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行,我一定要找到胡力,他手里肯定有打开这条锁链的钥匙,可是大鲶鱼明明也进了这间屋子,为什么就不见了呢?有这么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在,我说什么也不放心把胡薄荷一个人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突然眼前一亮,常言道,物以稀为贵。万年寒铁既然是狐族的宝贝,那就不可能有多少。而这张床这么大,外加锁链,如果全都是万年寒铁制成的话,那得多少万年寒铁呀!

    我试着摸了摸,触手的感觉果然不一样。胡薄荷身上的锁链一接触,那种寒冷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,而我们两个身子下面的床虽然也是铁的,但是手碰到之后,根本么有那种彻骨的寒冷。我心里顿时有了主意,让胡薄荷尽量躲开一点儿,然后对着那张铁床,使出了浑身的解数,猛地几刀剁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把柴刀说是柴刀,但是能够被胡一刀选为武器,自然不是凡品,再加上我如今体内的五族灵力,已经非同小可。所以这几刀的威力仅仅从声势上来说,已经不亚于胡一刀亲自出手了。

    只听摧枯拉朽似的几声响,本来还好好的一张铁床已经成了一堆废铁,包括固定寒铁锁链的铁环等一切物件也都被破开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一跃而起,看了看手上和脚上的两条铁链,笑道:“虽然还是有些不方便,但是并不妨碍我行动,李明,我们两个这一次可以并肩作战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胡薄荷的身体有多么痛苦,因为万年寒铁并不是谁都能经受得起的。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都忍受不住,更别说胡薄荷这个女人了。别的不说,仅仅从她那乌青的嘴唇,微微有些颤抖的话音,我都能感受得到。而她之所以这样说,就是为了让我不用替她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好一个女人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!

    我紧紧握住了胡薄荷的手,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:“薄荷,相信我,哪怕是搭上这条命,我也要从胡力那里拿到钥匙,帮你取下这个玩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拉着胡薄荷就要出门去找胡力。对此,我有七分的把握,因为胡力并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,他就是叛徒,所以他对我应该没什么防范,如果我暗中偷袭的话,虽然他爪牙众多,但是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们两个刚刚走到门前,忽听到一阵机关声响,呼呼啦啦突然下来一个铁珊栏,把我们的去路堵死了。我心里一惊:“大鲶鱼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因为我是追大鲶鱼才来到这里的,所以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大鲶鱼在捣鬼。可是话一出口,我就知道自己错了,而且还错的非常离谱,因为大鲶鱼初来咋到,根本不可能知道有这种机关。那么打开这个机关的人,极有可能就是刚刚离开的那个小丫鬟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是谁,就凭这个应该还挡不住我!我冷哼一声,出刀如风,一连劈出了好几十刀。我以为这个铁珊栏会像那张铁床一样支离破碎,没想到只听叮叮当当的一阵打铁之声,铁珊栏竟然完好无损,反倒是我手里的柴刀竟然崩了好几个豁子,而我的双手虎口也几乎要被震裂了。更离谱的是,从柴刀上,还传过来一阵刺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“万年寒铁!”天呐,我没有想到,这么大的一道铁珊栏,竟然也是万年寒铁制成的。难怪人家都说,狐族有钱,果然是有钱,竟然奢侈到了如此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到有人在鼓掌。掌声未落,一个我熟悉的话语就传了过来:“李明,没想到我还是小瞧了你,幸亏我当初设计这个密室的时候,没有吝啬,否则的话,还真的让你们两口子脱困而出了。这样岂不是要坏了,我是二十年卧薪尝胆,如今才能成功的大事!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心中五味俱全:“胡力!是你!没想到你竟然放着小会场那么多人不去料理,反而跟着我过来了!”

    胡力倒是很坦然:“李明,大小姐,其实在我心里,你们两口子的分量,要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大。虽然那边有虎一剑这样的绝世高手,但是这一次水族几乎是倾巢而出,根本就不缺高手,我担心的是你们两口子那种随便一踩,就能踩到一对臭狗屎的运气。所以,我不得不把大部分精力耗费在你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胡力说着,轻轻叹了口气:“李明,说句心里话,其实有段时间,我真的把你当作兄弟的,只不过我心里明白,你我理念不同,所追求的东西也不同,迟早要反目成仇的。所以我才克制着自己,不让这份兄弟情谊继续蔓延下去。毕竟像我这种人,是不配拥有真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出来,胡力这番话绝对是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我的眼前又浮现出我们初次见面的情景,如果不是他传给了我兰花烙印的话,只怕我已经死了好几次了。如果不是他运筹帷幄的话,这一次我也到不了青丘,见不到胡薄荷。不管他的真实用意是什么,但是无论如何,这些都是我欠他的。

    “胡力大哥,到现在,我还叫你一声胡力大哥,我想问你一件事情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我痛苦的摇了摇头,只有事到临头,我才明白,原来与自己的兄弟拔刀相向,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胡力的眼神非常复杂:“李明兄弟,到了这步田地,你既然认我这个大哥,那我就还认你这个兄弟。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?但是我命该如此,这从我一生下来,就命中注定的。你会不会奇怪我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,因为我的名字的谐音就是狐狸,胡力即是狐狸,他可以代表着整个狐族。”

    胡力话音刚落,胡薄荷已经惊出声来了:“我明白了,原来你竟然是王族的后裔,难怪以你的才华,父亲大人一直都不肯重用你,只是派你到人类世界管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。这一次如果不是我力排众议,你也做不了飞狐军的佐领。”

    听胡薄荷一解释,我才明白,原来狐族以前并不是由族长和长老会管理的,而是由一个世袭的王族。不过一百多年前,狐族的最后一位狐狸王残暴成性,引得众叛亲离,所以当时的丞相胡笳才带着亲信将狐狸王赶下了宝座。狐狸王临死的时候,曾经放出话来,说总有一天,他的子孙会重新夺回这个王位。而胡力就是当初那个狐狸王的嫡系孙子。

    当时,按着某位长老的意思,要对狐狸王一系赶尽杀绝的,但是胡笳说话了,他说上天有好生之德,狐狸王有罪,但是罪不及家人,所以他这一脉才最终保全下来。但是碍于狐狸王的临终咒语,所以胡力虽然才华横溢,称得上是狐族年轻一辈里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,完全可以和天之骄女胡薄荷并驾齐驱,但是胡笳还是把他打发的远远的,让他没事不要回青丘总舵。

    这一次如果不是打着帮助我的旗号,胡薄荷也不可能把整个飞狐军都交给他调遣。

    胡力又是叹了一口气:“其实,很多事我是不愿意去做的,比如杀人和流血,或者是与水族结盟。但是我根本没得选择,因为我的血液里,流的是狐狸王的血脉,所以我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!”

    胡力说着,眼神突然狂热起来:“李明,薄荷,我真的不愿意伤害到你们。这样吧,只要你们帮我,那就可以少流一些血,我们并肩作战,假以时日,就可以把水族重新赶回茫茫大海,就凭我们的聪明才智,一定可以统一五族,统一整个妖界。到时候我做了妖王,李明兄弟就是大丞相,而薄荷还可以做大将军,这样难道不比区区一个飞狐军统领拉风吗?”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劝胡力收手的,可是当听到他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,我就知道劝也是白劝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叹了一口气:“胡力大哥,对不住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和薄荷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,并不想用累累白骨来实现自己狂热的梦想。你如果还念着旧情的话,就不要伤害狐族的任何一个人,还有请把薄荷身上的锁链打开。”

    胡力冷冷一笑:“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,比过如果有人执迷不悟,顽抗到底的话,那我也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至于薄荷身上的寒铁锁链,你以为我会打开吗?我既然锁住了她,就是想给她一条生路,这就叫做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因为我了解薄荷,如果不锁住她的话,只要她出去振臂一呼,吃怕大多数飞狐军就不会听我指挥了。”

    我咬牙道:“胡力大哥,我最后一次叫你一声胡力大哥。就算我求你了,打开薄荷身上的锁链吧。无论你想要我做什么,还是想要什么,只要不是让我跟随你乱杀无辜的话,那么我都可以答应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