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山的承诺很狡猾,什么不动一指头,那么就可以动两指头,或者是一拳头,甚至是一刀一剑。但是虎一剑更加老练,逼着张山在作出承诺之后,又给了他一击,当场把虎四十八收为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虎一剑的记名弟子,谁敢杀呀!这样一来,虎四十八有了这么一个大靠山之后,今后在虎族英爱没有人敢惹他了。

    虎四十八急忙向虎一剑磕头:“弟子虎四十八见过师父!”这小子这一次是因祸得福,声音都颤抖了。明明是飞来横祸,性命难保,却阴差阳错的成了虎一剑的记名弟子,这种反差也真够大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我的弟子不用守那么多的规矩,只要记住四个字问心无愧就可以了。”虎一剑把虎四十八搀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胡美丽嘴里,我才知道虎四十八之所以如此激动的原因,因为虎一剑和胡一刀一样,最不喜欢收徒弟了。胡一刀除了胡美丽这个传人之外,另外就属我这个便宜徒弟了。而虎一剑呢,除了他的儿子虎小虎之外,也没有正式的传人了,像虎四十八这种资质平平的人,能成为他的传人,真的是不知道走了多大的狗屎运。

    一个小插曲过后,摊主的声音把在场的人拉回了正题:“诸位,马上就是开标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真有意思,故意又问了张山一句:“大长老,马上就要开标了,你说句痛快话,到底赌还是不赌呢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,开弓没有回头箭,到了这步田地,张山又怎么能够反悔呢?

    这小子的心里真够强大的,虽然说今天处处受挫,但依然能笑得出来:“姑娘,别给我玩这招!老子玩这招的时候,你还在吃奶呢?你以为咋呼我一下,就能让我撤标吗?已经晚了,表单即将公布,你就等着把胡家刀谱给我吧!”

    胡美丽潇洒的拂了拂刘海道:“那好,那你我就等着好戏开场吧!”

    摊主其实已经推迟了不少时间了,不过在我看来,他没有什么可损失的,反而赚了大把的人气。因为这边好戏连台,几乎把所有小会场的人都吸引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在人群之中扫了扫,并没有看到豺族族长的身影,但是我不认为,这么精彩的局面他会无动于衷,说不定现在正躲在暗处,静观其变呢?

    但是我现在还没心思对付他,毕竟饭要一口一口的吃,只要等我摆平了张山,那么他就应该跳出来了。毕竟豺族族长在妖界来说,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他虽然恨我入骨,但不可能也淌进这趟浑水里来。

    摊主清了清嗓子,开始公布中标结果。说句实在话,由于生意人东奔西跑的缘故,他的妖界普通话说的还可以,虽然只是简单的报几个号码,但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5901号标,300两蒜条金,中标者猫族懒猫,恭喜这位猫族朋友,看来懒人也是有懒福的。”

    5902号标,580两蒜条金,中标者是翼族张空,恭喜!”

    “5903号标,690两蒜条金,中标者是狐族胡不归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“5904号标,720两蒜条金,中标者乃是豺族柴进,恭喜了!”

    随着中标者的逐渐公布这时,人群里有骂骂咧咧的声音开始响起,中标者自然是少数,他们的兴奋早就被淹没在吐槽声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亲娘唉,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,有钱烧的慌吗,价格一个个都投的这么高,还让人活不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全都是一群疯子,那件毛料撑死了不过值个五百两蒜条金,可是我投了450两,竟然都没中,中的那位仁兄到底是干嘛来啦,不赚银子赚吆喝吗?”

    “我靠,狐族的人抢了我的标,真还没辙,只能认倒霉了,谁让人家是东道主,有优势呢?”

    不过这些吐槽声不一会儿就被压了下去,毕竟投标的人相对围观的吃瓜群众来说,更是少数。大伙如今的焦点都在5988和5987这两件毛料上,因为到时候无论是谁输谁赢,都会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摊主看样子是个老手,知道如何吊足人的胃口,所以报号的速度也是慢吞吞的,看来他是在等着人气最高峰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可是标号终归是有限,他报的速度再慢,也有到终点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5986号标,700两蒜条金,中标者是翼族张风!”

    终于到了这一刻,接下来就到了我和胡美丽投标的两件毛料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两个和张山的比拼,我已经适必赢之局,所以我们都很轻松,还若无其事的聊着天。而张山就不同了,虽然他一直在故作镇定,但是我分明看到,他的眼神已经没有此前那么自信了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想想,张山没有任何理由不紧张。这小子虽然见过大钱,如今手里的蒜条金也能压死好几个人,可是看到我们的神态之后,他的心里就更没底了呀。毕竟他的底牌已经完全亮了出来,而我和胡美丽的底牌他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这样信息不同等透明的情况下,他显然是压力更大的一方。输给了几千两蒜条金也就罢了,可是和胡美丽的那一场,他是绝对不能输的,否则的话,他在虎族的大好前途可能就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虎骏念着旧情,不和他一般见识,可是那些长老是不会放过他的。因为对虎族来说,名声是最要的。一个人如果名声臭到了下水道里,那么他肯定就不合适再在虎族担任重要职务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,偌大的会场里一时间竟然鸦雀无声,只听到摊主那自带回声的好声音:“5988号标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的话刚说出来一半,还没说到最关键的字眼,就被人生生打断了。

    而且打断的这个人嗓门奇高,几乎是咆哮出来的,看来不知道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似的:“我的褡裢不见了!我的蒜条金全装在里面呢?谁偷的,给老子站出来?否则的话,等逮到了,老子一定要把他剁成肉酱!”

    这个人身材高大,相貌凶猛,手握着一把鬼头刀,在不停的咆哮着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如同是一枚深水*,在人群中炸开了锅,场内场外顿时一片哗然之声。因为相对于看好戏来说,众人更关心的是治安问题。毕竟现身在这里的人,每个人身上都至少带了五千两蒜条金,这绝对是一个大数目。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,那么有些人这辈子只怕都难以翻身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伙都在检查自己的褡裢,片刻之后,又有好几个人大声喊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的蒜条金也少了好多!”

    “我的蒜条金也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娘的,谁知道这个小会场也会出治安问题,看看狐族这一次怎么交代?”

    这个人一带头,人群顿时群情激愤,要让维护治安问题的飞狐军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胡三和胡九都来了,甚至是在小会场之外等候消息的胡力也赶到了,然后把丢蒜条金的几个人召集过来,盘问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那位相貌凶猛的彪形大汉明显的不合作,态度极其蛮横:“青丘赌石大会这么大的影响力,全败在你们这些蠢狐狸手里了!不知道你们的巡逻的安检是干什么吃的,竟然让小偷混了进来?”

    这厮的话音刚落,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:“说不定不是职业小偷呢?也许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人,背地干着男盗女娼的勾当呢?”

    接龙游戏,阴阳怪气的话音刚落,又有一个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就是,这些人肯定和狐族飞狐军有勾结,或者是有什么关系,让飞狐军惹不起,从而敢怒不敢言呢?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又接过了话茬,最后把目标对准了我:“对对对,据说飞狐军统领胡薄荷的夫婿也来了这里,他一个区区凡人,哪来那么的蒜条金,我估摸着就是他来这里想浑水摸鱼来着!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话音未落,又被阴阳怪气的声音接了过去:“胡大小姐的夫婿?不就是这位和胡一刀女儿眉来眼去的臭小子吗?人家如今可是风云人物呢,出尽了风头,没想到身上的蒜条金全是偷来的,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我和胡美丽,有人不可思议,有人幸灾乐祸,有人愤怒,有人不住的摇头,反正是各种眼神都有!

    怎么回事?我和胡美丽站在这里一直没动,招谁惹谁了?是谁会在这种时候对我们两个突然发难?而且还是有组织,经过精密策划的!

    是张山吗?不像呀,他如今正自顾不暇呢?

    难道是躲在暗处的豺族族长?或者是另有其人!

    俗话说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虽然我和胡美丽都能自证清白,但是显而易见,他们肯定还有更加阴险的后续动作。

    我越想越心惊,后背上竟然沁出了一层又一层冷汗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