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山过去看了看那两块毛料,笑道:“这两块东西虽然不错,但是标价已经快到顶了,我就不相信你会在这上面投大价钱,想来忽悠我吗?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说着,张山信心百倍地写了一行数字,然后交给了服务小姐。

    我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,知道他写的价位肯定没有我的高,至于高不高过胡美丽那个号,不好说。不过只要我能赢他,一切就ok了。

    我捏了一下鼻子,说道:“张长老,你和我已经投标完毕,你敢不敢再来个更刺激的呢?算了,你根本就是个老鼠胆,别看带的蒜条金不少,但都是虎族的公款,你根本就不敢动。更何况,一会一开标,你就已经输了,还玩什么呀?”

    我知道张山最痛恨别人看不起他。以为他自以为能在虎族内部压虎骏一头,谁知道这一次虎骏却成了族长,而他却只是一个长老。所以这样的激将法,放在他身上最有效。

    “乖乖,李明,没想到你靠着两个女人,如今说话这么气粗呀?难道你不知道,整个虎族的财政大权都在我手上吗?这一些蒜条金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张山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想怎么玩都成,我陪着你!”

    我就这么一步步引诱张山上了勾:“大长老,真的是厉害哟!只是吹牛皮谁不会呀,你敢不敢和我玩一个彩头呢?”

    张山嘴一撇:“你这句话说道我心坎里了,我也正有此意,你说吧,玩多大的彩头?”

    我故意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张山,这样吧,等5988号开标之后,你刚刚给出的价位如果高过我,那么我就自己身上的三千五百两蒜条金全部给你,如果你的价位低于我,呵呵,那就不好意思了,你另外再输三千五百两给我!”

    “公平合理,就这么说定了!”张山自以为胜券在握,呵呵笑道:“李明,你还想吓唬我?一听你说自己身上还有三千五百两蒜条金,我就知道你输定了!”

    我心里直发笑,就想逗逗他:“大长老,何出此言呢?”

    张山自从碰到我和胡美丽开始,就处处被压制,如今终于开始装逼了:“你小子身上资金有限,估计能进这个门,也就是刚刚带够了五千两蒜条金而已。而你如今身上只剩了三千五百两,这也就是说,你在5988号上押了一千五百两蒜条金。一千五百两蒜条金吶,那块原料撑死了也就值个一千三百两,你能多押两百两已经足见胆气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张山能够执掌虎族的财权,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把我的情况推算的八九不离十。可是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而误了卿卿命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我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已经赚了不少蒜条金。

    眼看张山得意洋洋地指点江山,我没动声色,继续问道:“大长老果然料事如神吶,那敢问大长老你押了多少呢?”

    张山趾高气扬的说:“哈哈,我压了整整两千两,不好意思,比你多了五百两,小子,一边哭去吧,和我斗?你有这个资格吗?我要让你把小内内都输了!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那块原料根本就不值两千两,你这人怎么能够押两千两呢?这不是胡来吗?”

    为了把戏做足,我故意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山看我的表情,知道自己已经大获全胜了:“胡来?老子有钱,想怎么押就怎么押?你咬我呀!”

    人群里爆发出了一连串的议论声:

    “张山就是张山,李明想和人家斗,还是嫩了一些!”

    “那是,人家钱多气粗。这里虽然是狐族的地盘,但是论钱多,还是不能望虎族之项背呀!”

    “可惜李明这个小伙子了。当初在众人都不看好的情况,一举击败了柴志军,可以说是挫败了豺族的阴谋,希望这一次的失败,不要对他的心理产生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张山就是牛逼,人家一张嘴,就算来李明身上带了多少蒜条金,押了多少,这就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。要不人家能当上虎族的长老吗?”

    “唉,论打架,李明是一把好手,可是赌石,还是得先交交学费吶。就像我,学费已经交了好几年了,希望今年能够时来运转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反正说什么的都有,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好我。

    一个人唱独角戏,爽是相当爽,但是有些寂寞,我想找个伴一起乐乐,所以我看了看胡美丽。这丫头使了一个眼色过来,意思很明显,就是她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走到了张山面前:“张长老,你刚刚说要一挑二,如今你和李明已经赌了彩头,还要和我赌吗?”

    张山轻蔑的一笑:“你这丫头也是不知死活,我承认你刀法厉害,可是这可是赌石,刀法再厉害也没有用的!”

    胡美丽摆了摆手道:“别说那些没用的,你就干脆点儿,敢不敢赌彩头吧?”

    张山一字一句道:“怎么不敢?无论你想赌什么,我都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“好,这话可是你说的。”胡美丽拿出来一本薄薄的册子:“说老实话,我身上已经没有多少蒜条金了,这是我们胡家刀法的刀谱,我就给你赌这个!”

    “胡家刀法的刀谱!”张山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人群里顿时想起了一片惊呼声,要知道这东西可是无价之宝呀!从他们议论的内容来看,都觉得胡美丽是个败家女,竟然把胡家刀法的刀谱拿出来赌了。

    “胡姑娘,你这本刀谱要赌多少两蒜条金?”张山用一双炙热的眼神望着胡美丽手里的刀谱,我看得出来他的心思。他什么都好,就是天生不能修习灵力,所以身上没什么过人的本事。但是胡家刀法对灵力的要求不高,这小子一定认为只要他学会了胡家刀法,那在虎族就加更有话语权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还没有吭声,很久没有说话的虎一剑突然出声了:“这本刀谱真的是无价之宝,足以和我的剑谱相提并论。不过,拿到这赌石大会上,就不是那么值钱了。这样吧,一边是故人之女,一边是我们虎族的长老,我就做一个中间人,出面给你们做一个价,蒜条金一万两!”

    一万两蒜条金!人群里有时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。但是大伙都认为虎一剑给出的价位相当合理,因为再少的话,根本体现不出胡家刀谱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好,一万两就一万两!我赌了!”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张山当即就拍了板。

    不过胡美丽却不同意:“张长老,一万两蒜条金虽然不少,但是我并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一万两蒜条金竟然有人不要!这真的是奇了怪了!

    这一次不单单是别人,就连我也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胡美丽。

    胡美丽不卑不亢,她先向虎一剑施了一礼:“前辈,不是小女子不给您面子,而是我心里另有打算!”

    虎一剑点了点头:“胡一刀的女儿,果然是与众不同!你想做什么只管做,我绝对不会做你的绊脚石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胡美丽说着,把脸转向了张山:“我这双手能做馒头,还能拿刀,所以我要那么多金子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山也有些惊讶:“那姑娘想要什么呢?不会是想要我这个人吧?”

    张山这么一说,顿时引来了*的口哨声。

    胡美丽沉下了脸:“张长老,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看来你是忘了刚刚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了!”

    张山心中一凛,急忙道:“在下失言了,还望姑娘莫怪!”

    “算了,看在虎前辈的面子上,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!”胡美丽皱了皱眉头,却是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我如果输了,这本胡家刀谱归你,你如果输了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什么呀?姑娘,你能不能别卖关子呀!”正主张山还没发表意见呢,旁观的吃瓜群众已经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也蛮奇怪的,胡美丽做事何等爽快,怎么在这件事情上遮遮掩掩,欲言又止的,也不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小算盘?

    可是胡美丽的关子依然还在卖,而且卖的不亦乐乎:“既然诸位都想知道,那么小女子就直言不讳了。如果有冒犯张长老之处,还望多多见谅才是。”

    张山也有些不耐烦了,不过看在胡家刀谱唾手可得的份上,他也没多说什么:“姑娘但说无妨,仅仅是一个赌注嘛,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胡美丽笑了:“张长老如果输了,就向李明磕一个响头,以示歉意如何呢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不亚于石破天惊!

    不但那些吃瓜群众惊呆了,张山惊呆了,就连我也用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胡美丽。我没有想到,原来自己在这个丫头心里,是何其重要。我的一个面子,竟然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万两蒜条金!可是我竟然对她那样,不情不愿的,真的有点儿身在福中不知福呀!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