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能的眼神里全是哀求,那意思非常明显,就是想让我饶他一命。我并没有滥杀的习惯,但是这个时候绝对心软不得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!

    既然我们双方的恩怨已经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,况且胡能又做了柴志军的帮凶,那么他就没有理由再活下去。就算是为了飞天猫,胡能也必须死!

    我爪出如风,又一记虎爪,生生捏碎了他的喉结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柴志军想过来救,但已经晚了。纵然是柴志军聪明过人,也没有想到,修为这么高的胡能,竟然会在我的手上败地这么干脆,死得让人如此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李明,够狠够辣,看来我之前是低估你了!”柴志军死死地盯着我,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,我在这一瞬间,只怕已经死了好几十次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好笑,刚要用言语激他动手,没想到眼前一黑,紧接着脚下一个踉跄,幸亏好反应快,才没有当场摔到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没想到虎族的虎爪如此厉害,我明明已经将五族灵力融会贯通,可是仅仅是了三招,就如此虚弱。这样的话,柴志军别说使出什么阴阳两掌了,就算是随随便便一招,就能要了我的命。

    柴娟看出了端倪,急忙道:“堂弟且慢动手,我有话说!”

    柴志军还没答话,这时大厅外突然走进一人:“柴娟,我们豺族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。想不到你为了一个凡人,竟然胳膊肘往外拐,着实令为师大失所望啊!”

    我听柴娟说过,他的恩师是豺族的大长老,一身灵力不在豺族族长之下,没想到这个时候赶过来了。而且听他说话的语气,明明是站到了柴志军那边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得柴娟如何应对自己的恩师,急忙盘膝而坐,抓紧有限的时间进行调息,免得辜负了柴娟的一片苦心。

    柴娟又急又气,脸色都变了,但是面对自己的长辈,却又不能失了礼数,只是淡淡说道:“我也只是念及我们豺族和阴阳二气的威名,这样堂弟就算是赢了,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闲话。”

    豺族大长老还没答话,柴志军已经冷笑道:“堂姐真是会狡辩,我赢便是赢了,谁又会说什么闲话?”

    柴娟何等聪明,就这么一瞬间,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当下说道:“我们豺族的阴阳二气妖界知名,堂弟更是数百年来第一个领会阴阳两掌齐出的人物,如此打一个不能还手的凡人,这样说出去好像也不好听吧。”

    “堂姐,此事就用不着你操心了。好听不好听自有我一人承担!我说你怎么处处护着李明,不会是念及夫妻之情,真的要背叛我们豺族吧?”

    这个柴志军端的是厉害,一眼就看破了柴娟的缓兵之计。当着自己的师父,柴娟也不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虎族的虎爪真的是耗费灵力,我当时并不觉得,但是连出三招之后,只觉得眼前发黑,体内灵力难以为继。刚好柴娟替我当了一阵,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,我体内五族灵力流转开来,顿时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我担心柴娟这么维护自己,把族内的实权人物得罪完了,今后难以在豺族立足,就刷地一下站起身来,大声说道:“柴志军,闲话少说,我就再挨你一掌,看一下阴阳两掌齐出,有没有传说中那般厉害。”

    议事大厅之内,高手众多,见我连出三招虎爪之后,只是盘膝坐了这么一小会儿,就立刻精神抖擞起来,顿时喝彩声不断。

    柴志军也在嘴里:“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没想到你这小子的灵力如此邪门,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我微微笑着,但是全身上下已经做好了准备,以便迎接他的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柴志军忽然用我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“李明,念在故旧之情,我现在给你一条生路,就看你走还是不走了?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厮不会按什么好心,但也想听听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随便也能多喘息一阵,就随口说道:“柴总,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柴志军沉声说道:“你虽然杀了胡能和柴忠,我可以不和你计较,柴娟也可以成为我们豺族的新任长老,甚至胡薄荷我也可以让给你,但是你今后必须听我号令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?”

    我听了心里暗笑,柴志军这厮真的是打的好算盘。眼下这种情况,就算他真的一掌拍死我,只怕也得不到胡薄荷了,所以就想顺水推舟,卖我个人情,随便收我做他的羽翼,真的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看我沉默不语,柴志军以为我动心了,继续说道:“李明,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要知道当初你在我手下已经做了数年,再当我的手下又有何妨呢?”

    我缓缓摇了摇头:“柴总,此一时彼一时也!我们大家都得朝前看不是。其实,自从你心里打胡薄荷主意的那一刻起,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做朋友了。甚至连上下级也做不成。”

    柴志军煞有介事地说:“是吗?那我们的关系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只能是仇敌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柴志军狞笑道:“好,有骨气,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道:“柴总,既然如此,请你出第三掌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力比起刚才,反而更加充沛了。被体内的五族灵力折磨了这么久,我总算明白过来了,那就是每一次我灵力消耗的越狠,那么回报就越多,这倒是很好玩的事情。这样一来,我对接下柴志军的阴阳双掌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先对胡薄荷和柴娟送去了放心的眼神,然后对着柴志军哼了一声:“阴阳两掌齐出有什么了不起的?难道还能天下无敌吗?既然不能天下无敌,那么第一个能在阴阳两掌下逃出生天的人,为什么不是我李某人呢?”

    柴志军斜着眼睛眼相睨着我,突然双袖无风自动,阴阳双掌刚要齐出,忽然听得有人叫了一声:“柴志军,掌下留人,我有话说!”这短短十一个字,声音又不大,但是却好像黄蜂尾后针似的,让人听了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这声音却是我非常熟悉的,不由得又惊又喜,失声叫道:“大哥,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三弟的事情,我这个做大哥的不得不来!”说话间,只见大门口出现一个人,举手投足之间,十几个飞狐军兵丁已经飞了出去,根本贴不了来人的身。

    飞狐军在自己门口吃了这样的亏,那里肯善罢甘休,纷纷摘下了被上的竹筒,一起对准了来人。那人丝毫不惧,哈哈大笑道:“三弟,你既然已经是青丘狐族的乘龙快婿,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?”

    胡薄荷听到我和来人的对话,急忙喝道:“住手,自己人!”

    这时,胡能身死,胡薄荷接替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的消息,已经传开了。飞狐军一向军纪严明,见顶头上司发话,那些兵丁岂敢不从,恨恨的朝来人望了两眼,然后答应一声,潮水般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上前一步,紧紧抓住了那人的双手:“大哥,你总算是来了。”当今天下,能让我唤他一声大哥的人,当然就是猫族的丑猫了。我看他刚才的身手,就知道这短短数日,他竟然已经将猫扑和虎扑糅合在一起了,难怪灵力大涨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好好调息,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大哥我了。”丑猫说着,缓步走到了柴志军面前,

    拱了拱手,然后皮笑肉不笑道:“柴少主请了,听说这第三章非常了得,便由区区代三弟挨着一掌如何?”

    柴志军冷哼一声:“你又是哪一个?瞧你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怪模样,就难登大雅之堂!”

    丑猫呵呵一笑道:“我叫丑猫,乃是猫族中人。区区本来就是俗人一个,又何曾沾得一丝文雅之气?让柴少主见笑了!”

    “丑猫”两个字一出口,大厅内顿时哄笑起来,都在笑丑猫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因为丑猫之前只是一个小角色,本事不大,脾气还挺臭。想想也是,一个被飞天蜈蚣王道人欺负的家伙,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议事大厅内有猫族的两位长老,见状连忙喝道:“丑猫,这桩事情不是你能管得了的,赶紧退下来,免得柴少主见怪。”

    丑猫对着两位长老拱了拱手,却没有退下去的意思:“两位师叔,你们稍安勿躁,看师侄这一次替我们猫族扬眉吐气一把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丑猫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这数十年来,妖界五族,以虎族为首。狐族和豺族紧随其后。由于领地和豺族相近,所以这么多年来,猫族没少被豺族欺负,但每一次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如何扬眉吐气?”柴志军冷笑道:“就凭你,还没资格让我出手。七师叔,这厮就交给你打发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