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了,劈死他也算是他活该,严格说起来,他比胡能更该死!

    刀锋闪过,柴志军一声不吭地栽倒在地,脖子上有一丝红线,明眼人都知道,脖子上中刀,就算有再高的修为,只怕也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豺族大长老看了看我,恨声道:“李明是吧,我们豺族记下了!走!”

    他抱起柴志军往大门口走去,那些豺族众人不管是什么心理,也都跟着大长老离开了。

    柴娟看了看我,低声说道:“小冤家,你怎么下手不知道轻重呢?你知不知道,杀了柴志军之后,你有多危险?柴志军可是我们族长的独生子,他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没办法,事到如今,我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:“娟姐,杀就杀了,难道柴志军不该杀吗?你放心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就算是豺族族长如何了得,但是我李明也不是泥捏的。”

    柴娟轻轻叹了口气:“这样吧,我先回豺族,看事情有没有回转的余地,那柴志军是否还有救?你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她对着胡薄荷点了点头,然后快步追赶自己的师父去了。

    豺族一离开,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当然是婚礼重新开始,只不过这一次的新郎官有柴志军变成了我李某人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仪式之后,我和胡薄荷就被送进了洞房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想死你了!”这是我和胡薄荷独处之后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时间,我们两个没有迈出洞房一步,每天都由人给我们送饭。而我的两位师父还有大哥丑猫,都很知趣地没有过来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天头上,有个人敲开了房门,却是刚刚回到青丘的胡力。他的来意很简单,就是想请我出去赌石。

    俗话说,久别胜新婚,我还想和胡薄荷腻歪呢,这时根本没有心情去赌石,可是还没等我回绝,胡力就接着说道:“李明兄弟呀,我听说你和虎骏还有丑猫成了结义兄弟,不过也结下了张山这个仇敌。据说他如今成了虎族最年轻的长老,掌管着整个虎族的财权,这一次想着来赌石大会上,扫一扫你的锐气呢?难道你就听之任之,任由他耀武扬威吗?要知道,赌石大会可是在青丘举行的,而你作为青丘狐族族长的女婿,这里就应该是你李明的主场!”

    “赌石?张山?”我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。我这个人不惹事,但是绝不怕事。

    这个张山如今成了虎族炙手可热的人物,可是狐族和豺族联姻这么大的事情,他都没来,偏偏等着豺族的人铩羽而归了,他才出现,目的何在?

    说他是为了灵石,所以来青丘碰碰运气,谁信啊?

    要知道张山掌管的可是整个虎族的财权,手里的上品灵石绝不会少。思来想去,我算是明白了,这小子明摆着这一次来青丘,就是找我的麻烦的,那我如果避开不战的话,那我也未免太逊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次我挫败了柴志军的阴谋,但是也结下了豺族这个死仇。豺族族长可是柴志军的父亲,他如果想对付我的话,很可能与张山勾结。所以说,我要未雨绸缪,先行解决了张山,杀鸡骇猴,随便再恐吓一下豺族。

    当然,虽然虎骏是我二哥,但是也不能惹恼了虎族,所以方式和方法还是要讲究的。既收拾了张山,还要让虎族挑不出毛病来,这才是我要追求的完美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参加过什么赌石大会,但是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走,赌石具体怎么操作,我还是知道一些的。毕竟那些小说和影视剧里,这种桥段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不过和现实世界不同的是,这里赌的玉石不仅仅是翡翠,而是蕴含着灵气的灵石。而灵石中的灵气,经过炼化之后,就可以转变成灵力。

    这样可以每天打坐练功,提升的快多了。所以说的修炼比练武更能考验一个人的财力。

    虽然说前来参加赌石大会的都是高手,练成透视眼的人也不是没有。但是灵石是一种充满灵气的东西,如果在赌石之中作弊的话,那么灵石之中的所有灵气都会化作乌有。

    胡力告诉我,一般来说,翡翠是灵石所有品种里最为珍贵的,里面蕴含的灵气最多。越是罕见的翡翠,就像帝王绿和玻璃种等等,蕴藏的灵气越充沛。

    在妖界,各种灵石的价格一直是居高不下,特别是翡翠,更是令人咋舌。一般般的也得十几两蒜条金,好的甚至上千上万两。

    我穷人一个,如今虽然是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,老婆又是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,但是实打实的好处轮不到我头上,毕竟我如今还是白丁一个,连固定的薪水都没有。拿现实世界里惯用语来说,我如今就是在吃软饭,手里哪有什么钱呀?

    就算我老婆再有钱,也不能拿着族里的公款让我用灵石增强灵力吧。

    不过胡力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,直接把一个褡裢扔到了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好家伙,沉的很呐。我看了看,天呐,里面竟然全都是蒜条金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:“力哥,这是你挪用的公款,还是薄荷挪用的?你们的胆子真大,要知道族里那几个长老正一直盯着我呢?我现在拿出这么多钱来,不是放着自在找不自在吗?”

    胡力嘿嘿直乐:“我的好兄弟,你就放心吧!想不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,现在的你,前怕狼后怕虎的,哪里还有刀劈柴志军的威风?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力哥,这是一码事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逗你了!”胡力正色道:“这些金子是族长让我交给你的。他几百年的私房钱就全压在你身上了,你可得长点心,万一全赌输了的话,保不准他再把薄荷带走!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我话刚一出口,猛然想到那位不仅仅是狐族族长,更是胡薄荷的亲生父亲,只得服软:“他还真敢,人家之前已经做了初一,再做十五也称得上是轻车熟路了。”

    胡力没好气地说:“你知道就好,所以这一次你不但要打压一下张山的威风,而且只能赢,不能输!”

    赌石大会向来讲究的是以小博大,这一次岳父大人给了我这么多的本钱,他的胃口到底有多大?

    胡力悄悄告诉我,其实胡笳的身体有隐疾,这一次之所以和豺族合作,也是想用豺族的豺头玉治病,没想到却被我砸了场。

    不过,豺族族长不甘心失败,也许是想恶心胡笳,所以这一次故意把豺头玉拿到了青丘赌石大会上,而且标出了天价。

    还有这种事?我吧唧了一下嘴,问道:“天价?到底是多少?”

    胡力的表情非常有意思:“你手里这些蒜条金,再乘以一百,也许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傻眼了:“什么?柴志军的老爹明摆着就是想搞人吗?”

    胡力白了我一眼:“你以为呢?你伤了人家的宝贝儿子,能不能救过来,还两说呢?人家搞你一次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总算是琢磨出味来了,原来胡力是带着任务来的。这么短的时间,胡笳就想让我把手里的蒜条金放大一百倍,他以为我是神仙吗?

    胡力看我的眼神不对头,却是丝毫不惧:“李明,我们族长把宝贝女儿都嫁给你了,你为他老人家做点事情又怎么啦?实话告诉你吧,老族长如果不能及时得到豺头玉治病的话,只怕就活不过年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意外天天有,今天特别多。这件事胡薄荷应该告诉我的。可是她并没有说。我知道她并不是把我当成外人,而是她知道如今那几个和胡能关系不错的长老正盯着我呢,所以不想让我冒险。

    胡力轻轻叹了口气:“李明兄弟,你这一次任务重大呀,如果你不能顺利买下豺头玉的话,那么大小姐就只能率领飞狐军杀人夺宝了。要知道豺族族长可比柴志军厉害多了,你就算是为大小姐考虑,也得把这件事情办成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胡薄荷是个孝顺的姑娘,否则的话,当初她也不会那么老实,就被胡笳带回青丘了。所以说,被逼无奈之下,这种事她一定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:“豺族族长既然敢来参加赌石大会,那么就不会想不到我们会硬抢,所以说他一定做了万全的准备,薄荷如果强行动手的话,只怕有危险!”

    胡力笑了笑:“你知道就好。你如果不想让大小姐有危险,那就多赢点,争取把豺头玉买到手,这样的话,豺族族长就是想动手,只怕也是师出无名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看来自己必须得搞到大宗上品灵石,就可以挫败来势汹汹的张山,又可以完美解决胡笳的身体问题,真可以说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赌场风云变幻,从来没有长胜将军,我能担得起这个艰巨的任务吗?但是不管担起或者是担不起,我都没得选择。因为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能让胡薄荷以身犯险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