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听到有人推门,门响之后,走进来一个少女,像是一个丫鬟,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放的全是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见她莲步轻移,走到罗帐面前轻声道:“大小姐,大半天没吃东西了,你肯定饿欢坏了吧?俗话说得好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你就是再想不开,也不能和自己的身子骨过不去吧!”

    实锤了,看来躺在罗帐里的人肯定是胡薄荷无疑。因为在青丘狐族总舵,能被称为大小姐的人,只能是胡薄荷。

    那丫鬟说着,刚要去掀罗帐,罗帐里却抢先伸出来一只欺雪赛霜的手,啪的一声把托盘打翻了:“本大小姐不饿,快去让胡力过来见我!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,本来已经提到嗓子眼上的一颗心,也终于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没错,是胡薄荷的声音,这声音我听了好几年,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且看情况她并没有受大鲶鱼挟持。话说回来了,大鲶鱼虽然说相当了得,但是胡薄荷也不弱呀,哪有这么轻易就被人家给拿下了。

    我滴亲娘哎,今早上分别的时候,胡薄荷还好好的,柔情似水的那个娇羞模样,简直能把人给融化了,可是现在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?还有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,竟然是胡力惹她生气了!

    那个丫鬟小嘴挺甜:“大小姐,气大伤身哦,你可得珍惜自己,要不等李明公子回来,见到你这幅模样,不知道会心疼成什么样子呢?”

    胡薄荷好久没有吭声,但是呼吸明显急促起来,然后恨声道:“你去告诉胡力,就说是我说了。他想要做族长都可以,但是我父亲,我妹妹,还有李明,这三个他如果敢动一根汗毛,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!”

    什么?胡力想要做狐族族长!而且看样子,胡笳和胡如是已经落到了胡力手中了。不可能呀,区区一个胡力,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吗?

    那个丫鬟看来是个聪明人,根本不做任何辩解,忍气吞声地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收拾了,然后柔声说道:“胡佐领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,不过大小姐的话我一定会带到的。大小姐稍等,我去厨房再弄些吃的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个丫鬟说着,就轻手轻脚地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一把掀开罗帐,可是还没等我出声,只见一把剪刀已经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幸亏我学会了胡一刀的无形之刀之后,反应速度大有长进,匆忙之间一伸手,刚好抓住了胡薄荷的手腕,急声说道:“薄荷,是我!”

    胡薄荷又惊又喜:“李明!怎么会是你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只见胡薄荷的两只脚被锁在牙床上,只有双手可以动弹。我瞳孔一缩,冷声道:“是胡力干的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胡薄荷痛苦的摇了摇头:“都怪我,太信任他了,竟然把飞狐军的领到权都交到了他的手里。谁曾想,他借着处理小会场纠纷的借口,把狐族总舵的守军全部调空了,让水族的人长驱直入,攻占了总舵。”

    “水族的人攻占了总舵?”这个消息对我来说,不亚于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我现在明白了,水族的小泥鳅和大鲶鱼之所以缠着我不放,就是为了制造事端,从而给胡力调集飞狐军做借口。

    而我褡裢里的带有鱼纹标记的蒜条金,根本不是交易的时候,被人混进去的,而是胡力自己参杂进去的。

    我回想着我和胡力之间的点点滴滴,虽然我们没有结拜,但是在我心里,他的重要程度,并不比丑猫和虎骏轻,甚至可以说,我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另外一个兄长。我怎么也没想到,从头到尾,可以说,从他谋划着要我来青丘的那一天起,我就已经成了他手里的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我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被谁背叛过,没想到被背叛的滋味竟然如此的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当然,我更没想到的是,这样一个被胡笳器重的人,竟然会做了青丘的叛徒,做出了引狼入室的勾当。

    胡力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难道族长宝座就那么重要,在他心目中,竟然会超过自己族人的性命?

    既然想不明白,那就不去想了。如今胡笳、胡如是以及族里的各位长老,说不定已经落到了胡力的手里,小会场里虎一剑、胡美丽、丑猫还有飞天猫,说不定也会有危险,毕竟他们到现在还认为胡力是我的兄弟,所以不会对他有任何戒备之心,我得赶紧过去提醒他们才行。

    我拔出了后腰上的柴刀,对胡薄荷说道:“待我砍断锁链,我们两个一起救人去!”

    胡薄荷惨然一笑道:“都怪我一时不察,中了胡力那厮的暗算,被他用这条锁链锁了起来。此乃我们狐族的一件宝贝,是用万年寒铁炼制而成,坚硬无比,遍数整个妖界,除了虎族的虎头刀之外,只怕还没有斩断它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虽然胡薄荷这么说,但我还是不信邪地斩了几刀,不但那天寒铁锁链完好无损,反而把我的手腕震得生疼。

    胡薄荷强笑道:“李明,我没事,胡力如果想杀我的话,早就把我杀了。你先不要管我,还是先出去救人要紧。你千万记着,自己的安危最要紧,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就千万莫要逞强。”

    那万年寒铁不但坚固无比,而且寒彻入骨,我的手刚刚搭在上面,就几乎被冻僵了,更别说被锁链锁着的胡薄荷了。

    况且我们夫妻两个刚刚团聚不久,我又怎么能够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受苦呢?

    我一时间心如刀绞,我知道胡薄荷的话有一定道理,但是我就是狠不下心来,舍她而去。

    人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。可是这句话在我和胡薄荷这里,根本没有市场。要想公道,打个颠倒。我坚信,如果此时被万年寒铁锁住的人如果是我,胡薄荷也绝对不会舍我而去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使劲摇了摇头,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:“薄荷,你别说了,要走,我们夫妻两个一起走,要死,我们两个就死在一起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!你真是一个小傻瓜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当初自己怎么会看上你呢?”胡薄荷明明想笑,可是泪珠子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我轻轻替她拭去了眼泪,强笑道:“其实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你难道不也是一个小傻瓜吗,这就叫做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这辈子能够碰上你,我就算是把这一百多斤扔在青丘,也绝对是值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这一次笑得很开心,并没有眼泪掉下来:“李明,你知道吗?我被父亲逼着要嫁给柴志军的时候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我想如果成婚那天,你最终没有出现的话,我就会了结自己。我胡薄荷生是你李家的人,死是你李家的鬼!”

    我夸张的捂了捂胸口:“那幸好我赶过来了,如果万一耽搁了的话,我就再也见不到自己这么漂亮的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贫嘴,不过我喜欢听!”胡薄荷难得有这么一次小女人样,就像小鸟依人一般,偎依在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我也在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。胡薄荷突然问道:“对了,李明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这就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我是在追一个叫大鲶鱼的家伙,阴差阳错地进了这间屋子,碰到了你。否则的话,我就算是想破了脑袋,也不会想到胡力竟然是个叛徒,而且会把你囚禁在这里!”

    胡薄荷听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诉说了一遍,不禁笑了起来:“我的眼光果然不错。父亲大人以前总是嫌弃你是个凡人,却没想到就是你这个凡人,却把张山这个虎族长老耍的团团乱转,还有,胡美丽那丫头不错,这一次如果我们能够死里逃生的话,你就把那丫头纳进房里来吧!反正我也不是小肚鸡肠的那种人。况且帐多不愁,虱子多了不咬人,你已经有了柴娟,再多几个也无所谓了。反正我相信你的眼光,不会把坏女人弄到家里来的,”

    突然听胡薄荷面对面说起这种事情,我不免觉得有些尴尬,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曾今发誓要对她一个人好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无论是婚姻或者是爱情,都是自私的,就连胡薄荷也不能例外,相信她也不会希望我一下子喜欢上好几个女人。别的不说,如果胡薄荷另外喜欢上一个男人的话,看我能不能接受?

    可是谁让我命里犯桃花,这一段时间,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,遇上了这么多的女人,她们各有各的理由,让我不得不接纳她们。这也许就是另类的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是个细心的女人,尽可能的不把寒铁锁链碰到我。但饶是如此,那种刺骨的寒冷还是透过她的身体传了过来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