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结成亲戚?没想到胡笳是这么算计的?”我一愣:“这事儿你们大小姐知道吗?”

    胡力撇了撇嘴:“这种事情关系到我们大小姐的终身幸福,族长当然不敢自作主张,所以找大小姐商量了一下。大小姐本来是死活不同意的,可是后来知道了族长身体的状况,也是极力赞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我一下子傻眼了。以前我打算在青丘的时候,尽量躲着胡美丽,免得见面时候尴尬,没想到这一次是带着任务,要和她接触,而且是亲密接触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个任务对别人来说,相当艰巨,但是对你来说,就是轻车熟路了。女人嘛,多一个多一种快乐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胡力本来在我面前,一直以正人君子出现的,没想到还有这么猥琐的一面。

    这厮走就走了,没想到刚走两步又拐了回来:“兄弟呀,别想着胡美丽是难以下手哪一种,其实这丫头挺好看的。只要你和她亲热了一次,她就能破除魔咒,回到原来的容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,老子心烦着呢,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我吼了胡力一句。

    这厮脸皮厚着呢,呵呵一笑:“兄弟,我手下好几万员工呢?你能这么吼我,是不是成就感特别强烈呢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根本不给我再一次吼他的机会,就屁颠屁颠地走了。我有些不明白,就他这副德行,是如何让青丘集团成为现实世界里的行业老大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胡美丽叫我了:“李明,你干啥呢?该进去了!”

    心烦归心烦,任务还是必须要完成的。我仔细想了想,这一次赌石大会,我竟然揽下了三桩任务。其一,就是挫败张山;其二,就是顺利拿到豺头玉;其三吗,还得讨胡美丽的欢心。

    就目前来说,对付张山虽然棘手,但是我丝毫不惧。至于从豺族族长那里得到豺头玉,我也没啥好担心的。因为只要他开出价钱来,就没有什么不能谈的。

    可是胡美丽这边,我心里的确是有些难为情。毕竟当初她对我穷追猛打,而我却是一个劲的拒绝。现在倒好,风水轮流转,还没几天,却让我主动了。这让我想起了非常著名的一句话: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”三十年太久,按我如今这种情况,三天就已经河东河西了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我心里是怎么想的,胡美丽还是一如既往的落落大方,和我一起进入了小会场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我突然有些自惭形秽了。人生在世,有那么多的想法干什么,累不累呀?像胡美丽如今这样,该多好。但是,有些事情,确实让你没得选择。就像我,既然是胡薄荷的夫婿,那么狐族的事情和胡笳的事情,我就不能无动于衷,这就是责任。再比如说张山,是他找上门来挑衅,我能躲得过去吗?

    由于我的搭档由胡力换成了胡美丽,耽搁了一些时间,所以我和胡美丽进入小会场的时候,里面几乎已经人满为患了。听胡力说,往年没有这么多人来呀,今年到底是什么情况?难道就是因为我李某人横空出世了吗?

    我一进门,就看到张山那一帮人就在西北角那边,这厮正在滔滔不绝的说些什么,身边站了一大帮阿谀奉承之徒。

    我手上的蒜条金其实已经不算少了,但是那要看和谁比。如果和张山比的话,就未免有些寒酸了。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我并不想这么早就和他对上。我琢磨了一下,还是避其锋芒,四周转转,再扫一些货,让自己的荷包鼓一些,那样胜算也就大一些。

    我带着胡美丽故意往张山的反方向走,说是小会场,其实这里一点也不小,占地面积竟然不比议事大厅小。一路走来,几乎所有的摊位人都比较多。时间就是金钱,总不能这么闲逛下去吧,我们两个就随便凑到了一个摊位前面。

    那位老板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,长相很特殊,一眼就能认出来他来自豺族。他看到我们两个之后,急忙热情的上来打招呼:“我这里的毛料有两种,一种是全赌,另一种是半赌,不知道公子要选那一种玩法呢?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指了指胡美丽:“女士优先,这种事情,最后还是小姐说了算,公子还得靠边站呐!”

    胡美丽嘟了嘟嘴:“李明,你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?”话虽是这样说,但是胡美丽明显很受用。

    胡美丽虽然没有进过小会场,但是大会场和小会场的规则基本上一样,所以像半赌和全赌这种基本常识,根本难不住她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,只见对面的大货架上,摆放着一长溜形色各异的毛料,被切开已经出绿的那种就是半赌,而完好的毛料就是全赌,比如说我得到红翡翠的那块石头,就是全赌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胡美丽,只见她很有兴致:“来都来了,那就玩玩吧,看看我们两个谁的运气好?如果我赢了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。如果你赢了,我答应你一件事情。你敢还是不敢?”

    这个丫头,不知道打的是什么鬼主意,竟然和我玩起了赌中有赌。我本来想拒绝的,因为我的眼睛如今可是开了挂,赢她很没意思。可是当着这么人的面,自己总不能被一个小姑娘吓住吧,于是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吧!”摊主好像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,因为我们两个赌得越大,他的生意就会越红火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那些全赌毛料,对胡美丽说道:“胡大姐,要赌就赌刺激一点儿,半赌没啥意思,玩全赌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赌石赌得就是未知性,讲究的是以小博大,这样不管是输还是赢,要更加痛快一些。胡美丽是个痛快人,自然对我的提议没有异议了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自从被蝎子蜇了一下之后,我一眼就能看到什么石头里有货,以及货物的品质和大小,所以我只是装模作样的浏览了一遍,刚要选那一块里面有玻璃种的毛料,没想到却被胡美丽抢了先:“我选这一块,你选吧!”

    不会吧,难道胡美丽的眼睛也被蝎子蜇过?我对着她使劲瞅了瞅,不像啊,就这种眯缝眼,如果再被蝎子蛰一下的话,那就看不出来眼睛在哪儿了。可是胡美丽怎么会选中这一块石头呢?难道她也走了狗屎运?

    胡美丽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李明啊,我有那么好看吗?或者是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才知道自己好看呐!”我打趣了一下,然后转移了话题:“没想到你还是行家呀,这第一局我不用选了,认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有些惊讶:“不会吧,李明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我摊了摊手:“仅仅是第一局而已,为了赌得尽兴,赌得公平,怎么着也得三局两胜吧!”

    “三局两胜就三局两胜,难道本姑娘害怕你不成?”胡美丽的豪爽劲儿一上来,那可是不亚于胡一刀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我想了想,还是随随便便选了一块石头,免得被摊主看出什么破绽来。

    我问了问价格,两块加起来一共要一百两蒜条金。

    我没有还价,不过老板很够意思:“你是叫李明吧,说起来还是我们豺族的姑爷呢,不看僧面看佛面,看在我们柴娟大小姐的份上,我就给你打八折吧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听了很诧异:“怎么?你什么时候成了豺族的姑爷了?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的呀,一个凡人,竟然是两大妖族的姑爷!”

    这到底是夸我还是挖苦我呀,可是这种事情是不能过多解释的,我连忙付了蒜条金,然后岔开了话题:“胡大姐,是让摊主大哥切呀,还是我们自己切?”

    胡美丽哼了一声:“难道你没有刀吗?我的反正是我自己切,如果你不想自己动手的话,本姑娘倒是可以代劳的。不过,丑话说到前头,代劳费可是不低吶,十两蒜条金!”

    这个臭丫头,敲竹杠敲到我头上了。我笑了笑:“对不起,师姐,好像我也会胡家刀法哟,况且师父的那把刀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就像早就知道我会这么说似的,把自己的石头递了过来: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就麻烦师弟了。对了,你的刀法既然叫胡家刀法,想必不会对胡家大小姐受什么代劳费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!不会!”我慌不迭的说道。唉,谁能想到,当初我不管是面对飞天蜈蚣王道人,还是遇到张山,甚至是碰上豺族少主柴志军,无一不占了上风,但是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,我在面对胡薄荷、柴娟,还有眼前的胡美丽的时候,却总是被算计。

    我把两块石头摆好了,然后刀出如风,瞬间就切开了。我选的那一块最差,什么也没有,但是胡美丽选的哪一块,却引起了全场惊呼。别的不说,仅仅是这一块玻璃种,已经能值五百两蒜条金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