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那人在发愣,丑猫继续说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?就是要引你小子出来。我倒是想看一看,你小子到底丢了多少蒜条金?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吗?”那人脸色一变,转身想走,却被丑猫一把抓住肩头:“事情没搞清楚之前,特别是你们几个失主,都不得离开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狐族的人,要你来管?”那人肩头一缩,滑溜的躲开了,然后脚下辗转腾挪,就像是一条泥鳅似的钻来钻去,而他的目的地就是人最多的地方,那样才能方便溜走。

    但是丑猫既然开始摊牌,又怎么眼睁睁看着他溜走呢?要知道他可是猫族中人,最擅长的就是猫扑了,而猫抓鱼绝对是一把好手。所以,不管那个阴阳怪气的人如何滑溜,都逃不过丑猫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泥鳅功?我倒是哪一个?原来是水族的人!想走?也得问一问我丑猫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他只不过凌空一扑,就将那人抓了个正着,然后随手一扔,好家伙,偌大的身躯直愣愣向我飞了过来,而且还伴随着一声提醒:“兄弟,接着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我根本没用手去接,而是吐气扬声,又是一声:“呔!”

    一股气流涌出,无形之刀,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伤人,而是把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轻轻松松接了下来。来小会场的人无一不是高手,看我不出手就凌空接下了这么大块的一个人,顿时叫好声震天价响起。

    胡美丽瞪了我一眼:“现学现卖!德行!难道我们胡家的无形之刀,就是让你拿来卖弄的吗?”

    其实我这么做并不是存心卖弄,就是想震慑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。但是这些道理以胡美丽的聪明劲儿,不可能看不出来。而我心里明白,她之所以故意这么敲打我,就是让我吃水不要忘了打井人。

    “胡大姐,你放心好了,我李某人的良心大大的好!”我笑了笑,身上灵力流转,只是轻轻一拨弄,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就像陀螺一般,转向了胡力那边:“胡大哥,大礼包送你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胡力仅仅伸出一根食指,兰花烙印一出,就轻轻将那人接住了,眉头却是一皱:“果然是水族的人。水族和我们妖界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,这一次不知道来我青丘何干?”

    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被人像皮球一样扔来扔去,刚开始的那种嚣张劲儿,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但还是色厉内荏道:“笑话!青丘赌石大会明文规定,不让我们水族参加了吗?既然没有明文规定,那他们能来,我们水族为什么不能来?况且不管我是谁,我在这里丢了蒜条金是事实吧,难道你们飞狐军就不管不顾了吗?”

    “管!当然要管!而且还要一管到底!”胡力脸色一变,突然后大声吩咐道:“飞狐军听令,封锁小会场,所有人不得进出,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查一个水落石出!”

    胡三和胡九几个答应一声,嘱咐手下的飞狐军兵丁办事要注意方式,千万不能得罪了贵客。

    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,胡力的办事能力绝对称得上是雷厉风行,令我暗暗折服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飞狐军立马撒开,开始进行排查,查验每个人的进门凭证,以及进来的时候带了多少金子,中间做了什么交易,如今身上还有多少等等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做,无疑让很多有身份的人失了面子,有人开始怨声载道了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吗?怎么全都得查呀!我们又不是偷蒜条金的人,你们狐族平白无故的,为什么要剥夺我们进出的自由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老子就是不配合,看你们能怎么着?没经老子的允许,谁敢乱翻,小心我砍了你们的手!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都没有想到这个贵客的反应会如此强烈,眼看着形势又要开始失控了,这个时候,突然有一人大声叫道:“清者自清,既然你问心无愧,那么又何必怕别人查呢?我先带个头,愿意接受排查。而且本人把话撂这儿了,谁敢抗拒排查,就得先问问我手里这把剑答不答应!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,竟然是虎一剑挺身而出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虎族的长老,说话的分量要比胡力大多了,而且更关键的是,他拿着长剑在吓人呢。小会场里的人虽然个个是高手,但是胆敢和虎一剑过招的人,想来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张山这小子看来是惟恐天下不乱,看虎一剑这样力挺狐族,一脸的不开心:“先生,在我看来,我们管好自己的事情也就是了,何必要多管闲事呢?”

    虎一剑笑了,但却是冷笑,不住的冷笑:“张长老,难道这就是你的格局吗?难怪我们五族之间如今宛如一盘散沙呢?按说你是掌管虎族财政的人,应该知道每一次青丘赌石大会,虎族都要往我们虎族送一成的利润。俗话说,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难道张长老以为,我们只是白吃饭而不干活吗?”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张山被虎一剑这么一段抢白,那是很没有面子的。把他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,可是虎一剑说得很在理,他又发作不得。况且,真要翻脸了,热的虎一剑脾气上来的话,他手里那把剑可是真的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,张山只能吞下这口恶气,再也不吭一声了。

    那些旁观者看虎一剑连张山的面子都不给,知道人家是来真格的了,所以一个个开始噤若寒蝉了。

    胡力看情势陡然好转,他多么机灵呢,连忙高声道:“诸位贵客,多多打扰了。请大家相信我们飞狐军,他们绝对不会冒犯大家的。您们只需等待一袋烟的功夫,就能够解决问题。当然,我们狐族耽误了大家的时间,肯定会有所补偿。参与投标者,中标价格我们全部会打九折,并额外送上一份毛料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大手笔呀,要知道投标的都是大数目,就算仅仅打了九折,算下来也有不少蒜条金。何况,狐族还每人送一块毛料,这样不花钱也能赌一赌运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又有人不乐意了:“胡佐领,那我们没投标的,是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了呢?”

    胡力笑了:“当然有!今日在场的,除了极少数捣乱分子之外,每个人都有礼物。没有参与投标的,每个人会得到两块免费毛料。”

    听胡力这么一安排,再加上虎一剑的震慑作用,众人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都非常配合的接受排查,然后等待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,胡力几乎把所有的飞狐军全部调了过来,再加上小会场工作人员的努力,时候不大,结果出来了,包括那个魁梧大汉、阴阳怪气者还有那个说话阴森森的,这三个人身上的蒜条金全都够数,并没有丢失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那位其貌不扬的家伙,却是趁乱不知所踪了。这也不怪那些飞狐军兵丁,那个人的修为太高了,仅仅是用威压就能让胡力说不出话来,其他人与他的差距就更远了。

    我回想了一下,其实是丑猫把阴阳怪气抛过来的时候,这家伙才不见的。可能是他觉得事情不对头,所以才扔下同伴逃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胡美丽并不这么看,她说水族的人一向同气连枝,绝对不会丢下同伴的。说不定那个人还有更大的阴谋。但是就算是知道别人有阴谋,我们又不能怎么样,只能做一些被动的防御,小心戒备罢了。毕竟敌人在暗处,我们在明处。

    胡力做事情比较慎重,派人把水族前来闹事的消息,通知了族长胡笳和大总管兼给胡军统领胡薄荷,以及各位长老,至于他们如何应对,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事情到此就该告一段落了,接下来该继续唱标了,因为我和胡美丽,与张山的赌局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我一百一千个不服!”没想到那位小泥鳅不乐意,也就是那位说话阴阳怪气的家伙,经胡力初步断定,他应该是水族里的一条泥鳅。

    如果换一个场合,碰到这种无赖,胡三和胡九早就给他上手段了。可是如今这么多人看着呢,就只能让胡力出马了:“你有什么不服?说出来听听。只要你不是无理取闹,那么本佐领给你做主就是了!”

    小泥鳅瞪了我一眼:“你们自家人护着自家人,我来的时候,身上有一部分蒜条金没有登记,就是这些金子让这家伙偷走了!”

    “我?又说我偷你的蒜条金?李某人看着像是却蒜条金的人吗?请问你有证据吗?”我简直无语了,我招谁惹谁了,这些人的矛头怎么就一直对准我呢?

    小泥鳅指着我不住地咆哮:“证据当然有了,就在你这家伙身上!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:“我身上?我身上零零碎碎的东西多了,可是没有一样是你小泥鳅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应了那句话,不做亏心事,不怕半夜鬼敲门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