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娟姐!”眼看柴志军这一招连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,全身的骨骼噼噼啪啪的,就像是炒豆一般声声作响。他也是恨极了柴娟,所以说根本没有留任何余地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阴阳双掌非同小可,但是哪怕是自己死,也不能让柴娟有事。急切之间,我也顾不得用什么招式了,一头撞向了柴志军掌下,只想着替柴娟挡住这一双手掌。

    好在阴阳二气胜在力道,速度并不是特别快。我堪堪赶在掌到之前,挡在了柴娟的面前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却是柴志军的诡计,他狞笑道:“李明,早就知道你会来找死,本少主就成全你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柴志军的一双手掌已经生生印在我的胸口。议事大厅之内惊呼之声不绝于耳,一旁的胡薄荷还有身旁的柴娟几乎哭出声来,丑猫更是呀呲欲裂,他们以为我中了阴阳双掌,别说什么灵力了,只怕全身骨骼都要粉碎。但是,我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,就像刚刚那石破天惊的一双手掌不是打在我身上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”柴志军望着自己的手掌,脸色苍白如纸,竟然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我耳边响起了我师父的声音:“你小子真是幸运。我明白了,阴阳与五行本是一脉传承,阴阳二气如果只出其一的话,你体内的五族灵力根本无法抵挡,但是阴阳两掌齐出,恰恰应对上了。况且柴志军新得了阴阳二气,比不过你自五行瓮里淬炼出来的五族灵力,所以就如同泥牛入海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这其中的道理,只有我师父一人知道。其余之人,包括胡笳和胡一刀在内,也并不知道内情。因为他们也想不到我乃一介凡人,体内竟然会藏着五族灵力。

    “柴志军,你能够这样做,老夫甚感欣慰,看来你还没有疯狂到六亲不认的地步!”这时候,大长老却是去而复返,他以为柴志军是顾全大局,对柴娟刚才的举动投桃报李,所以对我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柴娟也对着柴志军点了点头:“堂弟,多谢了!”

    柴志军冷哼一声,心里非常尴尬,但是事已至此,他将错就错,并没有将事情说破。我本来想揭开这个事实的,可是又一想,这样一来,我身怀五族灵力之事的秘密就保不住了。俗话说,怀璧其罪,这种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况且就算是我说柴志军这阴阳双掌并非手下留情,只怕也没人相信。因为之前他仅仅出了阴掌和阳掌,就已经让我受了重伤了。

    柴志军心有不甘,却又无可奈何,只得皱着眉头道:“三掌已过,李明棋高一着,我柴志军认输便是!”

    他狠狠瞪了我一眼,然后对着丑猫朗声道:“丑猫,你刚刚不是叫嚣着要和我对掌吗?就请放马过来吧!”

    丑猫看我无恙,心里已无丝毫战意,呵呵一笑道:“柴少主,我这三脚猫功夫,那里会是你的对手?”

    丑猫毕竟是老江湖了,他今天胜了柴七,已经让猫族扬眉吐气了,何苦再去和柴志军拼一个你死我活呢?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!”柴志军巡视了一眼豺族众人,喝了一声:“走!”

    他毕竟有豺头令在手,所以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所以一众豺族弟子随着他涌向了议事大厅门口。

    胡笳哈哈一笑:“柴少主,好走不送。只是明日我青丘赌石大会就要举行,柴少主不想留下来碰碰运气吗?”

    我听出来胡笳根本没有留客的意思,他只不过在说客气话而已。

    柴志军一咬牙,神色有些黯然:“失去了薄荷姑娘,纵然是得到了上品灵石,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大长老沉声喝道:“大丈夫何患无妻!你既然已经被选定为族长继承人,又得了阴阳二气,那就拿出点男子汉的样子来,免得让别人小瞧了!”

    柴志军脸色一变,急忙躬身道:“多谢师叔教诲,是志军错了!”

    这时,从门口抢进来一个人,对着我大叫:“李明,你果然在这里!你没事就好,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却正是胡一刀的掌上明珠胡美丽。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,别的不说,仅仅在这个大厅之内,与我有瓜葛的女人已经有四个了。我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,那边胡一刀已经接上了话茬:“美丽,怎么在你心里,这个李明比爹还重要吗?赶紧到爹这边来?一个月没见,我的乖女儿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虽然豪爽过人,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还是有些羞涩,脸一红,看了我一眼,然后走到胡一刀的面前:“爹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胡一刀笑了一下:“也好也不好。好的是爹的身体不错,不好的是,爹竟然败在了那个臭小子手里。”

    胡一刀说着,指了指柴志军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爹,没关系,女儿替你打回来!”胡美丽脸色一变,突然喝道:“柴志军,赢了我爹就想走吗?”

    柴志军闻言停住了脚步,头也不回道:“怎么?不知道胡姑娘有何见教?或者是胡前辈不服,想与在下再打一场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哗然。因为按照胡一刀的身份,柴志军是后生晚辈,人家赢就是赢了,绝没有重新打回来的道理,除非是胡美丽替胡一刀出手。但是胡美丽纵然是家学渊源,但也应该不是身怀阴阳二气的柴志军的对手呀!

    “乖女儿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胡一刀的眼里满是爱怜,看来他也不知道,自己的宝贝女儿叫住柴志军,到底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“柴志军,你等着,我找个人收拾你。”这丫头叫住了柴志军之后,大步走到我的面前,笑语盈盈的问道:“李铁蛋,不,我应该叫你李明才对。你说,我是不是救过你的性命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到底买什么药,但是男子汉大丈夫,该承认的事情必须得承认,就点了点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,受人滴水之恩,应当涌泉相报。”胡美丽先是来了一番大道理,接着又说道:“现在我爹被人扫了面子,我想让你去替他赢回来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这?”我有些头痛。并不是我怕了柴志军,而是这场架打的好像毫无道理。我欠你胡美丽的情不假,但是胡一刀的梁子,我凭什么去替他解?我又不是他的什么人?这个闲事我如果真的管了,只怕胡薄荷和柴娟肯定会误会我和胡美丽之间不清不楚呢?

    别的别说,我就和胡美丽说了这么几句话,胡薄荷和柴娟的脸色已经不对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上前一步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李明,你如果敢拒绝的话,我就说你和我昨晚上已经成了好事,到时候你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,饭可以多吃,但是话千万不敢乱说。我答应你还不成吗?”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,我只得签订了城下之盟。

    但是柴志军何等聪明,就在这一瞬间,已经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。他淡淡一笑道:“李明,能和你公平地打一架,是我心中所愿。只是我不知道,你用什么身份替胡一刀前辈出战呢?是他的乘龙快婿还是别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问得很尖锐,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脸上,就看我如何回答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自叫苦不迭,我知道,只要我敢说自己是胡一刀的乘龙快婿,胡薄荷和柴娟两只母大虫就会不管不顾地扑上来,骂我一个狗血喷头都是轻的,运气差的话,抓破我的脸,破我的相也是非常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我不敢乱回答,一边是胡薄荷和柴娟,另一边是胡美丽,不管惹恼了那一边,都能让我吃不了兜着走。没法子,我只有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胡美丽。

    胡美丽哈哈一笑:“柴志军,这一位李明帅哥乃是我爹的亲传弟子,我胡美丽的师弟,有他替我爹出手,可谓是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有心眼,会说话。这一霎那,我发现胡美丽也不是那么面目可憎了。

    可是柴志军那是何等人物,岂能让胡美丽这丫头三言两语给唬住,他望着我笑了笑,然后上前拱了拱手:“失敬失敬,没想到李明兄弟的师父还不少。除了翼族的王涛长老之外,还有狐族的胡一刀长老,真的是可喜可贺哟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在下愚钝,学不了两位师父的十分之一。”我打着哈哈,提防着柴志军如何出招。

    “李明兄弟,你这一次既然是想替胡一刀前辈出战,那么你只能用胡家刀法,至于虎族的碧玉虎弩。伤心小箭,还有其他有的没的,都是不能用的。否则的话,你就师出无名了。”果然,柴志军这小子是老鼠拉风箱,大头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柴志军!好一个柴志军!我很他恨得牙根直痒痒,但是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看我一脸的苦相,大厅内的议论声又响了起来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