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两个言谈甚欢,再加上好酒助兴,不大一会儿,自然是羡煞旁人。更让人诧异的是,虎一剑此次前来青丘,主要的任务是保护张山安全的,可是他帮理不帮亲,竟然真的抛下张山不管不顾了,不愧是和胡一刀齐名的人物,也是一个性情中人。

    虽然说能屈能伸是条龙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张山如果服了软,那岂不是颜面尽失,可是不服软的话,胡美丽明显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山眨巴了一下眼睛,色厉内荏道:“你这丫头,真的不知好歹!要知道我可是虎族的长老,如果失手伤了我,整个狐族都要跟着陪葬!”

    看来这小子打算吓唬一下胡美丽。可是胡美丽是什么样的人,当初救我的时候,胡能那么难缠的人物,身边还带着一队飞狐军撑腰,都在她手里吃了瘪,更别说如今她的柴刀已经架在张山的脖子上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小会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巡逻的飞狐军兵丁早就应该现身才对。其实我瞧见他们在胡九的带领下,早就来了。估计是瞅见当事人是胡一刀的女儿,还有我这个飞狐军统领的夫婿,知道自己管不了、惹不起,所以又不声不响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虎族的长老,谁信啊?想那虎族作为五族之首,人才济济,哪里会有你这种仗势欺人的败类?而且还是个长老,我呸!”胡美丽也许是知道自己吃定了张山,轻轻又把手中柴刀往前送了一下,我分明看见,张山脖子上的汗毛已经被割掉了几根,当然她下手非常有分寸,既能让张山感受到死亡的威胁,却是并没有见血。

    张山哭丧着脸叫道:“我真的是虎族的长老呀!我腰里还有长老铜牌呢?姑娘如果不相信的话,可以取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能这样?想占本姑娘便宜是不是?”胡美丽拿起柴刀刀背扇了一下张山的脸蛋,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柴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:“我看你是故意的。要知道本姑娘可是云英未嫁,你却让我摸你的腰部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围观者都被逗乐了,张山一张脸顿时囧成了酱紫色,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胡美丽照方抓药,又用刀背扇了一下张山的腮帮子:“你是不是还不服气呀?那好,咱们就赌一把,我数三下,你如果再不说一些好听话,让本姑娘乐呵乐呵的话,那本姑娘就只好让你脑袋搬家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张山这两个字说的震天响,可是也许是想到自己的性命要比脸面金贵多了,只好改口道:“我错了,我刚刚说错话了!”

    胡美丽笑颜如花:“仅仅是认错还是不行的,本姑娘喜欢听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张山别的本事没有,可是理财是一把好手,非如此他也不会成为虎族最年轻的长老。当然这小子的嘴皮子也是挺溜的,如果他没脸没皮的话,那么好听话能说上一火车。

    这一次也是被逼无奈,张山只好满嘴跑火车了:“你是我见过的最温柔最可爱的姑娘,你和这位李明公子,是天生一对,地成一双,有缘千里来相会。只要你放了我,我保管你美梦成真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张山这小子准确把握住了胡美丽的心理,虽然胡美丽明知道他说的话带有很多水分,但是架不住心里喜欢听呐!

    胡美丽很快就被逗乐了,那一把要命的柴刀很快离开了张山的脖子,回到了我的后腰上。

    在插回柴刀的同时,这个丫头对着我低声问道:“有人说,咱们两个还挺般配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,我装作没有听见,而这么多围观者在,胡美丽也不好意思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这丫头多聪明呀,明白我的意思之后,心里肯定不爽,于是把气撒到了张山身上: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我这么好看的姑娘呀,该干嘛干嘛去吧!”

    她也不想想,刚刚她的柴刀架在人家脖子上,自然是她说了算啦,而如今时过境迁,那张山何等身份,岂是她一个小丫头能够喝来喝去的!

    因此上,张山微微一笑,是那种皮笑肉不笑,虽然在笑,可是眼里却充满敌意,鼻子里还捎带着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美丽不乐意了,抓过柴刀还想如法炮制,却被虎一剑用剑架开了:“胡姑娘,刚才的事是我们张长老出言不逊,随意我才任由你在他身上撒气,如今那件事情已经揭过,你就不要再对张长老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?”胡美丽的倔脾气上来了,一口气劈出了好几十刀,只见刀影如山,把虎一剑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没想到一别经年之后,你父亲的刀法终于大成,连你也得到了他的真传。”

    虎一剑说着,只是出了一剑,顿时刀影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定睛看了看,原来他的剑尖正好点在胡美丽的刀锋上。胡美丽的灵力和他差距太大,所以那柄柴刀却是再也动不成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一张脸涨的通红,纵然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却还是如同蜻蜓撼柱。

    她可是胡一刀的女儿,何等爽快,当即把柴刀一丢,对着虎一剑深深施了一礼:“多谢前辈指点,我听家父说过,你们的交情,输给您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虎一剑手腕一抖,归剑入鞘,而那柄柴刀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,又回到了我的后腰上,当真是神乎其技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说:“我这次之所以来青丘,就是想着和你父亲打上一架,过过手瘾。没曾想还没见到你父亲呢,却先和你这丫头过了招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此时很乖,哪里还有刚刚挤兑张山时候的影子:“微末之技,让前辈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虎一剑摆了摆手,正色道:“你的刀法在年轻一辈里,绝对算是首屈一指了。刚刚你之所以输给我,并不是刀法不好,而是你身上的灵力不够。也罢,相逢即是有缘,你这丫头的脾气我非常喜欢,就送你一份见面礼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虎一剑食指直点胡美丽的眉心,来势汹汹。幸亏他刚刚有言在先,否则的话我还真的以为,他对胡美丽不利呢?

    也不过是仅仅几个呼吸之后,虎一剑已经收回了手指,但是胡美丽却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,不但整个人精神多了,而且容貌也看着越来越顺眼了。

    张山咳了一声,这小子面如沉水,看来对虎一剑不爽到了极点。可是他又不敢去惹虎一剑,只能是自己生闷气了。

    忽然,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乐呵呵的走了过来:“李明兄弟,有个事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。”我没给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张山的脸皮厚着呢,根本没把我的冷言冷语放在心上,继续笑道:“李明兄弟,听说你刚刚投了标。有没有兴趣和我玩一把呢?”

    呵呵,原来这小子在胡美丽那里吃了瘪,却想着在我身上把面子捞回来,这个如意算盘打得不错,可是我能让他称心如意吗?

    “张长老,既然你有兴趣,那我自然是舍命陪君子了!”这种麻烦躲是躲不过去的,那就只能战而胜之,最好是把张山身上的钱赢光,他也就扑腾不了啦。

    那边胡美丽撇了撇嘴:“用词不当!什么舍命陪君子?这位张长老如果是君子的话,那么这个世界上的君子也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这又是一阵哄堂大笑,张山看来真的是豁出去了,并没有动怒,反而对着胡美丽呵呵一笑道:“姑娘,我又没惹你,你又何必死死咬着我不放呢?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?这是我和李明之间的争斗,你就不要再出来搅局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乐了:“那可不成,既然我和李明是一起来的,那就要并肩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又不是打架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!”张山无可奈何的答应了:“好吧,你们现在还没有开标,你们两个投标的标号是多少,有胆量说出来吗?”

    本来摊主已经准备开标了,听张山这么一说,又不吭声了,毕竟这是一个吸引人气的好机会,他当然希望我们几个闹得越厉害越好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真是一个直性子,指了指我说道:“李明是5988号,本姑娘是5987号,想玩随便玩,难道我们两个还怕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”张山回头看了看我:“李明,你看人家姑娘多痛快,哪像你,一个大老爷们犹犹豫豫的,肯定是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冷哼了一声:“你才害怕了呢?我这个样子像是害怕了吗?我把话撂这儿,谁怕谁就是一个锤子!”

    “我怕?”张山也乐了:“你知道本长老这一次来,带了多少蒜条金吗?说出来能吓死你!”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知道那个,我唯一有兴趣的是你打算投多少,要知道我可是投了大价钱哟!”我淡淡一笑,这小子不是想装逼吗,那我根本不给他机会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