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见笑了,这位李明是我的兄弟,也是我们统领大人的夫婿。在狐族内暂时还没有担任什么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哦!我明白了。”大鲶鱼呵呵冷笑着:“闹了半天,这位李明李公子和我们一样,在青丘也是一介白丁呀!那为什么他敢如此气粗呢?原来是仗着自己的老婆的势力在耀武扬威呀!大伙说说,这算不算在吃软饭吶!或者也可以说是在做生意,只不过我们是在卖毛料,而他呢,是在卖自己的功夫,床上功夫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完,小会场顿时就热闹起来,反正众人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。有为我说话的,也有讽刺挖苦我的,还有人言语粗俗,想必就是大鲶鱼带来的托了。

    张山怎么能够放过这个好机会呢,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李明,我愣是没看出来,你有什么好,胡家大小姐那么惊才绝艳的人物,怎么会舍了豺族少主柴志军,喜欢上你了。现在听这位大鲶鱼一说,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你小子的床上功夫好呀。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呀。要不等此间事了,我们两个聊聊,你也教我几招如何?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吭声,这厮竟然是步步紧逼:“哎呀,你的脸色怎么不对了,铁青铁青的,是不是病了呢?哦,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害怕我不给你报酬。你放心好了,大把的蒜条金少不了你的!本大长老别的没有,但有的是钱。你给着我,还愁没钱花吗?那样就用不着去偷别人的蒜条金了。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张山话音刚落,大鲶鱼又接上了话茬:“张长老,你倒是心好,知道吃软饭者是多么不容易。可是这一次,这小子摊上事了,摊上大事了。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。他既然伸了手,那么就要付出代价。所以,我想按照青丘的规矩,他要去的只能是监狱了!”

    张山自然乐意和大鲶鱼一唱一和,这厮演戏真是一把好手,猛地一拍额头:“哎呀,我差点儿把这事给忘了。做错了了事情,终归得付出代价的。李明兄弟,虽然我很同情你,但是青丘狐族规矩严明,只怕我就是舍着脸面去求长老会的执法长老,也救不了你了。不过也没关系,只是偷窃而已,关个三五年就出来了。到时候如果在青丘混不下去了,可以到明月城找我。我府上还缺一个门房,我看你正好合适!”

    张山落井下石的本领见涨呀,不过嘴有些太碎了,我听得心烦。像这么嘴碎的人,不给他点颜色看看,他就不长记性。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,然后举起手掌凌空对着张山的脸摇了两下,这一下有好戏看了,只听啪啪两声,这两记耳光,着实是响亮无比,再加上我根本没有留力,张山的脸顿时肿了起来,霎那间变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这小子捂着脸,冲着胡力咆哮:“胡佐领,李明竟然敢公然袭击虎族长老,难道你也不管不问了吗?”

    胡力还没接话,就被我抢了过去:“张长老,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袭击你了?刚刚我只是听到有两只乌鸦聒噪,心里烦,所以动了动手掌,给自己扇了扇风而已。要知道我的手掌距离你的脸还有一米多远呢,我可没有隔空伤人的本领。我这个人,仅仅只是床上功夫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这一番话把众人都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张山气急败坏地说:“肯定是你捣的鬼,要不我的脸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肿了呢?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:“脸肿了有什么奇怪的,也许是小会场里的点心太好吃,所以你多吃了几块,就胖了也说不定呀。还有就是你胡说八道,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,所以要打你的脸以示警告呢?再者说,你的脸肿了就要找我吗?我又不是你爹!”

    打脸的感觉真爽,而且还是隔空打脸。如果胡一刀在此,看着他压箱底的绝学无形之刀被我搞成这个样子,只怕得吐一口老血出来。

    短短一分钟,场内形势陡然发生改变,刚刚还沾沾自喜的张山,如今成了最狼狈的一个人。只能是捂着脸,指着我,嘴里除了说出一个你字,就再也说不出来别的什么了。

    胡力的眉头皱了皱,刚要说些什么,虎一剑突然走了出来:“李明的话在理,刚刚他的手掌距离张长老还有一米多远呢,怎么可能扇到他的脸?依我看,这时天灾人祸,言多必失,怨不得别人!”

    虎一剑是什么身份,还有他的实力超群,更是没有人敢轻易招惹。他既然这样下了定论,那么张山这两巴掌就算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虎一剑走到了我跟前,轻声说道:“小子,有灵气,知道变通,无形之刀能被你这么用,绝对是胡一刀的福气。这么着吧,你有没有拜在老夫门下的兴趣呢?”

    我靠,又踩到了一块狗屎。我没想到,自己的一次打脸竟然换来了这些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很想答应,虽然我已经有了两个师父了,但无论是王涛还是胡一刀,都不是门户观念很严重的人,他们根本不在乎我拜了多少师父,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东西能够发扬光大,还有我见了他们,叫一声师父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虎一剑的剑法哟,我如果学会了,到时候一手拿刀,一手拿剑,刀剑合璧,会不会更加厉害呢。当然如果是无形之刀和无形之剑一起使出来,才会更加拉风呢。

    想是很想,可是我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答应了,得吊吊虎一剑的胃口才行。这样到时候,他教我的时候,才能更加珍惜。

    所以我装模作样的说道:“能得到前辈厚爱,是在下的荣幸。只不过我已经有两个师父了,一个是翼族长老王涛,另一个是狐族长老胡一刀,这件事情总得问问他们才成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儿!”虎一剑先是点了点头,后来却又哭丧着一张脸:“王涛那边没啥问题,只是胡一刀和我比试了好几回,都是平手。他虽然嘴上没说,但是心里肯定想和我见个高低,用他的徒弟压过我的徒弟。如果他的徒弟成了我的徒弟,那么他的苦心就要付之东流了。这件事情有些棘手。唉,不说了,到时候你问问他再做计较吧。”

    张山看着我和虎一剑聊得挺热乎,知道再闹下去也讨不了什么好,只得恨恨地瞪了我一眼,然后找自己的亲随上药去了。

    张山当然是权高位重,但是实力太差,这样吃了哑巴亏也无计可施。这就是为什么妖界要以实力为尊的一个原因吧。

    瞅着张山灰头土脸的样子,小会场里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。其中胡美丽、飞天猫还有丑猫,笑得最开心。刚刚张山和大鲶鱼联手侮辱我的时候,看来把他们几个气得不轻。只不过当时不好插口而已。

    张山喜欢落井下石,但是喜欢落井下石的人并不仅仅是他一个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个摊主站了出来:“唱标的事情拖得时间够久了,再拖下去的话,也没什么热乎劲了。反正就只剩下最后两个标号了。我就把结果提前宣布了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投标的事情关系着我和胡美丽与张山的赌局,要比诬陷我偷窃的事情更加有戏剧性,更加刺激,所以一下子把大家的兴趣全部提起来了。就连张山也停止了上药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摊主的嗓门这一次比之前高了许多:“5988号,中标价三千两蒜条金,中标者李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没想到李明竟然赢了!他怎么舍得投这么多蒜条金?要知道那一块原料并不怎么样,值不了这么多钱呀?”

    “人家乐意,你管得着吗?反正是人家赢了!”

    张山顾不得脸疼,大声叫道:“不可能的,我已经算过了,李明身上没这么多钱的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:“有没有你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把褡裢的蒜条金掏了出来,直接数了三千两给了摊主,拿回了那块原料,往褡裢里面一扔,然后看了张山一眼:“张长老,愿赌服输,我赢的钱是不是该入账了呢?”

    张山虽然不缺钱,但是这么多蒜条金,也让他肉疼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又不好赖账,只能让亲随送了三千两蒜条金给我。

    这小子咬着牙说道:“李明,你别得意,还有一个标号呢,只要我赢了和胡美丽那一场,那么就相当于三千两蒜条金买一本胡家刀谱,照样是有得赚!”

    我撇了撇嘴:“你说赢就赢,胡大姐答应吗?”

    胡美丽对着摊主点了点头,摊主继续唱标:“5987号,中标价两千两蒜条金,中标者胡美丽。很遗憾,张山张长老以微弱劣势落败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微弱劣势,但是哪怕是差一钱银子,败就是败了。

    张山面如土色,喃喃说道:“不可能的,这块原料值不了这么多的,你们怎么会投了这么多蒜条金?要知道当时我又没来开这个赌局呢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