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观的人本来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,好像出气的声音大了,就会把好东西吓跑似的,双眼更是眨都不敢眨一下,盯着这边看。等我的柴刀一收回去,就曝出了一个满堂彩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丫头手气真旺,随随便便挑一块石头出来,就是一块玻璃种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虽然说个头不是很大,但是没有一点杂质,绝对能卖上一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不如这样吧,我出五百两蒜条金,不不,五百五十两蒜条金,买你这块玻璃种!”

    “我出六百两蒜条金!”

    “我出六百五十两蒜条金!”

    胡美丽真是干脆,当场就把东西转手了。

    初战告捷,几百两蒜条金到手,这丫头还吧唧了一下嘴:“呵呵,就这几百两蒜条金,够我卖几十年白面馒头的了!”

    这话真够气人的,不过摊主也很有意思,并没有嫉妒胡美丽,而是看了看我说道:“李公子,上一步地狱,也许下一步就是天堂了,怎么?再试一块?”

    胡美丽倒是没有过多的惊讶,只是看了看我说道:“李明,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,竟然早就知道本姑娘要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狗屎运而已!”我苦笑着说道:“人这一辈子,谁还不踩到几块狗屎呢?”

    胡美丽上下左右打量我一番: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,你这个人脚底下怎么遍地都是狗屎呢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胡大姐,你这是夸我呢?还是损我呢?”

    摊主挠了挠头,看样子根本听不出来我们两个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和胡美丽又玩了几局,这个丫头真的是不简单,竟然能和我有来有往,不过她占了先手,等我们战完第七局的时候,她总比分四比三领先。

    这个摊主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,我虽然只是赢了三局,但是腰包里又多了一千两蒜条金,而胡美丽更加恐怖,收益已经达到了两千两蒜条金。

    不过摊主也赚了不少,因为我们两个的斗法吸引了不少过来赌石,所以我和胡美丽离开的时候,他特意给了我一块腰牌,说如果我今后去豺族的时候,凭借着这块腰牌,能得到许多帮助。我问了一下,原来这个摊主名叫柴东,兄弟四个都在豺族明月城打理生意,在明月城有着一定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我其实并不想要的,一来我并不打算去豺族,因为柴志军的事情,我和豺族之间,如今已经势同水火,我前往明月城不就是飞蛾扑火吗,我才没有那么傻呢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就算是我和豺族化干戈为玉帛了,有柴娟在,我在明月城也不用别人帮助什么。但是多个朋友多条道,最终我还是把腰牌收下了。并叫过来一个飞狐军兵丁,让他去告诉负责这里的胡九,就说是我说了,让他把柴东的税收全面了。出来混,投桃报李有时候还是必须的,特别是当别人对你发出善意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然,我根本没有想到,后来不但去了明月城,而且如果不是柴东救我,只怕能不能活着出来,还不得而知呢?不过,这都是后话而已。

    我和胡美丽并肩而行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这一次的赌局我输了,回想起我们定下的赌注,我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想让我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万一她让我娶她,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?按理说,是应该答应的。毕竟她对我有救命之恩,还有授艺之恩,如果没有她传给我胡家刀法,我不可能那么顺利就把柴志军给解决了。再加上有胡笳的授意,还有胡薄荷的默许,我和她成全好事才是各方面都需要的结果,也是皆大欢喜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是,我总觉得感情的事情应该是独立的,不能和任何利益纠结在一起。如果胡美丽真的用赌注来让我和她成亲的话,处于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准则,我会答应。但是在我内心深处,肯定会对她划上一道。

    终于,胡美丽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:“李明,我记得咱俩儿开始赌石的时候,曾经说过,谁输了就答应对方一件事情,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但还是点了点头:“当然算数!胡大姐,不管你让我做什么,就算是要我这条小命,我也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终于还是来了,看来这位胡美丽也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光明磊落,由于心里面对她有了看法,所以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,相当的不中听。

    可是胡美丽却不以为然,好像并没有看出来我的脸色不对头,依然喜滋滋的说道:“好端端的,我要你的小命做什么?既然你答应的这么爽快,那么本姑娘也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哟呵,还不客气!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一些。这话说的,好像她什么时候客气过似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正一个劲儿地吐槽呢,忽然胡美丽一指前面:“李明,那是什么东西?好漂亮呀!就像是一串红灯笼似的。肯定很好吃,你去给我买一串来!”

    闹来闹去,原来不是逼我成亲,而只是让我给她买东西呀!我看了看胡美丽,只见她的眼神里一片坦然。呵呵,闹了半天,原来是自己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如果这里有个地缝的话,我真的恨不得钻进去。

    突然,我对着胡美丽深施一礼道:“胡大姐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胡美丽笑了:“李明,我叫你买东西给我呢?你干嘛道歉呢?是不是反悔了,不想给我买了?当然,我自己有钱,可以自己买的。但是我想啊,不花钱的东西肯定会更加好吃!”

    这个傻丫头,我噗嗤一声,被她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买!我这就去给你买!”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,原来是有人在卖冰糖葫芦。

    冰糖葫芦是现实世界的产物,妖界本来是没有的,难怪胡美丽没有见过。我走过去问了问,原来卖家是青丘集团的人,这个胡力,做生意真是一把好手,连这种主意都能够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买三串五串的,可是想了想之后,就掏出一块蒜条金,直接把一杆子全都买了过来。可是人家死活不要钱,还说我手上有兰花烙印,如同他们总裁亲临,那一杆子冰糖葫芦,就全送给我了。

    这个胡力,办事真是地道。既然是他的好意,那我只好勉勉强强收下了。

    当我扛着冰糖葫芦走到胡美丽跟前的时候,这丫头眼睛都直了:“李明,我只不过想尝尝而已,你怎么连杆子都买过来了?”

    我来了一个打肿脸充胖子:“这东西又酸又甜,绝对好吃。你不是没吃过吗,让你一次吃个够!”

    胡美丽小心翼翼地拔下来一根冰糖葫芦,身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猛地点了点头:“真的很甜!这东西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一个人在专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,往往是最好看的。而一个女孩子,在如此小心翼翼地面对一种食物的时候,更是好看。胡美丽的样子让我有些呆了。我真的不明白,她的容貌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,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怎么如此天差地别呢?

    胡美丽轻启贝齿,轻轻地咬了一口,然后叫出声来:“李明,我知道你不会骗我,果然又酸又甜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我这一辈子都不会骗你的!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的,难道就这么快向她表白了?不会吧!

    就在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却发现胡美丽好像并没有听到我在说些什么,她的心思如今全在冰糖葫芦上,已经从最初的浅尝辄止,变成了大快朵颐,什么吃相,什么公共场合,她全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美丽真的是一个吃货,我们只不过往前走了四五百米的光景,一杆子冰糖葫芦竟然让她吃光了。

    吃光了不说,她还拍了拍自己的肚子:“李明,我吃饱了。真的谢谢你哟,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,最好吃的东西。除了又酸又甜之外,最重要的是还不用花钱!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傻眼了,这到底是什么人哟,整个人都好像钻到钱眼里了!如果说她的前半句话让我有些感动的话,那么后半句话却让我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我再仔细想想,却觉得胡美丽根本不是爱财如命的人。否则的话,就凭刚刚我们两个的赌注,她让我掏出身上所有的财产,我也只能乖乖地双手奉上。而她呢,只用几十串冰糖葫芦,就打发掉了。

    而正是这小小的几十串冰糖葫芦,却让我对胡美丽的好感增添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把冰糖葫芦的杆子随手交给了旁边的一位飞狐军兵丁,然后和胡美丽又往前走去。大概走了一百多米远吧,我的目光突然停留在正前方的一块毛料上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说话呢,却听见了胡美丽在小声嘀咕:“天呐,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块蓝冰翡翠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