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李明兄弟,没想到你对薄荷还真的是情深义重啊!”胡力笑了:“那好,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我就给你们两个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大喜过望:“无论你想要什么,我都答应!”

    胡力伸出了三根手指头,先弯下了一根:“我想要三样东西。第一样,就是你身上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!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虽然是我二哥虎骏所赠,但他既然送给了我,那就任由我支配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加思索,掏出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痛快!这第二样东西吗?”胡力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听说你学会了虎族的虎爪,我也想学,现在就想学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因为当时虎骏教我虎爪的时候,曾经告诫过我,轻易不要传人。

    如今胡力的狼子野心已现,刚刚得到了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如果再学会虎爪的话,无异于如虎添翼,不知道会有多少狐族儿女,惨死在他的手下?可是我如果不答应的话,薄荷怎么办?不管了,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先救了薄荷再说,至于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,反正无论如何,不管是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或者是虎爪,我都要亲自从胡力手里讨回来的。

    胡薄荷急声道:“李明,万万不可,心机不正,心存不良者,不能授予虎爪,这可是虎族的规矩,你虽然不是虎族人,但是机缘巧合,得了这门技艺,千万不能为了我,而将其所授非人呐!”

    胡力微微一笑:“李明,我不逼你,答应或者不答应,都任由你心。不过我警告你,你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,我给你最后三秒钟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三……二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胡力喊出最后的那个“一”字,我已经叫出声来了:“不用数了,我答应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还要再劝,我拍了拍她的香肩说道:“这件事听我的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我当即把虎爪技法教给了胡力。胡力的天资的确是没说的,我只是简单说了一遍,他已经基本学会了,比我当初学的时候快多了,可惜的是,这样的一个人却陷在仇恨之中,不能自拔,实在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没用假的虎爪技法来忽悠胡力,这倒不是食古不化,不懂得变通,而是胡力并不是庸手,加上他见多识广,我如果在他面前耍什么小聪明的话,那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胡力学会了虎爪,自然是满脸的笑容。我看了他一眼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胡力,我在此发誓,今后一定会亲手把虎爪拿回来的!”

    胡力点了点头:“好,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胡力当初与我关系亲近,我身上有多少宝贝当然都没瞒他,如今他先是要走了碧玉虎弩伤心小箭,后来又学会了虎爪,我真的不知道他接下来还想要什么?毕竟他刚才说过,想要我三样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我身上,如今好东西已经不多了。兰花烙印乃是胡力所授,他肯定不会要。至于从飞天猫那里得到的那个红盒子,想必他也不会感什么兴趣。至于胡一刀的柴刀嘛,也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,估计他也瞧不上眼。

    坏菜了!记得我当初在小会场里,露了一招胡家刀法,胡力不会是想学胡家刀法吧?以这厮的聪明才智,如果真学会了胡家刀法的话,那就真的是如虎添翼了。可是如今胡薄荷被寒铁锁链锁着,我又不能不答应,这下该如何是好呢?

    我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,真的害怕胡力会提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胡力看着我,突然笑了:“李明,没想到你也会有担心的时候。其实我能看得出来,你在担心什么。你放心好了,胡一刀的玩意,我并不想学。”

    看胡力的神色,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,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胡力摇了摇头:“这真是奇怪了,你刚刚答应的时候,不是把胸脯擂得震天响吗?好像我要你的命,你也不会在乎似的?”

    说心里话,胡力如果真要我的命的话,我还真的会给他。一来呢,是为了解救胡薄荷。二来呢,我和胡薄荷如今都在他的手里,他如果想让我们死的话,根本不用怎么费事,拿刚刚弄到手的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一通乱射就万事大吉了。这么小的屋子,这么近的距离,我和胡薄荷根本无从躲闪,就算我用柴刀抵挡,最多也不过挡得住三两支伤心小箭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我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你如果真想要我的命,现在拿去就行了,我如果皱皱眉头,就不算是男人!不过当初我拜师的时候,已经答应了胡家刀法非经允许,不得传授别人。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?当然,我还担心你学会了胡家刀法之后,更加的横行无忌呢?”

    我对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,并没有藏着掖着,毕竟以胡力的聪敏才智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年轻!”胡力看了我一眼:“其实修为路上,并不是学的东西越多学好,你是人类,想必知道你们那里有句俗话,叫做贪多嚼不烂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以我个人看来,最主要的要学到适合自己的技法,然后精益求精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胡力虽然人品不行,但是眼界却是一流的。他的这番话让我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我对着他深深施了一礼:“古人有一字之师,而你称得上是我的一句之师了。敢问一下,你想要的第三样东西,到底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愧领了。”嘴里说的是愧领,但是胡力还是心安理得的受了我的一礼,然后说道:“其实,理智告诉我,应该杀了你们两个,以绝后患才对。可是我还是狠不下心来。这样吧,李明,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,如果假以时日,我落到你手里,你必须得放过我三次,你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也有害怕我的时候!”我笑了:“胡力,你这个人还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纵然是得到了虎爪,却还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小看我?我胡力如果真的就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平庸的话,水族的人会和我合作吗?”胡力傲然说道:“其实,我如今已经身负狐狸王廷的祖传技法,再加上虎族的虎爪,三五个月之内,就会炼成狐假虎威,到那个时候,整个妖界就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。不管是胡一刀,还是虎一剑,都不会被我放在眼里,更别说你一个小小的李明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:“既然是这样,那你为什么还要提这个条件呢?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是在矛盾中生存的。就像你现在,既不想答应我的条件,却又不得不答应我的条件。而我也不例外,既想杀了你们两个,却又念及旧情。我知道心软是一个上位者的大忌,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六亲不认。就是这么矛盾!”

    胡力感慨万千:“就像你这个人,无论是论修为,还是论灵力,说到天边都不会是我的对手。但是我还是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,因为你的狗屎运太好了,所以我不得不防,这也算得上是未雨绸缪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胡力发自肺腑的这一番话,我也就开诚布公了:“既然这样,你的条件我答应了。今后如果你真的落到我手里,我自然会放过你三次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答应了我所有的条件,那么我的承诺也该兑现了!”胡力把一个钥匙塞到了我手里:“这是寒铁锁链的钥匙,你拿着吧。不过抱歉的是,你们两口子还得继续呆在这里。至于什么时候放你们出来,就看我什么时候能够控制青丘的整个局势了。当然,每天我都会派人给你们两个送吃的,用饿死你们的那种无赖手段,我是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接过了钥匙,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“李明,薄荷,后会有期。希望我们再碰面的时候,不会成为分外眼红的仇人。放心,你们亲人的性命,我会尽量留着!我还有事要办,就不陪你们唠嗑了。”胡力说着,身形一晃,顿时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我有些吃惊,狐族王廷的祖传技法果然非同小可,别的不说,仅仅是刚才突然消失这一下,不但我做不出来,只怕是胡一刀和虎一剑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替胡薄荷打开了寒铁锁链,然后勾了一下她的鼻子,带着一脸的爱怜说道:“老婆,对不起,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,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笑着摇了摇头:“傻瓜,这件事情怎么能够怪你呢?要怪也只能怪我识人不明。这也算应了那句俗话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当初父亲大人和我说了很多遍,说胡力不可重用,可我就是不听,反而怪他老糊涂了,不懂得提携后进。谁知道我一意孤行,却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