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力是干什么吃的,作为狐族派往现实世界的代表人物,他一手创建了炙手可热的青丘集团,可以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对付这种突然事件的经验相当丰富。

    他扫视了周围一圈,从容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几个存的是什么心?没凭没据的情况下,竟然敢任意污蔑别人?难道我青丘狐族的规矩治不了你们吗?我现在宣布,再敢胡言乱语者,一律抓起来严办!”

    胡力久居上位,说话的力度和气势兼而有之,一般心怀鬼胎者被他这么一吆喝,气焰就会弱上许多。而那几个说怪话的人也顿时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胡力对我点了点头,然后对着摊主耳语了几句,看他的神色,是想让这一次开标继续进行下去。就在这时,忽然有人冷笑道:“胡佐领好大的官威呀!怎么,好几个人在赌石大会上丢了蒜条金,难道胡佐领就打算不管不问了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这个大会不参加也罢!”

    这个人的声音很有威压性,好像是故意针对胡力来的,只见胡力一张脸涨得通红,却是练嘴也也张不开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那个人其貌不扬,就算是扔进人堆里,一时半刻可真找不出来,但是人不可貌相,他竟然一张嘴,就降住了胡力。要知道胡力可不是庸才,虽然做生意的才能更胜过修为,但他在兰花烙印上的造诣能够排进狐族的前五,也算是个高手了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在他的蛊惑下,呼呼啦啦过去了一大帮人,吆喝着就要离开小会场。倘若任由他们出去,那么势必会引导许多不明真相者参与其中,那么这一次的青丘大会就要流产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在狐族无职无权,虽然经过与柴志军一战,有了一定的名声,但是那些飞狐军兵丁,以及参加青丘赌石大会的这些人,大多都不会买我的账,所以在胡笳或者胡薄荷没有来之前,能够解决眼前难题的人,就只有胡力了。

    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我如果直接对那人动手,会给人一种杀人灭口的感觉,那样的话,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骚乱。这件事情太棘手了,不但我记得抓耳挠腮,就连一向智计百出的胡美丽也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忽然,胡美丽眼前一亮,对着我耳语道:“李明,用无形之刀。”

    “无形之刀?”说心里话,我有些惊讶,因为这种武技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“对!就是无形之刀!”听了胡美丽的解释,我才知道原来无形之刀是胡家刀法的至高境界,可以达到手中无刀,以灵力化刀,隔空伤人于无形,端的是厉害非凡,所以才叫做无形之刀。而胡一刀也只是在半年之前,才悟出了这终极一招。

    我一听之后,更加傻眼了。胡一刀半年之前才悟出来的东西,现在让我赶鸭子上架,能成吗?要知道李某人成为胡一刀弟子才短短数天,而这几天里,我一直在忙着和胡薄荷小别胜新婚,哪里还有心思学什么胡家刀法呀!

    胡美丽正色道:“李明,你行的!王伯伯说,你体内的灵力很奇怪,所以别人掌握不了的东西,你一定能够掌握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丫头就把无形之刀的口诀告诉给了我。

    这个口诀十分拗口,我还没记住是什么内容呢,只觉得体内灵力开始有了动静,原来是口诀与它们产生了共鸣。

    我大喜过望,该是谁的东西,那是命中注定的,你不想学都不行。既然我如今已经拥有了五族灵力,那么何不试一试无形之刀呢?我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力,经过柴志军用阴阳二气淬炼之后,进步很大,应该可以操控无形之刀。

    于是,我催动体内的灵力,对着那位其貌不扬的家伙喝了一声:“呔!”

    这一声在人声鼎沸的小会场里动静并不大,但是威力非凡,因为我用灵力将声音压成了一条线,不,准确的说,应该是一把刀,胡一刀的刀,无形的刀。这一刀虽然不能伤人,但是把那人对胡力的威压生生斩断了。

    “好!好一把无形之刀!胡一刀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,我不如他!”我耳边传来一声赞叹,原来是虎一剑。

    胡美丽一脸羡慕的说道:“李明,你小子知足吧,听我爹说,虎一剑前辈轻易不赞扬别人,因为他觉得遍数整个妖界,也没几个人值得他去赞扬。如今你情急之下,这么快就学会了无形之刀。仅此一项,就已经超过了他所有的徒弟。难怪他这么羡慕我爹了!”

    我心里很受用,虽然我很想借机装装逼,但是我心里明白,如今这种情势,根本不是装逼的时候,这个机会还是留给胡力吧。

    胡力对着我点了点头,然后沉声道:“诸位,我是飞狐军佐领胡力,也是青丘集团的当家人,不知大家能否听我一言呢?”

    人的名树的影,胡力的金字招牌,特别是在生意人当中,特别的有影响力,所以他一发声,人群顿时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住了那个其貌不扬的人,只见他腮帮上的肌肉动了一下,这分明是想要故技重施的前兆,我先下手为强,又是一声:“呔!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无形之刀,不是用来斩断威压,而是直接封上了那厮的嘴巴。那人猝不及防,嘴巴上挨了一记狠的,疼得眉头紧皱,然后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明人不装暗逼,我耸了耸肩,然后抛过去一个会心的笑容。可把这厮气得不轻,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早就跳过来对我大打出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刚刚是全场鸦雀无声的时候,我那一声呔虽然声音不大,但是也吸引了不少目光,胡力以为我要先发言呢,也投过来一个询问的目光。更有好事者开始质问我:“如果我没认错的话,刚刚这位想出风头的家伙,就是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李明吧,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说的呢?难道是为了挽回狐族的声誉,挽回青丘赌石大会,所以打算自己吧责任一肩挑了?你如果真这样做的话,我敬佩你是条汉子!”

    笑话,就这么下套让老子钻?你们以为李某人傻吗。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呢?我呵呵一笑:“诸位,我今天吃得有点多,所以打了个饱嗝而已,并没有别的意思,大家还是听胡佐领讲话吧。”

    胡力那么机灵的人,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,根本不给那些心怀不轨者说话的机会,就把话茬接了过去:“诸位,非常对不起,刚刚有几位丢了蒜条金,这是我们飞狐军安保不到位,这是严重的失职,不过请大伙放心,我一个时辰之内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!”

    “胡佐领说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,胡佐领,我就相信你!既然您发话了,那么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个时辰,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,也是好的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事情总的查清楚,那么多的蒜条金,又不会插上翅膀飞走了,这个小会场有多大呀,就是挖地三尺也能找的出来!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!我看这几个人分明是不怀好意,那有丢了金子不让找,反而鼓动着大伙闹事的道理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但终于有明眼人出来帮狐族说话了。我一听声音,就知道是我结义大哥丑猫来了。我松了一口气,这一下我有了好帮手,看那些跳梁小丑还怎么能蹦的起来?

    我身边的胡美丽却是轻轻叹了口气:“若是别人说这种话,自然是最好不过了。可惜的是,这个人偏偏是你的结义大哥丑猫,难保不会被人家抓住这一点儿大做文章呀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说胡美丽乌鸦嘴好呢?还是该夸她料事如神好呢?反正这丫头话音刚落,那个很久没吭声的阴阳怪气声又开始发声了:“丑猫,你是李明的结义大哥,当然要向着他说话了。当然,你们也许还是坑瀣一气的偷盗团伙呢?”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,你小子敢血口喷人!是不是活腻歪了!”丑猫的脾气何等火爆,一听这话,当场就变脸了,当场就要动手,而且看那架势,像是一上来就使出虎扑绝技了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正巴不得丑猫对他动手呢,这样就更能把水搅浑了。所以不但没有被丑猫吓到,反而又朝丑猫走了几步:“你打呀!你打呀!谁不敢打谁是龟孙!”

    胡美丽急忙捅了我一下:“还不赶紧劝劝你大哥,否则今天的事情只怕是无法收场了!”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道:“胡大姐,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,我大哥如果这么简单就被别人忽悠了,还还配做我李某人的大哥吗?”

    果然,等那人到了近前,丑猫并没有动手打人,而是得意地笑了笑:“小子,你上当了吧?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,就这儿还想和老子玩阴的,门都没有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