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张长老是谁?”我起初还以为是狐族的那一位长老呢,可是胡力却摇了摇头,紧接着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回头一看,只见过来了几个人,正中间那一位正是我的熟人,虎族的新晋长老张山。而他周围,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壮汉,一看都是高手无疑。特别是那一位剑眉星目的书生,更是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一愣,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打这个招呼。热情相迎?我自问办不到。其实,我从骨子里最看不起的就是张山这种人,小肚鸡肠、嫉贤妒能、见风使舵、喜欢耍阴谋诡计、爱显摆等等,诸多缺点几乎都被他一个人占尽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几乎是坏到了骨头缝里,就算是柴志军都不能与其相提并论。因为柴志军的身上还是有很多优点的,比如待属下优厚、信守承诺等等。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我作为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,如果对一个虎族长老失了礼数的话,面子上过不去。

    我还在犹豫,张山这厮已经抢先迎了上来,并且像多日不见的老朋友那样,紧紧握住了我的手,嘿嘿一乐道:“李明,这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!听说你这几日在青丘出尽了风头,不但击败了豺族少主柴志军,而且还如愿抱得美人归,真的是令本长老嫉妒呀!”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我虽然心中厌恶,但还是打了一个哈哈:“侥幸而已,哪比得上你这个虎族长老,真的是实至名归哟!”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目前为止,一切都很正常,但是正常的话,就不是张山的一贯做派了,他笑着压低了声音:“怎么?你一个吃软饭的家伙,也有资格前来赌石吗?狐族大小姐给你发了多少零花钱呀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,包括胡力在内,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两个言谈甚欢呢?

    我真想当场抽他丫的,但是狐族作为东道主,我如果动手打人的话,就是失礼在先了。张山是没什么本事,但是他身边的人个个不可小觑,特别是那个剑眉星目的书生,我就不一定能赢得了。

    我仔细盘算了一下,动手好像是下下策。而张山的本意就是激怒我,先让我动手,然后他怎么收拾我,都占了礼数。我自然不能让他得逞。呵呵,你不是想玩吗?李某人就好好陪你玩一玩。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!我照方抓药,也是脸上带笑,压低声音道:“张山,我看你还是吃亏没吃够呀!这正应了那句俗话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山依然在笑:“我就在这里,等着你小子动手呢?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敢!谁不敢谁是小狗!”我淡淡一笑:“不过,这里是赌石大会,我们动刀动枪的实在不成体统。这样吧,我们就在赌石上见个高低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任从你心!”张山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就一言为定了!”我轻蔑的撇了张山一眼,事不宜迟,迟则生变,我得先把那块毛料拿到手再说,谁知道张山手底下有没有一眼看穿的高人呢?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撇,却让张山皱了皱眉头。也许是他觉得我这样做让他很没面子,就说了声:“李明,聊得正热乎呢,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”

    其实他也没有当场翻脸的意思,毕竟我们两个已经约定,要在赌石上见个高低了。可是他身边的人却并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听到没有?我们长老大人让你站住呢?你不会是个聋子吧!”看到我没有理会张山,他身后的一个彪形大汉不乐意了,不但说话难听,而且还快步赶上来,巨灵之爪闪电般伸了出来,抓向了我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我连躲也没躲,直接用了猫族的一招灵猫蹬腿,飞起一脚后蹬腿。那人淬不及防,小肚子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没下狠手,所以只用了三分力气。但饶是如此,这家伙也是脸色苍白,一脸痛苦的弯下了腰,就像是一只大虾米似的。我瞧见那个剑眉星目的书生瞳孔一缩,心里一惊,做好了先以手为强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个好事者惊叫起来:“有人打架!”这一声不打紧,在场地周围巡逻的飞狐军兵丁迅速靠拢过来,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家伙喝道:“什么人胆敢在这里闹事?难道是吃了熊心豹胆了吗?”

    妖界和现实社会差不多,这种可是各界名流云集的地方,所以对闹事者很不友好,一旦抓了现行,处罚极为严厉。轻者逐出会场,重则废了灵力,甚至丢掉性命。想来也是,作为妖界最具盛名的青丘赌石大会,狐族如果连治安问题都搞不好,那么这样的赌石大会也就没有了办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我冲着那个小头目笑了笑:“胡三,没事没事,这位来自虎族的朋友突然肚子疼,老毛病了,吃点药,一会儿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我这个理由很牵强,人群里甚至发出了嘘声。但是我是谁呀,虽然没有在狐族担任任何职务,但是前一任的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就死在我的手里,况且现在飞狐军统领是我老婆,胡三不信也得信呀:“原来是姑爷您呀,有您在那就一切平安。”

    那个彪形大汉心里不服,刚要说些什么,却被张山抢了先:“这位小哥放心吧,我们虎族都是有素质的,是绝对不会闹事的。”

    张山是虎族的新晋长老,如今在虎族大权在握,他这么一表态,那个偷鸡不成反失一把米的家伙,也只能把嘴里的话重新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看那人不吭声了,一旁的胡力喝道:“既然没有事,你们还是继续巡逻吧。”

    他是胡薄荷的心腹,胡薄荷既然当了统领,自然少不了他的好处。如今在飞狐军挂了一个佐领的职位,虽然不怎么管事,但是也能对胡三这种小角色呼来喝去了。

    那些飞狐军兵丁看我们几个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,连忙打了声招呼,然后离开了。而那些围观者看事情并没有恶化下去,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。

    等闲杂人等离开之后,张山贴着我的耳朵道:“小子,知道我为什么刚刚没有借题发挥,把你赶出会场吗?”

    我没吭声,但是我知道张山并不是怕了我这个东道主。要知道他可是虎族的长老,就算是胡笳在此,也得给他三分面子。刚才的事情我的确是有些冒失,如果被张山抓住小辫子不放的话,那么还真有被逐出会场的可能。那样一来的话,我可就糗大了。任务完不成不说,还丢人丢到家里边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清楚,刚刚张山之所以没有赶尽杀绝,绝对是没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果然,张山乐呵呵地说:“我还想和你好好玩玩呢?就这么把你赶走了?谁陪我玩呀?你放心,我保证这一次玩的你*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容易让人想歪了,如果被人听到的话,还以为我们两个之间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呢。但是我明白,张山并没有让我捡肥皂的意思,他恨我入骨,只是想更加残忍的羞辱我。在他的意识里,就这么把我赶走了,实在是太便宜我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张长老,我敢保证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张山皮笑肉不笑道:“是吗?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要知道,如今虎骏可没在这里,看谁能护着你?胡笳嘛,就看他有没有和我们虎族作对的胆量了!”

    一个小插曲过后,看到已经有人对那一块毛料出价了,如果不是张山在场,我早就凑上去了。

    张山这个人虽然缺点很多,但是能力还是非常出众的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年纪轻轻,就能手握整个虎族的财政大权。

    我害怕被他看出破绽,就来了一个以退为进,指了指那块巨大的毛料:“张长老,这个东西看着不错,有没有兴趣和我玩一玩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之后,我的一颗心也是七上八下的,真的担心这小子万一来一个顺水推舟的话,我就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了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!张山冷冷哼了一声:“李明,在这种大会场里,能有什么好货色,我希望你能凑足了本钱,然后去小会场里和我一决雌雄。我在那里等着你哟!”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,很硬气的回答:“我一定去,张长老,我们狐族向来好客,所以说我一定不会让客人失望的!”

    “好。只不过有些诺言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兑现的!”张山带着人大摇大摆的走了,他们的目的地,正是那个小会场。

    我听胡力说过,青丘赌石大会,大会场里虽然人多热闹,但是重要性和成交量却远远比不上小会场。

    这里的小会场就好像现实世界里的vip包间,里面陈列得几乎都是最上品的灵石,想进那里并不需要什么显赫的身份,和出类拔萃的修为,只需要五千两蒜条金就行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