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柴娟说起过,柴志军嘴里的七师叔也是豺族的长老,排行第七,名字就叫做柴七。虽然他在豺族长老里排名最末,但也毕竟是长老,一身灵力还在柴娟之上。柴志军想必是以为,派柴七出马,拿下丑猫不过是手拿把攥的事情。可是,他又怎么能想到,丑猫如今已非吴下阿蒙。他机缘巧合,得了虎族的不传之秘虎扑,战力已经不是区区一个柴七能够拿得下了。

    柴七大步朝前,对着丑猫冷笑道:“丑猫,你是李明的什么人?却要为他出头?”

    丑猫呵呵笑道:“李明是我三弟,他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强出头的后果只有死!”柴七也没废话,出手就是一招豺狗爪,目标却是丑猫的心窝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人!”猫族的两位长老话音刚起,柴七的利爪已经到了丑猫的心口,莫说是他们,就算是大罗神仙只怕也救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太慢!妖界知名的豺狗爪也不过如此!”话音声中,只见丑猫滴溜溜一转,已经躲过了这势在必得的一招,然后鬼魅似的到了柴七的身后,抓着这厮的肩头,就像捻着一根灯草那样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柴七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,就已经甩出了一丈开外,身体重重地撞在一根柱子上,然后一连吐了三口鲜血,看样子是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技惊四座!谁也想不到,名不见经传的丑猫,竟然一招撂倒了豺族的长老。

    已是大厅内高手众多,眼光独到者也是比比皆是,瞬间之后,两声惊呼不约而同地响起:“虎扑!”

    “虎扑!怎么可能?丑猫只不过是猫族的后生晚辈,能够学会猫族的不传之秘猫扑,就已经是祖上积德了,他怎么会虎扑呢?”

    “看刚才那一招的脆劲,堂堂的豺族长老,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,那不是虎扑还会是什么?再者说了,这可是胡一刀和狐族族长胡笳亲口鉴定的,那就一定是虎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说纷纭之中,已经坐实了丑猫刚才击败柴七,用的正是虎族的绝技虎扑。

    柴志军的瞳孔收缩了:“你们两兄弟真有意思,李明用的是虎族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而你竟然会虎族的不传之秘虎扑,着实令我大开眼界啊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我们兄弟两个只是幸运而已。”丑猫哈哈一笑,道:“柴少主,据说你们豺族的阴阳二气,威力尚在虎族的虎扑之上,既然今日我适逢其会,便想领教一下你柴少主领会了多少?”

    既然双方已经撕破了脸,丑猫的话一点也不客气,言下之意好像根本没把柴志军和阴阳二气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柴志军虽然年轻,但是这么多年的历练,江湖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。他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你是叫丑猫是吧?别以为学了几招虎扑就可以出来指点江山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目光扫向了我:“李明这小子还欠我一掌没有挨。咱们三个的事情一码归一码,等我收拾了李明,回头一定让你尝一尝阴阳二气的厉害!”

    丑猫嘿嘿一笑,说道:“柴志军,你有本事便打死我三弟。他如果死了,你们整个豺族的人都要给他陪葬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头瞟了一眼,然后喝道:“我猫族弟兄何在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大厅内的大梁之上出现了十几个人头,每人手里拿着的正是飞狐军的标配神鸦火筒,对准了柴志军等人。

    柴志军脸色一变,对着胡笳说道:“胡族长,没想到你们狐族竟然和猫族沆瀣一气了!”

    胡笳冷冷一笑,却是不做任何辩解: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随便你怎么说了!”

    丑猫笑了笑:“柴志军,你别冤枉胡族长。这十几只神鸦火筒是我堂妹从胡能府上搜刮来的,她和胡能有杀父之仇,如今胡能已经被我三弟所杀,她拿这点东西作为利息,也不为过吧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只见大梁之上,站在最前头的,正是飞天猫。昨日黄昏在狐族总舵大门口一别,没想到她和丑猫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想来事情也算是巧了,如果是别人得了这十几支神鸦火筒,也不可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,潜伏到这大梁之上。

    这也是丑猫现身的时候,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否则的话,猫族的人虽然身法轻灵,但绝对难以瞒得过胡一刀和胡笳的耳朵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也许胡一刀和胡笳已经知道了飞天猫的小动作,但是狐族和猫族关系不错,所以没有说破而已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飞狐军神鸦火筒的厉害,一支已经够厉害了,更何况是十几支齐发,这么一来,就算是豺族的几位长老和柴志军能够逃生,但是其余人就只能是葬身火海了。

    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在胡笳和胡薄荷的安排下,狐族的人还有其他来宾都开始往大厅外面退去,以免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而豺族众人个个脸上变色,都把目光望向了柴志军,看他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我暗暗叫苦不迭,因为我非常了解柴志军。他这一次暗中学会阴阳二气之后,本来以为今日可以抱得美人归,顺便取得狐族的控制权,从而顺利接过豺族族长之位。没想到却束手束脚,处处碰壁,先是丢了和狐族联姻的机会,后来柴忠和胡能身死,柴七落败,每一次都在打他的脸。如果他这一次不能趁着机会灭了我的话,那他柴志军的名声就算是臭了,回到豺族只怕也是难以服众,所以我估计这厮会拼一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果然没出我的所料,柴志军虽然眼见情势紧急,竟是丝毫不顾及豺族众人的性命,喝了一声:“豺族众人,听我号令,杀!后退一步者死!”

    豺族众人一下子哗然了。我也是深有同感,这些人都不怕死,但是要死得其所才行。如今猫族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,豺族要硬拼的话,只能是徒增伤亡而已。

    丑猫牙一咬:“好,那我们就陪柴少主好好玩玩了。”

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,不,这只能是单方面的杀戮而已,谁都知道水火无情,更何况猫族众人手里拿着的可是狐族的利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有人喊道:“且慢,听我一言!”

    却是柴娟的声音,也不知道这个小妮子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可能是柴志军刚刚的做法犯了众怒,所以柴娟要说话,这一次他师父并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柴娟望了望我,又望了望丑猫,突然说道:“李明,你能让他们收回神鸦火筒吗?毕竟,豺族的人大多数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?”丑猫看了看柴娟,又看了看我,好像是迷过来什么味了,双手一摊道:“三弟,这件事你做主好了!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了一口气,无论如何,柴娟的面子是必须要给的。她为了我牺牲了那么多,况且腹中已经有了我的骨肉。而豺族毕竟是她的母族,这一次如果大开杀戒的话,柴娟那里我无法交代。况且,以柴娟的脾气,也不会离开豺族独自逃生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豺族上下肯定不会心服口服不说,今日事情也无法了结。毕竟,神鸦火筒伤不了柴志军,他的第三掌那是迟早要打的。既然迟早要打,那又何必要让猫族、狐族和豺族结下死仇呢?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:“娟姐,无论你和薄荷让我做什么,只要我能做到,都会照办的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向飞天猫吹了一声口哨。飞天猫把手往后一摆,猫族的人顿时把神鸦火筒都给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柴娟望了望自己的师父,一咬牙说道:“师父,柴志军的所作所为,您老想必已经看见了。这样一个不把豺族上下性命放在眼里的人,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吗?以后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“娟儿,这件事情,你做得对!李明那小子有情有义,你跟着他,师父放心!”柴娟的师父回头看了看豺族上下,然后沉声道:“你们想跟我走的话,就走吧。至于违抗豺头令的后果,自有老夫一人承担!”

    “柴志军,你好之为之!当然,你想留下老夫的话,尽可以朝我出手!”柴娟的师父可是豺族的大长老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他这一走,豺族上下跟着他的人有七七八八,甚至连几位长老也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柴志军的拳头几乎都攥出水来了,可是他还没有疯狂到朝豺族大长老出手的地步,只是轻叹一声,任由那些人离开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大厅之内的情势已经非常明显了,就算柴志军能赢了我,但是众叛亲离之下,只怕也没有可能担任下一任的族长了。这真是应了那一句话,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柴志军须发皆飞,仰头狂笑道:“堂姐,我念及骨肉亲情,处处忍让,可是你却帮着李明,处处与我作对,这是你逼我的,别怪我!”

    话音声中,柴志军已经飞身而起,左手阴掌,右手阳掌,阴阳双掌齐出,不过谁也没想到,他的目标竟然不是我,而是他的堂姐柴娟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