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山还在犹犹豫豫,胡美丽却是得理不让人,步步紧逼:“怎么?大长老刚才还是成竹在胸,一副赢定了的样子,怎么现在却像是拉稀了呢?算了,我是主,你是客,我们青丘狐族向来热情好客,我如果逼得太紧的话,外人会说我们不懂规矩。不如这样吧,你马上写一个声明,张贴在外面墙上,就说你虎族张山怕了李明,不知道你看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好一个待客之道!这分明是把张山枉死处逼呀!这样的结果其实还不如给我磕一个响头呢。要知道磕头的时候,毕竟当场见证的人没有多少,这要是白纸黑字地贴出去,这就是实锤了,看他张山以后还怎么做人?

    不过,这种咄咄逼人的架势我喜欢!做人就应该像胡美丽这样,该计较的利益一分钱都不会放过,该大气的时候可以一掷万金,该温柔的时候就像是一池春水,该发飙的时候,就应该像现在这样,一下子把人踩死。就算是踩不死,今后只要一提起来本姑娘的名字,也得让你肝颤!

    这就是胡美丽的人格魅力,在这种魅力的映衬下,她那也许并不美丽的外表反而并不重要了。什么胡美丽?就她如今的样子,应该叫胡魅力才对!

    就算是我换做如今的张山,也是没得选择。他也只能乖乖就范了:“好,我就和你赌,如果我输了,我就给李明磕一个响头!”

    “好!虎族的长老就应该这么痛快,否则就弱了虎族的威风!”胡美丽补这一刀,恰恰断了张山的后路,他如果输了不认账的话,那么就没有脸面再做虎族的长老了。

    但是话又说回来,就算是他认账,一个堂堂的握有实权的虎族长老,给我这样的一个凡人磕头,那估计他这个长老也干不下去了。毕竟,张山能丢的起这个人,可是堂堂虎族可丢不起这个人!毕竟,虎族可是五族之首,执妖界之牛耳的存在!

    当初被我踢了一脚的那个家伙也许是闻到了危险的味道,急忙说道:“长老,这件事只怕是其中有诈,你可千万万不能答应呀!”

    他是忠心护主,为了张山好,可是这样做恰恰是触了张山的霉头。张山冷冷哼了一声,反而笑了:“虎四十八,你就这么眼巴巴地希望我输吗?”

    虎四十八急忙躬身道:“长老,属下不敢!属下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只是想来坏我的运气,影响的我的运势吗?”张山接连被我和胡美丽压抑了这么久,现在可找到了出气筒,一下子爆发了,手腕一抖,从袖里飞出了一把尖刀,直刺虎四十八的咽喉。

    按说虎四十八的武功怎么着也不可能在张山之下,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张山会对他下死手,所以猝不及防,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。其实不单单是虎四十八本人,就连我自诩很了解张山,但是也没想到张山会如此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幸亏旁边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虎一剑,只见他手腕一抖,一柄长剑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了过去,刚好刺在了张山的刀尖上。而这个时候,一剑一刀距离虎四十八的咽喉只不过只有区区一寸之遥了。

    张山发了狠,攒足了力气,猛地往前一送。可惜的是,他这么一点三脚猫的功夫,在虎一剑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,宛如蜻蜓撼柱,就连一丝一毫都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张山就像发怒的雄狮:“虎一剑,我教训我的属下,难道你也要管吗?”

    虎一剑的脸上宛如古井无波:“张长老,虎四十八的确是你的手下,不过我要提醒你,他还是我们虎族的兄弟。就算是族长在此,也休想在我面前杀一个无罪的人。否则的话,就要问一问,我手里这柄长剑答不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张山气急败坏的把刀收了,然后指着虎四十八叫嚣道:“我想让你死,你就活不了,你看看虎长老能保护你一辈子吗?或者是能不能保护得了你的家人?我如果是你,现在就自刎算了,这样还能换一个一家平安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也傻眼了。还有比张山更无耻的人吗,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无耻,这是有多么滴明目张胆呀!虽然他是虎族的长老,有明目张胆的资本,但是这样做也未免太让人心凉了吧!

    虎四十八一脸悲愤:“想不到我虎四十八忠心耿耿,却换来如此的下场。张山,你不是想让我死吗?那我就死给你看,只希望你不要去危及我的家人!”

    说着,虎四十八反手就是一记虎爪,抓向了自己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虎爪刚一起,就被一柄长剑拦了下来,伴随着这柄长剑的还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:“我虎一剑出手救下来的人,如果就这么轻易死了,那本长老岂不是很没面子?”

    张山快要疯了,可以想象,如果虎四十八继续活下去的话,虎一剑是有面子了,可是他张山还有面子吗?

    张山看了看虎一剑:“虎长老,我承认你的本事,就算是族长也未必能赢得了你。可是我还是那一句话,你能护得住这个人多久?我张山在虎族想杀谁,还没有杀不了的!”

    这厮这真的是丧心病狂了,竟然不知趣地虎一剑叫起了板。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你的职位是比虎一剑高,毕竟你掌握着财政大权,而虎一剑在虎族的地位,就如同胡一刀在狐族一样,只是一个闲散的不怎么管事的长老。

    可是任何人都不要小瞧了这些人。毕竟这里是妖界,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。如果像胡一刀、虎一剑这些人发起飙来,那么就算是族里的族长也头疼,更别说像张山这样自身实力平平的长老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告诉你,我虎一剑想救的人,还没有救不了的!”这两个人一下子杠上了。而且虎一剑那么爽快的一个人,根本不喜欢玩嘴皮子,他更多的时候,是在用手里的剑说话。眼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虎一剑剑出如风,朝着张山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虎一剑,你竟然敢对我出手?”张山大惊失色,急忙用尖刀来挡,可是还没有举起来,就已经被快剑搅得粉碎。动若脱兔,静若处子,这就是虎一剑的剑,它最后静止的地方,正是张山的咽喉。

    张山色厉内荏道:“虎一剑,你疯了吗?我可是虎族的长老,你没有权利杀我!”

    虎一剑冷冷一笑:“虎族是一个人人平等的地方,你可以逼杀虎四十八,那么我就可以杀你!”

    我看得目瞪口呆,这个虎一剑难怪能和胡一刀齐名,果然有两把刷子。如果说胡一刀的刀以狂暴著称的话,那么虎一剑的剑就是一个字快,两个字很快,三个字特别快,四个字真特么快!快得让人想反抗的余地都没有!

    说实在话,我真的替张山的脖子感到那啥的,真是喝水水不开,吃馍馍不熟,放屁还砸到脚后跟。他刚刚被胡美丽的刀架上,如今又被虎一剑的剑逼着。

    张山的脸色转了几转:“虎一剑,你真的不想做这个长老的吗?你应该清楚,我在虎族的能量,只要我到长老会活动活动,你这个长老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张山如何威逼利诱,虎一剑根本没有放下剑的意思:“一个区区的长老,与即将冤死一条人命比起来,算个屁呀!你应该知道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。我最后数三下,你如果给不了我一个承诺的话,那么我只好杀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一!”虎一剑的声音很坚定,并没有那种吓唬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二!”他的声音里透出了一股杀气,在场的人,一个个都摒住了呼吸。此时此刻,除了张山之外,没有人敢怀疑,一秒钟之外,这块土地上将有一个人横死剑下。

    生命攸关,张山真的不敢再赌下去了。我知道,这小子一直都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,否则也不会那么快就在胡美丽的柴刀之下犯了怂。

    他在虎一剑的剑下之所以能挺到现在,无非是想着大家都是虎族的长老,再怎么说,虎一剑也不敢对他下死手。可是他没有想到,虎一剑是个认死理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张山再一次犯怂了:“虎长老,别冲动,我就给你一个承诺!在我有生之年,绝不动虎四十八以及他的家人一根指头!”

    张山的嘴皮子也挺溜儿,赶在虎一剑的“三”字出口之前,做出了承诺。

    “张长老,你早这样不就好了吗?”虎一剑哈哈一笑,收回了长剑,然后对着虎四十八说道:“你这个人还不错,虽然天分有限,但是应该很刻苦。这样吧,你今后就赶着我吧,算是我一个记名弟子。这样的话,就没有人敢危及你和你的家人了!”

    其实,我看得出来,这一次虎一剑和张山之间虽然没有刚正面,但是在无声无息之中,又来了一次更加精彩的交锋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