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那可是五千两蒜条金呀!作为堂堂狐族的族长,胡笳这么多年也才攒了三千两蒜条金,这么一想,就应该知道五千两蒜条金是什么概念了。就整个妖界来说,能一下子拿出五千两蒜条金的人并不是太多。

    在没有遇到这块红翡翠之前,我还没有把握自己能在短短几个时辰之内,就赚两千两蒜条金,但是如今,我已经成竹在胸了。因为只要我能把那一块巨型毛料弄到手,起码能赚三千两以上。

    胡力并不知道这些,反而一脸纳闷的问我:“李明兄弟,你刚刚大话已经撂出去了,如果到时候蒜条金凑不够,你我兄弟的脸都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我故意哭丧着脸说道:“真凑不够的话,我就离开青丘,跟着你到外面混去,反正你名下那么大的青丘集团,还会少我一口吃的。”

    胡力当了真,急忙摇头:“别,你可是我们大小姐的爱人,如今大小姐身为狐族大总管和飞狐军统领,绝没有离开青丘的道理。况且,你们小两口刚刚团聚,我难道就那么残忍,继续让你们两地分居吗?”

    胡力说着,突然一咬牙道:“为了老族长的病,为了你和大小姐的幸福,我豁出去了,大不了等会我挪用一下公款,怎么着也不能让张山站在咱们的头上拉屎。”

    “胡力大哥,谢谢你!”我拍了拍胡力的肩膀,患难之际见真情,由此可见,这个胡力对我和胡薄荷那真是没说的。要知道狐族对挪用公款者处罚非常严厉,弄不好连命都会搭进去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也用不着你去冒着风险挪用公款了。因为我已经找到生财之道!”我指了指那块巨大的毛料。

    胡力傻眼了:“李明兄弟,这块东西看上去是好东西,但是撑死了也就赚个三五百两的,想一下子赚几千两,根本没那个可能!”

    “眼下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!”在胡力疑惑不解的眼神当中,我带着他又挤到了那块巨大的翡翠毛料旁边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围观者众多,但是由于摊主的标价太高,所以这么长时间了,并没有人真心出价,只有几个做了几番蜻蜓点水一般的试探,出了三二百两蒜条金试了试,看摊主并没有出售的意思,也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东西可是标价一千两蒜条金吶,对于在大会场的参与者来讲,已经算是天文数字了。倘若是一不小心走了眼,那可是要血本无归的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和张山有了约定,那我就不能墨迹,速战速决才是唯一的选择。因为越是迟疑,事情就容易产生变数。

    因此,我大咧咧地走上前去,指了指那块大石头:“老板,这东西我要了!”

    我这一句话,就像是在水潭里扔下去一块大石头,顿时热闹开了,周围的人议论纷纷:

    “这小子看着年纪不大,会不会是逗那个老板玩呀,要知道那可是一千两蒜条金吶,他能拿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我看这小子就是逗老板开心的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呀!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?他叫李明,是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!豺族的柴志军牛逼吧,那可是小小年纪就能领会阴阳二气的人物,可是你猜怎么着,就让这一位一刀给解决了。如今虽说还没坐实死讯,但是脖子上挨了一下胡家刀法,想活也没那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李明?看着就像一个文弱书生,怎么会那么厉害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一位就是胡薄荷大小姐的夫婿李明公子?真的是帅气呀,有我几分年轻时候的风采!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,看你长得就像狗不肯南瓜似的,能和族长的乘龙快婿比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,可是他能拿得出来一千两蒜条金吗?再者说了,打架厉害,并不见得赌石就厉害。他这一次如果赌输了的话,只怕狐族大小姐晚上会让他跪床头的!”

    “一千两蒜条金算什么?你看见李明公子旁边的那一位吗?那可是青丘集团的掌门人胡力。要知道青丘集团可是外面世界里的龙头老大,拿出来一千两蒜条金还不跟玩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呀!青丘集团就算是再有钱,也是整个狐族的产业。胡力除非是挪用公款,要不他也拿不出来一千两蒜条金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议论纷纷,反正说什么的都有。而我和胡力相视一笑,并没有将这些言语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摊主看上去就像是个猫头鹰,也不知道是属于翼族还是猫族,不过做生意和气生财的道理,还是执行的挺到位的,一听说我要买这一大块毛料,脸上的笑容顿时就灿烂起来。

    看样子他也听到了周围人们的议论,知道了我的身份,像我这样的人,又是在青丘的地盘上,是不可能忽悠他的。

    妖界做生意不同于现实世界,因为这里的人大多比较豪爽,并不喜欢讨价还价。相应的,漫天要价的也没有。在妖族的价值观里,讨价还价就是从别人嘴里抠东西吃,所以向来被看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我来自现实世界,讨价还价的观念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,更何况,这么高的价位,随便磨下来一些,都够我们一家子消费好几个月的。

    于是,我笑得比摊主更加灿烂:“老板,价格好像贵了点儿,能不能便宜一些呢?”

    摊主有些意外,看样子是很不明白,我作为堂堂狐族的乘龙快婿,怎么能干出讨价还价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呢?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也发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嘘声。胡力作为狐族和现实世界联系最紧密的人,并不觉得讨价还价有什么不妥,但是他知道入乡随俗,所以就捅了我一下:“兄弟,这一下丢人了吧!”

    我并没有一丝一毫无地自容的感觉,反而喜滋滋地说:“丢人只要别丢钱就行!谁知道豺族的豺头玉会出什么价位呢,所以呢,现在能省一点是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佩服!”胡力从嘴里说出来这两个字,就不再言语了。

    我面不改色地继续向摊主出招:“老板,如果不能便宜的话,我就不买了,毕竟这个价位实在是太高了!”

    摊主急了,他好不容易等到了我这一个实心买的,怎么着也不能放走呀:“李公子,你是大人物,听说还是我们翼族王涛长老的徒弟,不看僧面看佛面,别的不说,就凭你前几天为我们翼族大涨脸面的份上,我就给你便宜……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来是没有考虑好给我便宜多少,所以一直在肚子里面合计。

    我趁机说道:“老板,一口价,八百量蒜条金,你同意的话,咱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摊主急了:“李公子,我这块毛料来的并不容易。为此还伤了好几个兄弟呢?再加上这么大的个,运到青丘就花了不少呢,你总得让我们有得赚吧。”

    看我没吭声,他继续说道:“李公子,你这也太过分了,一张嘴就少了两百两蒜条金,我如果卖了的话,就没啥赚头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在现实世界,我肯定非这个价位就不买了,但是这可是妖界,摊主所说不用问也是实情。这位摊主既然是翼族的,那么我那位便宜师父王涛的面子就不能不给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老板,相逢即是有缘,这样吧,你我各退一步,九百两,你看如何呢?”

    摊主考虑了一会,终于点了点头:“好吧,就当交李公子这个朋友了。我以后还会来青丘混生活,到时候就请李公子多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有事直接去狐族总舵找我!”说定了价格之后,我当场输了九百两蒜条金给了这位翼族老板。

    胡力看样子也是心里直打鼓:“兄弟,是在这儿开呢?还是换个地方?”

    我琢磨了一下,如果当着这么多人开,把红翡翠开出来之后,肯定会引发轰动,那么这样的消息肯定会传到张山和豺族族长的耳朵里,那样的话,我再和他们玩的时候,就没有什么后招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里是我们狐族的地盘,随便找个隐蔽的地方开,那也是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的想法给胡力说了,他看我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,也没说什么,就叫了十几个飞狐军兵丁,然后用了摊主的车,把这块巨石拉到了赌石大会专用的开石地方。

    胡力做生意这么多年,绝对是个老江湖了,看我如此慎重,自然看出来这东西非同凡响,就只留下了几个心腹,然后把闲杂人等打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妖界不比现实世界,这里并没有什么电锯。在这里开石头,用的是刀,很大很厚的刀,然后找几位刀法好、力气大的,专门负责开石头。当然,这种精度和电锯没法比的。所以每一次开石头,都要有一定的折损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那几位膀大腰圆的开石工,担心他们开偏了,那价位非得掉下去一大截不可。这么贵重的红翡翠,再小的折损,也值老鼻子的蒜条金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