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锤了,这个丫头估计和我一样拥有者一双透视眼!可是胡力不是说过,妖界里的透视眼不是在赌石大会上不管用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当然,眼下不是琢磨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拉着胡美丽快步凑到了那块毛料前面。我能清楚地看到,这块毛料有桌子大小,入石十几公分之后,就是一片蓝汪汪的颜色,非常的清澈,非常的透亮。这么大的蓝冰翡翠,少说也有四五十斤重,估计价格要超过那一块巨型红翡翠了。

    看我打上了蓝冰翡翠的主意,胡美丽也就没有过来凑热闹,而是随便一扒拉,就弄出来一块帝王绿翡翠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,她挑的这块翡翠毛料,价格也不会低。呵呵,我们两双透视眼一起出手,肯定能够横扫青丘赌石大会,什么张山之流的,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看了我一眼:“没想到这个小会场,竟然遍地是狗屎呀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既然她并没有把话说透,那我们两个就彼此心照不宣了。

    和以前柴东的摊位相比,这里可以说是小会场的中心地带,所以管理的也相当规矩和严格。摊主将所有的翡翠毛料都做了编号,然后现场进行投标。而我看中的蓝冰翡翠编号是5988,胡美丽看中的帝王绿的编号是5987,我就发发和我就霸气,寓意不错,我喜欢。

    我问了问,如今5988号翡翠毛料叫价一千两蒜条金,而5987号翡翠毛料叫价更高,达到了一千五百两蒜条金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在中心地带赌的商家个个是高手,都看出了这两块是好东西,我耳朵尖,听到他们商量着填写投标价格,价位还在一直涨,只不过涨幅是在慢慢递增,每次一百两那一种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给自己看中的那块蓝冰翡翠投了三千两,这个价位应该能够顺利拿下,而且到时候一转手,再赚个五千两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舍不得老婆抓不住流氓。而一向视钱如命的胡美丽,到了该大方的时候,也是绝不含糊。把那块帝王绿也飚到了两千两蒜条金的高价。

    我们把投标价位写好之后,交给了一位漂亮的狐族服务小姐过来,而开标时间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后,现场中每个人在等待的心里是不一样的。有的焦急不安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而有的一脸的淡然,仿佛这只是小玩而已。

    好在我和胡美丽都属于后者,这样我们两个才能够聊得开心。我讲了许多现实世界里的好故事给她听,当她听到梁山伯和祝英台双双化蝶的时候,眼泪顿时就下来了。女人都是水做的,胡一刀的女儿,也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我们正聊得高兴呢,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:“呵呵,李明,你小子真是走了桃花运,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些不同的美女。什么狐族大小姐胡薄荷,豺族大小姐柴娟,这一次又看上了哪一个?你也不想想,这里可是狐族的地盘,难道你就不害怕胡薄荷把你阉了啊!”

    不用回头,一听到这油腔滑调的声音,我就知道是张山来了。我知道到了小会场之后,我们迟早会照面,但是没想到会碰见的这么早。

    面对这厮的出言挑衅,我当然给与了毫不留情的反击:“张长老,听你说的这么有经验,看来是不是已经被阉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山一时语塞。可以说,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,他在和我斗嘴这个环节上,从来就没有占过上风,这一次也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“小子,竟然敢对我们长老无礼,你是不是活腻歪了?”一个彪形大汉出声喝道。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,然后指了指他的同伴,淡淡说道:“皮痒了就趁早说一声!不过,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尝试。你应该学学这位仁兄,看他如今多么老实!”

    我嘴里的这位仁兄,就是之前被我一脚踢得像虾米那一位。听我这么一说,那位彪形大汉顿时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那位剑眉星目的书生扫了我一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山根本不以为然,自顾自走了上来:“在这种场合,出手打人才是最愚蠢的行为,就像是本长老,从来就是以德服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看了看胡美丽,说道:“不过,说实在话,李明,你的眼光怎么越来越差了呢?就像这种货色,就算是白送给我,我还看不上呢?”

    张山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,他并不知道,自己已经惹了一头母老虎,随便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,就算他是虎族的长老也不行,因为这里毕竟是青丘,而胡美丽却是胡一刀的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胡美丽笑了笑,上前一步道:“这位应该就是虎族的张山张长老吧!眼光果然非常独到。那本姑娘能不能请你说清楚一点,我这种货色到底是哪一种货色呢?”

    张山笑了:“小姑娘,人贵有自知之明。你自己什么货色难道你不明白吗?说句不客气的话,就是倒贴钱也没有人和你上床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有些过分了,胡美丽突然一伸手,竟然从我背上闪电般的拔出了那把黝黑的柴刀,也不见她做什么动作,那把刀已经寒光一闪,抹向了张山的咽喉。

    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!我以为自己重创柴志军的那一刀已经够可以的了,可是那要看和谁比,如果和现在胡美丽这一刀相比的话,还是逊色几分的。

    人家是谁?那可是胡一刀的掌上明珠,从小就是看着她爹练胡家刀法长大的。

    青丘赌石大会规定了不让人动手,不过那要看看动手的人是谁?

    围观者中高手众多,有人已经发出了尖叫声和惊呼声。毕竟如果虎族的长老在这里人头落地的话,那么就算是狐族,也是承担不起的。很有可能,会引发狐族和虎族的战争。

    张山的修为很一般,但是能作为虎族的顶尖人物,眼光却有独到之处,一看就惊叫起来:“先生,救我!”

    “胡家刀法,果然厉害!”剑眉星目的书生语速很快,但是出手更快。他的兵器是一把剑,一把白练似的长剑,剑出如风,却是胡美丽的后心。

    攻敌之必救之处,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,可是我在身边站着,怎么能让他得逞呢?

    我仅仅伸出了一根手指,右手的中指,挡住了书生这势在必得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兰花烙印!”书生咦了一声:“不过,就算是胡笳亲自出手,也不可能使得出来这样的一记兰花烙印,就如此轻松抵挡住我的快剑!”

    其实,这个书生一亮出长剑,我就知道了他的身份,那就是虎族的长老虎一剑,按说他可是和胡一刀齐名的人物,谁知道却做了张山的随从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彪形大汉已经叫出声来了:“虎长老,你应该先顾及一下张长老的安稳才对,而不是和敌人讨论什么兰花烙印!”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记吃不记打,正是刚刚对我出言不逊的家伙,看来对我刚刚的告诫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聒噪!我的事情轮得着你来管吗?”虎一剑看也不看,回手就是一剑,那人的舌头顿时断了一截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人还没来得及惨叫,虎一剑已经冷声道:“你再敢出一下声,下一次落在地上的,就是你的脑袋了!”

    那人顿时不敢吭声了,手捂着嘴,只能痛苦的小声*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没想到这个虎一剑如此厉害,竟然在和我放对的时候,还能够从容的挥剑伤人。而这只能说明一点,那就是他刚刚攻向胡美丽这一剑,根本没用全力。

    看虎一剑并没有再出手的意思,我放下了心,急忙往胡美丽这边看去,一看就放下了心,因为胡美丽并没有杀张山。想必虎一剑早就知道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只见胡美丽手中的柴刀正对准张山的咽喉,然后笑语盈盈道:“张长老,你不是以德服人吗?怎么能够满嘴喷粪呢?本姑娘给你一次重新说话的机会。你告诉我,本姑娘到底是什么货色?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张山怎么能够向一个丫头低头呢?而他唯一的依仗只能是虎一剑了:“先生,救我!”

    虎一剑淡淡一笑:“张山,你自己出言不逊,有错在先。况且这位姑娘并没有杀你的意思,所以我是不会出手的。这件事情还是你自己解决吧!”

    哈哈,真没想到,这位虎一剑长老还是一位妙人。

    我向虎一剑伸出了大拇指:“你这人有意思,此处可惜没有酒,否则的话,我肯定会和你干一杯的!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酒?”虎一剑哈哈大笑着,突然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酒葫芦,咕咕咚咚先是灌了一气,然后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劈手抓住,然后学着他的样子,咕咕咚咚灌了一气,接着一抹嘴上的酒花,笑道:“好酒!不过人更不错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虎一剑捏了捏鼻子:“你是夸你自己呢?还是夸我呢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