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几块金子我早就看得清清楚楚,每一块上面都有鱼鳞标记,而如今虎一剑说这样的话就非常有意思了,因此我虽然早已经知道结果,但也忍不住和其他人一样,把目光投向了他手里的金子。

    奇怪了!这几块蒜条金每一块都非常光滑,哪有什么劳什子的鱼鳞标记呀!难道虎一剑会变魔术吗?

    本来还洋洋自得的小泥鳅脸色大变,指着虎一剑手里的金子说道:“肯定是你捣的鬼!明明这上面有蒜条金的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激动,还是害怕,小泥鳅的声音开始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我捣的鬼?你有证据吗?”虎一剑微微一笑:“要知道在这么多双眼睛之下,我就算是有日天的本事,又能如何捣鬼呢?老夫在妖界混了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人敢怀疑老夫的人品,没想到如今却被你这厮,随随便便一句话,就将老夫的的清白抹杀了吗?”

    小会场这么多人,至少有九成是信任虎一剑的,就连和他不对付的张山也不例外。这不,小泥鳅话音刚落,张山就跳了出来,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:“你这个下流胚,敢如此污蔑我们虎族的长老吗?虎长老的公正在妖界是出了名的,你就是把再多的脏水往他身上泼,也改变不了这些金子上没有鱼鳞标记的事实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水族的人真的是孤陋寡闻,你们在污蔑人之前,难道就不先秤上几两棉花,访一访吗?在这个小会场里,任何人都有可能徇私舞弊,但是虎长老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“我们相信虎长老的人品,他堪称是我们妖界的楷模!”

    “看这条小泥鳅一脸的猥琐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把水族的败类赶出青丘!”

    “把这厮赶出青丘!飞狐军如果碍于脸面,不想动手的话,那我就要管管这桩闲事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小会场里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小泥鳅看来也没想到自己的话会惹了众怒,急忙解释道:“我没有污蔑虎长老呀!不是……可是刚刚我看得很清楚,那些金子上一定有鱼鳞标记的,否则的话,我也不会挑这几块金子出来!”

    他不解释还好,越解释就反而越是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死鸭子嘴硬说的就是你了!”虎一剑一声冷笑:“刚刚老夫有言在先,这几块金子上有鱼鳞标记,李明死,没有鱼鳞标记,你死!所以说,你无论解释与不解释,似乎都没有什么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小泥鳅彻底慌了:“别杀我!我说的都是真话呀!胡佐领,据我所知,你们狐族有规定,在青丘赌石大会期间,是严禁动刀动枪的,你可不能眼看着有人在你面前行凶呀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厮真的是有备而来,连青丘赌石大会期间的规矩都门清,所以连忙向胡力求救。

    胡力急忙笑道:“虎长老,你如果信得过在下的话,这个人能不能交给我们飞狐军处理?毕竟这里是生意场,见血的话好像有些不妥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?做生意见红往往还是利是!”虎一剑的脾气果然像传说中一样又臭又硬,虽然说胡力已经把姿态放的够低了,但是他愣是不买账:“胡佐领,对不起了!就算是你们族长和胡一刀长老都在,我更信任的,还是手里这把长剑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小泥鳅就知道事情糟了,急忙叽哩咕噜的喊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我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“大鲶鱼”三个字。然后这小子就展开滑溜的身法,向往人群里钻。

    可是他快,虎一剑的剑更快。他还没迈开脚步,虎一剑的剑已经到了,一剑飞过,人头落地,而且脖颈间并没有如注的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杀得好!对付这种奸邪小人,就应该用雷霆手段!虎长老嫉恶如仇,言出必诺,实在是我辈楷模!”

    “虎长老的剑法越来越精湛了,没想到竟然到了杀人不见血的境界!”

    的确,难怪有人吹捧,虎一剑的剑法真的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。要知道一般的杀人不见血,说的是杀了人之后,剑上没有血迹,可是虎一剑砍掉了别人的脑袋,竟然都没有一丝血迹,可见他的剑法快到了什么地步!

    胡力尴尬的笑了笑,可是介于虎一剑的身份,他还没有傻到搬出法规条文来和虎一剑叫板,只是让人把小泥鳅的尸体清理了,这件事情别看刚才闹得很大,但现在很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啦。

    胡美丽在我耳边嘀咕道:“李明,我早就说了,你小子一直在走狗屎运,可是你还不承认?现在无话可讲了吧,连老天都在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胡美丽这话很有意思,因为她一直在我身边,刚刚蒜条金她也看了,应该知道上面都有鱼鳞标记的。

    我凑到她耳边说道:“胡大姐,你到底是哪一边的?怎么你是眼巴巴的希望我死在胡前辈剑下,然后再眼泪汪汪地给我披麻戴孝吗?”

    “去,谁给你披麻戴孝?”胡美丽的脸蛋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胡美丽说的老天就是虎一剑,刚刚这件事情一定是他在帮我,否则的话,如今躺地上的不是小泥鳅,而是我李某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虎一剑缓步朝我走了过来,然后把那几块金子递了过来:“李明,这是你的东西,自然要完璧归赵了!”

    我想说些什么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,只能默默的接过金子,一块挨着一块看了看,每一块上面都是光滑如镜,哪里有一丝一毫的鱼鳞标记的痕迹?

    但是我在上面感受到了一些残留下来的灵力,虎族的灵力。

    霎那间,我想起来自己以前想做却又无法做到的事情,那就是用灵力人不知鬼不觉地抹去金子上的鱼鳞标记。人比人,气死人,我做不到的事情,可是对于虎一剑来说,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我和虎一剑刚刚见面,没有什么交情,他何苦要冒着毁了自身清誉的风险,帮我这个外人呢?要知道,他这个人想来讲究的是公道,当初他对自己的亲侄子都没有徇私,我又算是哪根葱呢?

    别说我是虎族族长的结义兄弟了,就算是虎骏自己的事情,虎一剑都不可能替他遮掩。而他现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到底是意欲何为呢?

    我琢磨了好久,但是越琢磨越迷糊,只能是朝着虎一剑深施一礼,然后压低声音说出了两个字:“谢谢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够听见,虽然从字面上看,并没什么,但是虎一剑应该能听出来我所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虎一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不用谢!因为我并没有帮你什么!”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:“难道不是前辈替我抹去了蒜条金上鱼鳞标记吗?说句老实话,那是我一直想做,但是却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抹去了蒜条金上的鱼鳞标记!”虎一剑哼了一声:“但我那样做,不是帮你,而是在帮公道人心,因为我知道,像你这样的人,是绝对不会去偷别人的蒜条金的。既然别人能对你栽赃嫁祸,难道我就不能以其之道还治彼身吗?”

    我默然了。我没有想到,在众人眼里,一直食古不化的虎一剑,竟然也学会变通了?难道是他侄子的死,给他带来的领悟?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情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如果再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话,你的下场将会和小泥鳅一样,除非你有把握能够接下我一百零八式的追风剑!”

    “一百零八式!”我有些傻眼了,连忙说道:“前辈说笑了,如果是三剑五剑,晚辈还凑乎着接下来,再多就不行了!这件事情,我一定会让他烂在肚子里的!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不过了!”虎一剑临走之前,突然莫名其妙地又说了一句话:“对美丽那丫头好一点儿,你如果胆敢欺负她的话,我照样剑不留情!”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众人心目中的那个虎一剑吗?怎么连年轻人的感情问题也开始横加干涉了呢?但是他嘴上说得厉害,但我从话里话外,能够感受到他对胡美丽的喜欢。

    我把嘴一撇道:“前辈,你的眼光好像有问题哟!难道你看不出来,是胡大姐一直在欺负我的,我哪有什么资格欺负她?”

    这句话我一不留神,声音太大了,引起了众人的侧目。而虎一剑连搭理我的兴趣都没有,酷酷地走了。

    胡美丽狠狠拧了我一把:“李明,你把话说清楚,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?你这样不是在败坏本大小姐温柔体贴的好名声吗?”

    我吧唧了一下嘴:“是够温柔体贴的!你看把我的胳膊都拧青了。你还问什么时候欺负我了?你不是一直都在欺负我吗?比如说现在!”

    胡美丽还没答话,丑猫已经凑了过来:“兄弟,你们两个打情骂俏也不换个地方?非得让这么多的观众,观看你们的表演吗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