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小泥鳅冷笑连连:“这个世界上的蒜条金差不多都是一个样的,你当然可以矢口否认了。但是我的蒜条金就不同了。我在每一块金子上面刻了特有的鱼鳞纹,只要让这个家伙把身上的金子拿出来,看看上面有没有鱼鳞标记,那么这个答案就呼之欲出了。”

    一语激起千层浪!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和胡力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说:“我怎么看着胡佐领他们有点玩失手的感觉呢?因为这个小泥鳅说的话,并不像是在血口喷人吶,毕竟这种事情很快就能查实的,如果从李明身上搜不出来什么,他这就是放着自在去找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那个说:“就是。接下来就看那位胡佐领敢不敢见招拆招了。毕竟李明身份特殊,这个时候,这个一个场合,去搜他的身,传出去会让别人耻笑的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的见解也颇有见地:“可是不搜的话,狐族怎么能够洗去监守自盗的嫌疑,那么整个狐族就没有面子了。你们说,在这位胡力胡佐领眼里,到底是整个狐族的面子重要,还是李明一个人的面子重要呢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就连胡力这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啦,只能一脸无助地看着我。眼前这种场合,他根本没有徇私舞弊的可能。

    我作为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,又是飞狐军统领的夫婿,在青丘这块地盘上,肯定是要面子的。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会被指认为小偷,我的脸上的确是有些挂不住。更要命的是,唯一能够自证清白的方法,就是搜我的身,这也真够尴尬的。虽然是自己搜自己,你也得一件一件地把身上的全掏出来,让大家过目。这也是不背黑锅的唯一选择。

    毕竟在整个狐族声誉面前,在青丘赌石大会的声誉面前,我个人的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呢?两害权衡取其轻,我不能让胡力为难,就只能自证清白了。反正清者自清,我敢保证,我身上的每一条蒜条金都是清清白白的。

    我先把褡裢放了下来,然后打开了,里面全是黄澄澄的蒜条金。

    在妖界,有个奇怪的地方,那就是蒜条金还是以两来论的,但其实连一钱的真实重量都没有,所以这好几千两金子,我背在身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我扫视了一眼人群,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小泥鳅身上:“我身上的金子都在这里了,敢问这位小泥鳅先生,你能够确定那哪一块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小泥鳅从人群中挤了过来,然后蹲在我的褡裢前面,伸出指头一连指了好几下:“喏,这一块,这一块,还有这一块,只要拿起来仔细看一下,就能看见上面雕刻有漂亮的鱼鳞纹,这就是我们水族蒜条金独有的特征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我不信邪的按照小泥鳅所说,

    我的脑袋轰的一声,几乎要炸裂了。我没有想到,我身上带的蒜条金里,竟然真的有几块上有鱼鳞标记。

    要知道除了我卖了那块红翡翠所得之外,这里大部分的蒜条金都是胡力从胡笳那里拿过来的,但是这种话根本不能说,毕竟妖界五族和水族是世仇,虽然已经好多年已经没什么来往了,但是往日的仇怨根本没有化解。如果一个堂堂的狐族族长和水族扯上了什么联系的话,呵呵,那胡笳这个族长就不可能干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胡力,胡力楞了一下,但还是很坚定的摇了摇头。那意思很明显,就是胡笳是绝对不会和水族有什么牵连的。这么看来,问题就出在那个向我买红翡翠的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我回想了一下,按说我的记性不错,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人的样貌如何了。事出反常必为妖,看来事情的关键就在那个人身上了。也许他们早就瞅准了了我,要在我身上做文章,进行栽赃嫁祸,这种手段比起柴志军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,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呀!

    “我说李明李大公子,如今这位小泥鳅先生已经指出了你的蒜条金里,有几块上面有鱼鳞标记,你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呢?承认的话就痛痛快快地认了,这样也算是一条好汉,不承认的话就把蒜条金拿出来,让大家见证一下,也能证明一下你李大公子的清白吶!”

    是张山的声音,这厮落井下石是一把好手,如今见我这样,自然得冒出来狠狠地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张山话音刚落,虎四十八说话了:“张长老,此言差矣!就算是李公子身边的蒜条金里,有几块有鱼鳞标记,那又怎么样呢?谁又能证明这些蒜条金是小泥鳅的呢?”

    张山哼了一声:“虎四十八,你是什么身份,也配和本长老说话?”

    估计是虎四十八之前让他大失颜面,所以他才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张山毕竟是虎族的长老,余威尚在,虎四十八以前受他驱使惯了,却是被这么呵斥,根本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一旁的虎一剑却是看不下去了:“四十八,你如今是老夫的记名弟子,说话就代表着老夫。莫说是一个区区一个长老,就算是五族族长一起来了,也不敢不让你说话!”

    恶人还需恶人磨,一看虎一剑这么护犊子,张山也就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证明,我曾经和水族做过生意,知道他们的蒜条金是有鱼鳞纹标记的。”一个黑脸胖子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环环相扣,看来这一次水族为了搞臭我,真的是花费了不少心思。可是我自问以前没什么名气,就算是这一次击败了天才横溢的豺族少主,但是这事才刚刚过去几天,这么短的时间内,水族远在数千里之外,是怎么制定出如此完美的计划来的。除非是他们早有图谋,不过是这一次适逢其会,就把矛头对准了我而已。或者是说,五族内部早有人和水族勾结,而这个人与我的过节还不小。

    可是我算来算去,和我有大过节的人不过只有三个而已。首当其冲的豺族少主柴志军如今生死不明,另一个虎族长老张山如今就在眼前,而另外一个翼族的飞天蜈蚣王道人,则是不知所踪。不过就凭王道人的实力的地位,绝对是没有资格和能力让水族与其联手的呀。

    既然一时半刻捉摸不出来原委,那么我就索性不去想了,还是得尽快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,毕竟是火烧眉毛了。可是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呢?就说刚刚做交易的时候,收的蒜条金,可是除了胡美丽之外,我还能拿得出别的人证物证吗?

    本来豺族的柴进可以作证的,可是我和胡美丽离开的时候,他已经在收拾东西了,这个时候估计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泥鳅又是冷笑一声:“既然李公子不敢拿,那我就替你把这几块金子呈现给大家了!”

    小泥鳅说着,就从褡裢里把那几块金子拿了出来,可是还没等他站起身来,已经被我劈手夺了过去,然后直接一脚,将这厮踢翻在地:“你算是什么东西,也敢来动我的金子?”

    这一叫我虽然是带着气踢的,但根本没用什么灵力,按照小泥鳅刚刚躲避丑猫的实力,已经能够一跃而起的,可是这厮却偏偏是个无赖,躺在地上大呼小叫起来:“你们都看看呀,李明他踢我!不不不,他这分明是要杀人灭口呀,可是你们飞狐军竟然不管不问,看来你们是维护这个小偷到底呀!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李某人如果真要杀人灭口的话,有十个你也得嗝屁了!”

    丑猫在一旁说:“你就少在这里演戏了,赶紧起来吧。地上凉得慌!”

    这种局面,胡力也只能出面了:“李明踢人当然是不对的,但是你也不能去拿他的金子呀。毕竟你是当事人,如果你趁机在上面动手脚怎么办?所以说,你这一脚也该挨!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嘘声之中,胡力话锋一转:“当然,李明你也得赶紧把几块有嫌疑的金子交给我,这么多人都等不着呢?不能耽误大家的时间。毕竟,这些贵客来到青丘是为了求财,而不是为了看热闹的!”

    胡力这番话其实是话里有话,那就是明里暗里告诉这些起哄的人,你们如果等会儿想在这里继续做生意,那就最好规矩一些,不要看热闹不怕事大。

    能来参加青丘赌石大会的人,都不是笨人。能够进入这个小会场的,都是人精。狐族毕竟是这里的地头蛇,而这个会场又是飞狐军一手操办的,如果蹦的太欢实,被胡力抓一个现行的话,那么就甭想再在青丘做生意了。要知道他随意按一个罪名,就能将其逐出青丘。

    一时间,起哄的人少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可是一般的生意人害怕狐胡力明里暗里的恐吓,张山作为堂堂的虎族长老,是根本没把胡力放在眼里的。其实,在整个小会场里,他不敢招惹的人也只有一个,那就是虎一剑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