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说:“呵呵,柴少主果然聪明绝顶,李明想浑水摸鱼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那个说:“就是,除非他承认是胡一刀的乘龙快婿,可是他敢吗?狐族的胡薄荷和豺族的柴娟正在一旁虎视眈眈呢?”

    还有的说:“就是嘛,胡薄荷和柴娟个顶个的漂亮,不管让谁选,也不能选胡美丽这个黄毛丫头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胡一刀突然走上前来:“李明,你这个人不错,我愿意把平生所学传授给你,刚刚你师父也同意了。我相信,只要用一个时辰的时间,就凭你的聪明才智,一定能学会胡家刀法!”

    这个主意不错,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呀!虽然说一个时辰之内学会胡家刀法有点惊世骇俗,但是既然胡一刀这个当事人这样说了,那就算有点谱。可问题是,柴志军会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吗?

    答案是不会!柴志军哼了一声:“对不住了,胡前辈。要战便战,我一会儿都不等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大厅内向着我这边的人,一下子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美丽咯咯一笑:“李明师弟,你真的是忘性大于记性。真正的胡家刀法你不是昨天晚上就已经学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想起来自己跟着胡美丽学习用柴刀劈柴的那一刀,心里却是直打鼓,仅仅一刀,能赢得了柴志军吗?

    呼麦丽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思,对着我点了点头:“没事,一刀足矣!师弟你真有意思,我爹吃饭的家伙就在你背上别着呢,你还装得挺像,是不是在逗柴少主玩呢?”

    “背上?胡一刀吃饭的家伙?”我把手往背后一摸,果然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柴刀,正是从胡家大院里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大厅内有明眼人,一看见这把柴刀都叫了起来:“还真的是胡一刀的刀!李明这小子,真是太能装了,简直把柴志军玩得团团转呀!”

    柴志军看了看我手里黝黑的柴刀,早已经失去了刚才的沉稳:“怎么可能?你怎么会有胡一刀的刀?”

    如果胡能还活着的话,肯定会把一切都解释给柴志军听的,可惜的是,胡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明人不装暗逼,我本来不想装这个逼的,可是情势的发展大出我的意料,在胡美丽这丫头的推动下,这个比我不装也得装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淡淡说道:“胡一刀的刀又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群情愤然,狐族的人愤愤不平,都议论着说,我既然是胡一刀的徒弟,又怎么能看不起胡一刀的刀呢?这不是明摆着欺师灭祖吗?

    奇怪的是,当事人胡一刀和他的宝贝女儿没有说话,反而一脸笑容地望着我。看来还是这对父女了解我,知道我定有后话。

    我弹了一下刀锋,说道:“胡一刀厉害的不是刀,而是用刀之法。以胡师父如今的修为来看,他已经用不着这把柴刀了,因为就算是一根筷子,在他老人家手里的威力,已经不亚于这把柴刀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掌声如雷。我这番话虽然有捧胡一刀的嫌疑,但是却说到了点子上。就算是柴志军或者是其他几位豺族长老,也没有办法质疑。

    我摆动了一下手里的柴刀,笑吟吟的说道:“柴总,既然你已经验明正身,我的确是胡一刀的徒弟,那么咱们是不是该开始了。打完了,该喝的喜酒还是要喝的。我和薄荷就趁着有就有席有宾客,把喜事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说着打架的事情,我却突然转到了喜事上面。胡笳微微一笑,并没有反对。而胡薄荷则是一脸的娇羞。我们两个虽然已经算得上老夫老妻了,但是这一次的喜事毕竟是在她的家乡青丘来办,给她的感觉自然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当然,我说这些就是想扰乱柴志军的心神。想着他东忙西忙的,谁知道最后却让我摘了桃子,心里肯定像猫抓似的难受。

    然而柴志军并没有像我设想的那样暴跳如雷,他还是非常的镇定:“那就恭喜李明兄弟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!”我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柴志军接着说道:“李明兄弟,我要提醒你的是,你如今代表的是胡一刀前辈,所以待会儿我们两个过招的时候,你只能使胡家刀法,否则就算作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我故意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:“不过,我仅仅学会了一招呀!”

    “仅仅学会了一招,这分明是赶鸭子上架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刚刚胡一刀都不是柴少主的对手,更别说只会一招的李明了。胡美丽这丫头还是年轻,总想着给自己老爹扳回面子,谁知道又丢了一次脸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刚刚胡一刀前辈只是淬不及防而已,凭真正实力的话,柴志军根本就赢不了!”

    “赢就是赢了,你管人家怎么赢的?更何况胡一刀也认了,轮得着你出来为他叫屈吗?”

    眼看着,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又是一轮议论。这时候,胡一刀却站了出来:“李明,其实我胡家刀法的精髓就是一刀,你既然已经学会了一刀,那么赢柴志军已经足够了!”

    我本来心里没底,此时听胡一刀这么一说,顿时就平静下来。因为胡一刀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,他说我能赢,那就一定能赢。

    柴志军一听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那边豺族大长老喝了一声:“你只管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就行了,不管是赢是输,其实都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叔指教!”柴志军冲着豺族大长老点了点头,然后气定神闲地对着我说:“李明,我们是不是该开始了?”

    这小子能被选为未来族长的继承人,特别是能够领会阴阳二气,果然有其过人之处。我哪里还敢怠慢,心里想,今晚我和柴志军曾经有过一番战,不过由于想让他用阴阳二气淬炼五族灵力的缘故,所以我处处束手束脚。而这一次,我们双方放开了打,那我就要先下手为强了。

    毕竟,我仅仅学会了一招,没有更多的后手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凡是每一个打过架的人,哪怕是街头的乱战,都知道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我催动着体内的五族灵力,手握着柴刀,却是闭上了眼睛。感受着那一晚,我在胡美丽的指导下,劈开青丘铁树那一瞬间的灵感。

    柴志军并不知道我意欲何为,见状眉头皱了皱:“李明,你真的好嚣张哟!”

    大厅内的惊讶之声,又是此起彼伏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我的运气不错,竟然在柴志军的阴阳两掌打出来之前,找到了那个感觉。出刀,铁树开花,收刀。回想起来,那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,但是越想,我的感触越多,收获也越大。

    甚至,我都没意识到自己要出刀,柴刀已经劈了出去。很慢很慢,没有速度,也没有力道,大有一种钝刀子拉死人的感觉,逼向了柴志军。而我依然没有睁开眼。

    有人又开始发表言论了:“这个李明,到底会不会胡家刀法呀?刚刚我见过胡一刀出手,根本不是这样的呀!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这如果是胡家刀法的话,又如何克敌制胜?”

    胡一刀也发话了:“我的胡家刀法重在刀意,并不重视外在的招式,而据我看来,李明这小子已经领会了我的刀意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还有些不服气,可是场中局势又是一变。本来气势上占了上风的柴志军,面对我的柴刀,却是无从招架,连出掌的机会都没有,只有一个劲的后退。而我如影随形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,绝对不能让他缓过神来,否则的话,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趁你病,要你命。我一步步地把柴志军逼到了墙角,他已经退无可退了。

    柴志军后槽牙一咬:“李明,休要欺人太甚,大不了你我拼一个两败俱伤!”

    既然是退无可退,那么柴志军就索性放开手进攻了。

    由于有了前车之鉴,所以这小子学聪明了,这一次双掌齐出不假,但并不是阴阳相济,而是两只手全是阳掌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霎那之间,我突然睁开了眼睛,手腕一抖,黝黑的柴刀仿佛长了翅膀,从非常慢变成了非常快,简直堪比闪电。这一刀竟然抢在柴志军的阳掌打出来之前切向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李明,刀下留人!”我听出来那是柴娟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何尝不知道,如果杀了柴志军,那么从今以后狐族和豺族将会变成死对头,说不定还会开战,到时候不知道会失去多少无辜的生命。

    但是我毕竟领会胡家刀法的刀意时间不长,还没有达到收发自如的境界。况且,柴志军做了太多针对我的坏事,如果不是我命大的话,早就被干掉了。所以说,在我的潜意识里,已经有了无穷的杀意,这种杀意融汇到了刀意之中,更加变得锐利。

    所以也就是说,在我眼里,柴志军已经必死无疑,不但我也救不了他,甚至胡一刀也救不了他,因为他站的距离太远了,远水难解近渴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