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丘城最大的所在,就是狐族的议事大厅了,所以说这一次赌石大会的地点还是选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青丘赌石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,规模宏大,可以说妖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。

    而且赌石大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那就是大会期间不得寻仇,不得私斗,否则的话,会被维持秩序的飞狐军就地正法。所以说,大会期间秩序井然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狐族在妖界纵横了这么多年,可以说除了虎族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一族有这样的影响力,仇家或者是不对付的人也有很多。因此很多人没有参加那天的狐族和豺族联姻,反而在赌石大会期间到了青丘城。

    当我和胡力轻车熟路,再一次来到议事大厅的时候,只见门口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,以及各种坐骑。

    敢来参加青丘赌石大会的人,除了有一定本事之外,还必须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有钱。而在妖界,最硬的硬通货就是蒜条金了,所以有些大玩家需要用车辆来运输。

    胡力告诉我,门口那一辆最大的车就是虎族张山的座驾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辆座驾非常拉风,通体黄金色,车最前面有个偌大的虎头,就凭这个明显的标记,一路之上,只怕也没人敢来捋虎须。

    胡力在狐族绝对是个成功人士,他的职位虽然没有长老高,但是影响力绝对在一些排名靠后的长老之上。

    而我经过和柴志军两番战,又杀了柴忠和胡能之后,狐族之内,不认识我的人已经不多了。再加上胡薄荷是飞狐军统领,所以那些把门的飞狐军兵丁,一看到我和胡力,都陪起了笑脸。

    我和胡力进了大厅,只见一百多名好看的迎宾小姐来回穿梭,一个个都非常养眼。

    也是,狐族什么都缺,也不会缺美女,别说是在妖界了,就算是在现实世界,谁不知道狐狸精就是美女的代名词啊!

    如果没有胡力带路的话,我还真不知道,原来议事大厅后面,还是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穿过大厅,来到一个面积非常大的露天广场里,看那种规模,绝对可比现实世界里的大型体育场。

    里面的摊位错落有致,各种灵石毛料,应有尽有,一眼望过去,简直就是一个灵石的世界。

    但是我就是放出了所有的意识,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气,这就是在妖界赌石的神秘之处了。

    在各种棚子中间,有一丈多宽的过道,虽然人很多,但是绝对造不成拥挤。

    胡力叹了口气,“上一次的赌石大会规模已经够大了谁知道这一次更加空前了,这么多的灵石,就大会期间的税收,我们狐族就赚的盆满钵溢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是,不管是妖界还是现实世界,谁都不能和狐族比赚钱能力。人家在这上面得天独厚,有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但是狐族的监督相当严格,别说胡力这个财神爷,就算是大权在握的族长胡笳,也不能随意支配公有资产。否则的话,狐族的金库一打开,别说豺族那个小小的豺头玉了,就算是再贵的东西,人家也不会皱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和狐族内部派系争斗有关,大长老和族长不和,总想着取而代之,所以正好趁着胡笳需要钱治病的时候,处处刁难。

    我在电视上看过缅甸的赌石大会,那种规模和这里比起来,也是不如的。看来,狐族已经把赌石大会做成了一个品牌。还是很硬的哪一种。

    我胡思乱想着,和胡力说着话,但是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灵石,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,毕竟我对赌石并没有什么经验,也不知道胡笳为什么非要我出马。

    胡力感觉到了我的不安,呵呵笑道:“玩这个,经验当不了饭吃,我们老族长说了,运气最重要。你小子运气爆棚,所以他才让你来,准没错!”

    我可以否认一切,但却不能否认自己的好运气。

    毕竟,我能和胡薄荷成全好事,并且能够身怀五族灵力,没有好运气的话,我如今还只是省城悦来大酒店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员工而已。

    也许到现在还没有女人喜欢我,或者是在乡下老家随随便便找一个,给自己留一个后代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呢,我坐拥狐族和豺族两大美女,还和胡美丽以及飞天猫有些故事。柴志军天之骄子,甚至领会了阴阳二气,但是谁能想到,他会栽在我的手里?这些不都是运气爆棚的标志吗?

    “李明兄弟,我们到那边看看!”胡力指了指广场的西北角。我随着他的手指望过去,那边更是人山人海,呐喊声不绝于耳。心里不禁起了好奇心,就和他一起过去了。

    先看看再说,至于岳父大人布置下来的任务,就走着瞧吧,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。大不了到时候,我抢在胡薄荷之前出手,把豺头玉抢了,不就一了百了吗?

    胡薄荷有飞狐军助阵,我又不是孤家寡人,我的两个师父,大哥丑猫,飞天猫,这些都是现成的帮手啊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底之后,我的步伐潇洒多了。唯一的顾虑就是如何应对张山的挑衅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力很快挤进了人群之中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只见我的眼前有一块直径在一丈左右的灵石毛料。

    胡力那么见多识广,此时此刻都有点小紧张了。他捅了我一下:“李明兄弟,这个好像是上好的一品灵石呀。不过这么大的毛料,含量不会太高呀,这也是这么多人光看不下手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我弯下腰,摸了摸那块毛料,感觉不出什么来。没想到身上那个红盒子却掉了出来,把盖子掀开了。

    我害怕毒物跑出来,伤了人就不好办了。谁知道,一弯腰,眼皮上被那只大蝎子狠狠蛰了一下,顿时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连忙收起了盒子,心里想这只蝎子到底是怎么啦,我记得刚喂过它们时间不长,怎么脾气这么暴躁,连我也不肯放过了。

    胡力瞧见了,吓得不轻:“李明兄弟,你没事吧,那只蝎子好大呀,你身上怎么会带这种玩意?”

    “力哥,没事,真的没事!”说是没事,但是眼睛还真有点疼,我暗暗说了一声倒霉,然后使劲揉了揉。刚好我右手中指的兰花烙印蹭到了伤处,瞬间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我放下了心,心想我能得到兰花烙印还多亏了胡力呢,我刚想谢谢他,却发现怪事发生了。因为我的眼睛竟然能看到毛料中间的东西,外面那一层石头根本阻挡不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我有些疑惑了。因为胡力说过,就算是胡笳和胡一刀这种级别的,也别想透视出毛料里面的真相,这就是妖界灵石的奇妙之处了。而我虽然身怀五族灵力,但是如今的修为,和胡笳、胡一刀相比,还是差了不少的,可是我怎么能看得到呢?是蝎子的功劳?或者是兰花烙印的功劳?甚至是两者兼而有之?

    我想了很久,也想不通。既然想不通,那我就索性不去想了。特么滴,我这一次又走了狗屎运,看来想不发达都不成了。什么豺族族长?什么张山?想和我玩,看我分分钟玩死你们!

    我定了定心神,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块巨无霸毛料。只见它的心脏位置有一层鲜艳的红色,而且越往深处去,它红的越很,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一样。根据胡力教给我的基础知识,这分明是红翡翠的征兆呀!

    要知道红翡翠里面含有最纯正的灵气,所以它也是妖界最受欢迎的灵石之一,我如果得到了这块石头,一刀破开了,身上的蒜条金起码要翻个十倍往上。毕竟这块红翡翠个头非常大,足有麻将桌一般大小,少说也有好几百斤重。

    当然不卖是最好不过了,我如果拿它来修炼的话,身上的五族灵力绝对可以在短时间之内,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但我想了想,我的修炼事小,岳父大人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,毕竟我岳父健健康康的活着,我老婆才会高兴。而我老婆高兴,我的日子肯定会比蜜还甜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笔横财呀,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去。毕竟妖界卧虎藏龙的,谁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出他的真正价值所在呢?

    这么一想之后,我也顾不得自己狐族乘龙快婿的身份了,连忙挤到了最前面,想听一听它的价格是多少。

    “蒜条金一千两!”我一看到它的价格,心里也是发憷,幸亏我岳父这一次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,否则的话,眼看是块肥肉,我也没有本钱吃呀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有赌过灵石,但是我知道做这种买卖,千万不能心急。我如果迫切的想买,那么石头的主人也许会坐地起价,所以我打算先看看再说,要等到最后关头再出手也不迟。

    这时,忽然人群就像波浪似的被震开了,有人大声喝道:“让开!让开!没见到我们张长老来了吗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