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不出我所料,胡能蹦了出来,指着我的鼻子大骂道:“李明,什么时候也轮到你来挖苦我了?你也不想想,昨晚上还被我撵得鸡飞狗跳呢?如果不是胡一刀家那丫头庇护你,只怕你早已经被我的神鸦火筒烧成灰烬了?对了,听说胡家那丫头饥渴的很儿,你们孤男寡女的待了一夜,不知道她对你逼婚了没有?我不知道这件事你该对我们薄荷大小姐作何解释呢?”

    “口不择言,该打!”胡能话音未落,只见一个身影大鸟一般向他扑去。可叹他空有一身的本领,却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,两边脸上一连挨了十几巴掌,不但门牙被打掉了,就连后槽牙也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胡一刀,难怪有这样的身手。过了这么久,他终于调息完毕了。

    胡能自知道惹不起胡一刀,也顾不得嘴疼,想请柴志军给他出气:“少主,打狗也得看主人,这个胡一刀分明是不把你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他那里知道,柴志军根本不想因为再去招惹胡一刀,当下说道:“胡能,这都怪你,胡言乱语,随意污蔑胡家小姐的清誉。胡长老没有要了你的命,已经是够给我的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胡能瞬间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不常有,胡薄荷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:“胡能叔叔,多谢你替我仗义执言,可是我相信我们家李明的人品,就不用您老多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妇唱夫随。胡薄荷既然已经发难,我怎么能够坐视不理呢,那样也太没有夫妻之间的默契了。于是,我的话随之脱口而出:“胡能,你少吹大气。昨天你如果不是仗着飞狐军的神鸦火筒,哪里会是我的对手?如今你已经不是飞狐军的统领,也没有了神鸦火筒的指挥权,你胆敢下场和我一战吗?”

    胡能悲愤交加:“李明,你以为我做了那么多年的飞狐军统领,是大风刮来的吗?好好好,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我只好就成全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厮轻轻一跃,就来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:“胡能,你如今可是柴总的亲随,怎么胆敢在不请示主人的情况下,随便出手呢?这分明是不把柴总放在眼里哟!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这句话,胡能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。我这一招简直就是釜底抽薪,要知道他如今已经失去了青丘狐族的支持,只剩下柴志军这样一个靠山了,如果再惹恼了柴志军,那么这偌大的妖界,只怕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。

    胡能紧张的看了看柴志军,带着哭腔说道:“少主,不要听这小子挑拨。刚刚属下已经气急了,所以没来得及请示您,还望您不要见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当然知道胡能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,别的不说,就凭他那一身修为,最起码也是豺族长老级别的,所以就呵呵一笑道:“胡能,我当然知道你的忠心。既然你和李明有私人恩怨,那就择日不如撞日,不如现在就解决一下吧。也让我瞧瞧,这个李明除了挨打一流,弩箭一流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多谢少主!”胡能喜出望外,死死地盯着我说道:“李明,如今我家少主已经同意,你就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柴志军也在一旁说道:“李明,这个就算是你接我阴阳双掌之前的小插曲,不过你如果连我的贴身小厮都赢不了的话,那么也就没有资格再接我的最后一掌了!”

    “柴总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我也是呵呵一笑,然后一步三摇的走向了胡能。

    胡能的修为就算是在整个狐族来说,也算是有数的高手,别的不说,我师父王涛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。而就像柴志军所说,我这段时间的表现可谓惊艳,但仔细盘算一下,也不过仅仅展示了自己弩箭功夫和挨打功夫而已。而刚刚柴志军的话,已经摆明了不让我用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那么我还能是胡能的对手吗?

    不光是那些和我不熟悉的人,就算是我师父王涛也为我捏了把汗,又来了一次传音入密:“小子,你成吗?不成的话,师父出马替你抵挡一阵?”

    我连忙说道:“师父,俗话说,有事弟子服其劳,怎么能让您为我操心呢?您就放心吧。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胡能吗,我如果连他都摆平不了,何谈去接柴志军的阴阳双掌呢?”

    王涛听我说的很有把握,再加上我如今可是五族灵力的拥有者,哪能那么容易被别人打倒,所以也就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胡能并不知道我和王涛之间的交流,他还以为我怕了呢,所以就叫嚣道:“李明,你是不是又想故技重施呀?不过我可没有我们家少主那么大度,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让你准备的。你如果怕了话,就从大爷的裤裆底下钻过去,然后再与我一样做我们家少主的贴身小厮,那我还可能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也难怪胡能这么自信,不管怎么说,这个人还是真本事的。不过,他的狂妄找错了对象。

    我扯了扯自己的耳朵:“胡能,你能不能大声点,你听不清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厮没听出来我是在忽悠他,果然又大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我明白了,原来我没听清楚的原因,不是你声音不够大,而是你没有了牙齿,说话跑风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引发了满堂哄然大笑。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胡一刀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柴志军觉得脸上挂不住,喝道:“胡能,你能不能别说那么多废话。本少主现在就教教你,能动手的事情,千万不要动嘴。因为你光是动嘴,你的对手是感觉不到恐惧和疼痛的!”

    “多谢少主指教!”胡能一声大喝,突然一跃而起,双脚轮番向我踢来,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“青丘无影脚!”这是我师父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现实世界,往往讲究的是,手是两扇门,全凭脚打人。所以,腿法出众者比比皆是。但是妖界不同于现实世界,这是一个讲究灵力的世界,练腿者极少。毕竟腿脚虽然力量大,但是想要把灵力灌输其中,实在是太难。

    这个胡能就是其中一个另类,他之所以能在狐族大管家和飞狐军统领的位置上,一呆就是几十年,除了会拍胡笳的马屁之外,还与他一身修为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毕竟狐族大管家倒还罢了,如果飞狐军的统领修为不高的话,那又如何服众呢?

    而胡能也算是天赋和毅力兼而有之,竟然另辟蹊径,以腿法入道,而且成就极高。

    王涛传音给我,这个青丘无影脚不能硬接,否则的话,后续的腿法会像暴风骤雨一样,让人顾此失彼,疲于应付。

    但是我想,如果不硬接的话,那就只有躲闪了。我如今虽然也会猫族和翼族的灵力,但是轻身之术还算是一片空白,如果躲闪的话,那不是以己之短对敌之长吗?而刚刚在柴志军的淬炼下,我的五族灵力已经大有进步。我就不相信了,我既然能接得住柴志军的阴掌和阳掌,怎么会接不住胡能的青丘无影脚?

    更可况,刚刚我和柴志军之间的较量是非常不公平的,我只能硬挨,不能还手。但是对胡能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我想让胡能见识一下我的厉害,在兰花烙印和虎爪之间我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选择了虎爪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我对兰花烙印没有信心,而是我需要一击制胜,绝对不给胡能任何反击的余地,同时也震慑一下豺族那边的人,教他们都在心里面掂量一下,今后别轻易和我作对。

    当然我之所以不用兰花烙印,还有一个原因。那就是兰花烙印是胡力在胡薄荷的授意下,私自传授给我的。这东西可以说是狐族的不传之秘,如果出现在我这个外人身上,我担心会给胡力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拿命来!”胡能看我呆立不动,以为这一轮无影脚过去,我肯定会嗝屁无疑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想到的是,等他的双脚踢向我的面门之时,我双爪急出,正好抓在他的两只脚面上。

    说是虎爪,其实我如今施展的虎爪,已经与当初虎骏教我的不一样了。因为那时候,我只能用虎族灵力来发出虎爪,毕竟我身上的虎族灵力还不是非常强大,所以虎爪的威力自然也减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不一样了,现在我体内的五种灵力已经融会贯通,再加上刚刚五种毒物又给了我加持,所以说我这双爪下去,不亚于石破天惊。不要说议事大厅内的人了,就算是虎骏在此,也会惊讶万分的。

    虎爪对上青丘无影脚,高下立判。只听得胡能一声惨叫,两只脚已经被废掉了,躺在地上再没有了反抗之力。对大多数观众来说,这个结束非常意外。但是对我来说,这样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