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了想,又看了看背后的那把黝黑的柴刀,心里想,这种伙儿还是我自己做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,我有胡家刀法和五族灵力,又能瞧见石头里红翡翠的位置,自己来开的话,是最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,劈出一大块红翡翠只不过是手起刀落的事情。

    望着那么大块的红翡翠,感受着它涌动的灵气,胡力也很激动,立即安排人拿到小会场出售,而我们两个就在外面等消息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东西,出手自然很快,价格也很公道,四千五百两蒜条金。这样,加上我买毛料剩下来二千一百两,我手里一共有了六千六百两蒜条金,而小会场只需要五千两的敲门砖,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赌石之旅的第一桶金就如此丰厚,看得胡力直摇头:“李明兄弟,人比人气死人,你小子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?一个人偶尔走狗屎运没什么,难得的是一直走狗屎运。说心里话,我都有些羡慕你了!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一路说笑着,往小会场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上,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李明,你新婚燕尔,不再洞房里和我们大小姐耳鬓厮磨,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我一回头,顿时愣住了:“胡大姐,你怎么也有兴趣来参加赌石?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一出口,我一时间想起了现实世界里,湖南著名的花鼓戏《刘海砍樵》,在那里面,刘海也是这样称呼一个狐狸精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胡美丽的胸怀够坦荡的,她和我之间以前的关系稍稍有些尴尬,但是却在言语之间却能做到这样自如,着实是令我辈汗颜。

    如果说胡美丽以前不会打扮的话,那么现在给我的感觉绝对是惊艳。虽然还是玉面朝天,但我感觉自从她的心结打开之后,整个人漂亮了许多,再加上一件得体的米黄色裙子,更加衬托出了玲珑的身材。更难得的是,只不过是数日不见,小丫头的身材似乎也长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她从胡一刀身上继承的那种落落大方、舍我其谁的气质,才是最难得的。因为这样的女人虽然不会小鸟依人,但绝对每时每刻都充满自信。

    胡美丽笑了笑:“铁蛋,不不不,应该叫你李明师弟,不瞒你说,做生意我可是一把好手,赌石吗,也经常来玩。不过略显遗憾的是,我刚刚兜了一圈,并没有见到什么好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好货色已经被在下捷足先登了,你能见到才叫许仙进洞房——日怪呢?”不经意间想起这个很俗的歇后语,我突然感觉自己比许仙还牛逼,因为无论是和我修成正果的胡薄荷,还是如今已经水到渠成的柴娟,也都不是凡人吶。呵呵,没想到自己也挺日怪的,毕竟许仙只有白娘子一个,而我起码是两个。

    胡美丽哪里知道我的心理活动,不过她看我没吭声,就问道:“李明,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呢?是不是又想我们家大小姐了?”

    尴尬了,这点小心思差一点儿就被这丫头捕捉到了。我这九零后的老脸一红,连忙掩饰道:“说什么呢,我和薄荷已经老夫老妻了。”

    与另外一个女人谈自己的夫妻感情,总归有些说不出口的感觉,我连忙岔开了话题:“大会场是没啥好东西了,我和胡力大哥要去小会场转转,你要一起来吗?”

    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没想到胡美丽却当真了:“说句老实话,我真的挺想去的。只不过想进入小会场,必须要亮出五千两蒜条金,我可没有那么多钱!”

    你说胡力,这种事情他在一旁不出声就算了,还跟着瞎参合:“美丽啊,其实只要你想去,办法还是有的,只不过需要你委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胡力大哥,什么办法?你快说说看!”小丫头一脸的兴奋:“赌石大会在青丘开了这么多年了,我还没进过小会场呢?听说里面全是好东西,我真的想一饱眼福。”

    胡力微微一笑道:“美丽,哥哥我如今在飞狐军挂了一个佐领的虚职,如今不管是大会场还是小会场,安保工作都是由我们飞狐军负责的,只要你成为了飞狐军的一员,那么想进入小会场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吗?”

    胡力真的是好算计,利用胡美丽急着想进小会场的心理,一下子就把她拉进飞狐军里了。要知道这丫头家学渊源,绝对是一把好手,更关键的是,她身后还站着一尊大神胡一刀呢。

    本来飞狐军由族长千金掌管,声势就不小了,如今再加上胡一刀父女,那就更是了不得了。今后,就算是那些长老想找毛病,只怕也得掂量着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小丫头挺爽快的就答应了:“胡力大哥,多谢你呀。不就是加入飞狐军吗,我答应了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胡力笑得就像个一朵花似的,连忙将自己的腰牌递了过去:“美丽,以你的本事,自然不能从小兵做起。这样吧,我这个佐领就归你了。你有空了就管管事,没事的话在家里歇着也成,反正不用每天签到,就有银子可以拿。”

    胡力那可是胡薄荷的嫡系,自然当得了这个家,况且我这个飞狐军统领的夫婿不是也在这儿吗,好歹还是会起点作用的。比如吹吹枕头风什么滴。唉,在青丘这个地方,男人仅仅是有钱有实力还是不行的,等我把豺族族长的豺头玉搞过来之后,怎么着也得弄一个类似于胡一刀那样的长老玩玩,省得有人再挖苦我吃软饭。

    胡力就是胡力,一张嘴说出的条件就是胡美丽不能拒绝的,偌大的青丘,谁不知道胡美丽一来喜欢银子,二来不喜欢被约束,而胡力此举一下子就把这两个难题全部解决了。这样一来,胡美丽能不死心塌地的给飞狐军效力吗?

    果然,胡美丽大大方方的接过了腰牌,往袖子里一塞,想不到这个丫头,转眼之间,就成了飞狐军的佐领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看来也是这里的熟客了,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在了前边。

    我跟在后边拉了拉胡力的衣襟:“我说大哥,你就是想把胡美丽拉进飞狐军,也不用急在一时吶,这样一来,我们一起进入小会场赌石,那岂不是就更瓜田李下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胡力笑了笑:“这样的好机会你以为说与就能遇到的,这样一来,胡一刀就牢牢被绑在族长的战车上了,今后族长和大小姐办什么事,看哪一个长老敢跳出来呲牙?”

    我有些郁闷:“你这样做是在理,可是我怎么有种被利用的感觉呢?”

    胡力狡猾的一笑:“你才知道呐!今天如果没有你在,你以为胡美丽能答应的这么痛快吗?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飞狐军佐领了,以前族长亲自上门,请这丫头出马管理狐族的财权,小丫头还没有答应呢?”

    我瞟了胡力一眼:“胡力大哥,你这么做,薄荷知道吗?要知道擅作主张,有时候也是要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胡力对我的敲打丝毫不惧:“兄弟,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,你应该知道吗?更何况,我这也是为了公事。为了狐族的安定考虑,大小姐就算是做出点牺牲,也没有什么不妥嘛!”

    我无语了,弄来弄去,原来自己成了牺牲品。

    说话间,我们三个已经到了小会场的门口,胡力突然一拍脑袋:“兄弟呀,你陪着美丽进去吧,哥哥我只怕是进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呀,你搞什么飞机呀?”我心里一惊,不知道胡力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当然,这句话的意思只有常在现实世界混的胡力能听懂,胡美丽估计不知道飞机是啥玩意。

    胡力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兄弟呀,我可是凑不够五千两蒜条金的,本来我打算以安保人员的名义陪你进去的,可是如今既然把腰牌给了美丽,那就只能让她陪你了。反正你们师姐师弟的,又不是外人,借着这个机会,多亲近亲近也成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话,我的脸都有些红了。胡美丽倒是一切正常。不过我真希望这丫头当场把腰牌还给胡力,那就好玩了。可惜她并没有这个意思,反而冲着胡力伸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我把胡力拉到了一边:“大哥呀,别闹行吗?就算你的私房钱凑不够,但是我就不信以你青丘集团掌门人的身份,区区五千两蒜条金能够难住你?你也别说什么挪用公款,难道你代表青丘集团来参加赌石,那些长老还能说三道四吗?”

    “轻点轻点,兄弟,你知不知道你如今手重,可不是那个当初我在河洛遇到的愣头青小子了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真滴假的,胡力呲牙咧嘴的喊着疼,然后说道:“其实,这是族长的意思。他让我尽量创造你和美丽接触的机会。还有,族长说了,对胡一刀最好的拉拢办法,就是大家结成亲戚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