说起来还要多谢柴总您了。如果不是您用阴阳二气淬炼我体内的灵力,我的精神只怕还没这样好呢?和得到的好处相比,我就算是摔几跤、甚至吐几口血,也都是值得的哟!”

    我现在的状况明摆着呢,再加上豺族的阴阳二气的确有淬炼灵力的妙用,也由不得柴志军不信。

    这小子跺了跺脚,恨声道:“想不到我连出阴阳二掌,却与你小子作了嫁衣裳!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:“柴总,你我好歹同事一场,这就算你给我和薄荷的添箱礼吧。至于说嫁衣裳,你可能是搞错性别了。薄荷这段时间,被你连累的吃不好、睡不好,你就当给她作了嫁衣裳,做出些补偿倒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狞笑道:“小子,别得意,还有最后一掌没打呢?单独的阴掌或者阳掌,你能用来淬炼灵力,但是如果我阴阳两掌齐出,你又该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阴阳两掌齐出!”

    这一次不仅仅是我,议事大厅内几乎的所有人都惊讶起来,当然也包括我那位便宜师父王涛。

    要知道,豺族的阴阳二气在妖界是非常有名的,千百年来,能够炼成阴阳二气者寥寥无几,而能够阴阳两掌齐出者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仅仅是阴掌或者是阳掌的威力已经够吓人了,如果能够阴阳相济的话,那么威力何止增强数倍?

    但惊讶归惊讶,却没有人对柴志军的话提出质疑。因为在他目前极其不利的处境下,吹牛不会起到任何作用。于是,有很多怜惜的目光投向了我。

    就算我天赋异禀,奇遇连连,但是并没有多少人看好我能够在阴阳双掌之下逃出生天。甚至我那个始作俑者的师父也不看好:“乖徒儿,这一次是不是要玩脱了?说心里话,要硬挨柴志军的阴阳双掌,我觉得你连一成的生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里也被他说得毛呆呆的,眼看自己就要大获全胜的时候,却出了这样的一个幺蛾子。早知道如此的话,当初订下两掌之约就好了。或者直接用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把柴志军解决了,就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但是事已至此,我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就算我不顾脸面,跪下来磕头求饶,柴志军就能放过我和胡薄荷吗?

    不存在的!这厮费尽心机,就是要得到胡薄荷,从而名正言顺地控制狐族,怎么可能会心慈手软呢?

    既然毫无退路,那我就索性闯出一条生路来?我就不信了,自己身怀五族灵力,就那么滴不堪一击!

    我对着柴志军哈哈一笑:“柴总,既然你已经胜券在握,那么能否给我一盏茶的时间,让我做一下准备呢?”

    之所以在柴志军面前稍稍示弱,并不是我怂了,而是我成熟的表现。毕竟我身上的五族灵力经过阴掌和阳掌的淬炼,已经合五为一了,但是威力并不是特别巨大。这是因为我之前的本钱就不是太足。所以我打算用掉最后的一点飞天蜈蚣,把五毒召唤出来,让它们迅速增强我的实力,从而来应对柴志军的最后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胡能大声叫道:“喂,我不管你是叫李明或者是李铁蛋,我只知道你面对柴少主已经怂了。倘若你没有胆量来接他的阴阳两掌齐出,那就趁早磕头求饶,并且把薄荷大小姐拱手让出,那么柴少主还有可能饶你一条狗命。否则的话,等会一盏茶时间过去,你还说准备时间不够,就这么拖延下去的话,那柴少主岂不是要等你到天荒地老吗?而我们这些旁观者难道也要陪着你一直耗下去吗?”

    我理解胡能的心思,他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的跳出来,向我发难,就是为了向柴志军表忠心。毕竟他如今在狐族已经没了立足之地,如果再不找个靠山的话,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胡能话音刚落,胡笳已经笑出声来了:“胡大总管,不不不,你现在已经不是总管了。那我就要问了,我们狐族的议事大厅是什么地方,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赖着不走的。老夫虽然记性不好,但是好像记得刚刚已经请你离开了啊!难道是说,我这个族长,在青丘狐族的议事大厅里,说话已经不管用了吗?”

    胡能只是想讨好柴志军,没想到却迎来了胡笳狂风暴雨一般的发难,心里也是叫苦不迭。而侍立在一旁的飞狐军兵丁念在往日之情,所以刚才并没有立即赶胡能出去。他们只想着我和柴志军才是万众瞩目的角色,并没有关注胡能,让他在大厅内看会热闹,也不伤大雅。谁曾想这厮会蹦出来了呢?

    小头目胡九以前是胡能的心腹,但是此一时彼一时,族长大人的盛怒并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,只得走到胡能的跟前,陪着笑脸说:“大总管,不好意思,您还是先出去吧,省得让小人们难做。”

    胡九话音未落,胡薄荷已经笑了:“胡九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。你应该知道,如今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,好像是本大小姐才对呀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看似不轻不重的,但是胡九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,连忙慌不迭地说:“大小姐,是小的说错了话,您大人有大量,千万不要和小人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作为新任大总管,当然不会和胡九计较,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胡能:“胡能叔叔,请恕侄女得罪了。你是自己出去呀,还是让我派人请你出去呀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师父的传音入密又过来了:“小子,你媳妇聪明,知道给你拖延时间,可你小子也不能在一旁看热闹呀!”

    “忘了!忘了!”我连声说道,连忙打开那个红盒子,把五种毒物放了出来,然后喂完了最后的一点飞天蜈蚣之后,那五个家伙轻车熟路的,就在我的脚面上开始劳作了。

    而我操作完这一切之后,还能够继续看热闹。

    却说胡能真是被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,死赖着不走吧,等那些飞狐军兵丁上来动手,他这个前任统领就更加没脸了。可是就这么走了的话,他要想东山再起,只怕也没多大希望了。

    这厮犹豫了一会儿,突然走到了柴志军面前,施了一礼:“柴少主,你给在下说句话吧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的脸色很难看,胡能这个时候来求他,也让他很难做。出头吧,万一胡笳不买账,那么他的脸上也挂不住。不出头吧,这么多人都看着呢,大家都知道胡能是为了豺族才在狐族众叛亲离的,他这个豺族未来的族长如果不管不问的话,那么今后谁还敢再来亲近豺族,亲近他柴志军?

    柴志军权衡了一阵,终于说话了,而且是对着胡笳说的:“岳父大人,不不不,世叔,这位胡能既然被您老逐出了狐族,那么小侄就斗胆收他为贴身仆人了。我作为青丘的贵宾,身边带几个亲随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柴志军并不是什么草包,这番话说的相当有水平,既给了胡笳面子,又安置了胡能,也算是一举两得了。

    胡笳作为青丘狐族的族长,对柴志军这个豺族未来族长的面子,并不能扫的太狠,就淡淡说道:“既然贤侄说话了,老夫就放胡能一马。”

    这边事情已经解决,而五种毒物在我身上的劳作也告一段落,在众人的关注点到来之前,我连忙收了五种毒物,只等着柴志军的最后发难。

    可是等我把目光看向柴志军的时候,却发现他身后的胡能双眼喷火地看着我,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架势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这厮原本是青丘狐族的风云人物,谁知道风云突变,眨眼之间成了豺族少主身边的一个贴身小厮,这种地位的反差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。而他显然认为我就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动,何不借这个机会,除掉胡能,在斩断柴志军一条臂膀的同时,也杀一杀他的威风呢?当然,也捎带着帮飞天猫把父母大仇报了。这丫头帮了我很多,我总得有些回报才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撩拨了一下胡能:“胡大总管,不不不,现在我应该叫你胡大亲随,从狐族的大总管,到豺族少主身边的亲随,我突然想采访你一下,不知道你认为自己是高升了吗?”

    俗话说,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。可我此番,就是赤果果的打脸和揭短。我就等胡能发怒,只要他先向我出手,那我就可以在接柴志军阴阳双掌之前,先杀了他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胡能脸皮够厚,或者说是能够认清楚眼下的形势,不搭理我的话,那我还真没有对他出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胡能那么能忍的话,他就不是胡能了!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