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薄荷那么坚强的女人,说着说着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轻轻替她拭去了泪水,然后柔声说道:“这件事情又怎么能怨到你的头上呢?其实你做的已经够好了。要怪只怪胡力伪装的太好,我这么聪明的人,不是也被他骗了吗?”

    胡薄荷依在我的怀里,抽泣着说道:“我做的哪有你好?你为了我,这一次不但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丢了,而且还把虎爪教给了胡力,只怕是后患无穷呀!”

    我和胡薄荷相识这么多年,她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这么小女人过,这也激起了我保护她,给她挡风遮雨的责任心。

    其实,我也是一阵接一阵的头大,不过胡薄荷已经够烦心的了,我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,好歹给她宽宽心了:“刚刚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?胡力的事情包在我身上,你就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还是眉头不展:“如今整个青丘都在水深火热之中,父亲大人和如是生死不明,我怎么能够不管呢?”

    没法子,面对这种状况,我也只能继续给胡薄荷宽心:“吉人自有天相。父亲大人修为高深,等闲高手,十个八个也奈何他不得。而如是妹子聪明伶俐,自然有保全自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女人是拿来疼的,更是拿来哄的,我这么做绝对是无可厚非。并且很快起到了效果。

    在我的劝说下,胡薄荷的心情明显好多了:“水族的人虽然厉害,但是父亲大人和如是也不差呀,我怎么对他们没有信心了呢?”

    我担心她继续在这件事情上闹心下去,刚好那个小丫鬟又过来送吃的,我就道了声谢,然后把食物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力对我们两个还算可以,这种时候了,他大概已经忙得是焦头烂额了,给我们准备的小点心还非常精美,看得出是专人专门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拿过去让胡薄荷吃,却还是被她推开了:“我不饿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这也是担心亲人的安危,没有心思吃。因为话音刚落,就听到她的肚子叽哩咕噜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打趣道:“嘴硬的要命,身体却很诚实。就像我们两个人那个的时候,你一直说不要,但是每次要的时候,却还是那么疯狂,差点要把我整个人都要吃了。”

    当着那个小丫鬟的面,说这些情话,胡薄荷还真的不习惯,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,狠狠拧了我一把:“你胡说什么?当心教坏人家小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小丫头人小鬼大,还用得着我教吗?”我灵机一动,说道:“老婆,你吃不吃,不吃的话,我就再说一些劲爆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特别是当着别的女人的面,胡薄荷还是非常要面子的,又拧了我一把:“别说了,算是怕了你啦,人家吃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叫怕我了吗?你这分明是谋杀亲夫!”我非常夸张的大叫了一声,然后凑到胡薄荷耳边,轻声说道:“老婆,你吃什么呀?是吃点心呢?还是吃老公我呢?”

    按说我的声音够低了,可还是被那个小丫鬟听到了。这个小丫头也是一个妙人,俏生生的说道:“哎哟,我就不在这里妨碍你们两个郎有情妾有意了。我走之后,你们两个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走了两步,忽然又回头道:“薄荷姐姐,我告诉你一个方法,可以一举两得,两不耽误。你完全可以先吃一口点心,然后再吃一口这位李明哥哥,是不是很有情调啊!”

    哈哈,真没看出来,这个小丫头竟然是个老司机。

    等小丫头走了,胡薄荷有恶狠狠拧了我一把:“都是你,让本大小姐在小丫头面前丢人啦,丢大人啦!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丢人的?圣人还说食色性也。你如果觉得丢人的话,那就是看不起圣人!”我微微一笑,然后指了指点心,又指了指自己:“胡大小姐,如此良辰美景,食和性都在,你选择哪一个?或者是按照小丫头的方法,来一个通杀呢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胡薄荷被我逗乐了,不过他这一次没有拧我,而是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李明,这都火烧眉毛了,我哪有心思想这个?”

    看她的情绪好多了,我也挺高兴:“当然。轻重缓急我还是分得清的。刚刚我只是逗你玩的。眼下最要紧的是,我们两个如何从这里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!只要我们两个能够出去,那么事情未必就没有转机。”胡薄荷点了点头说道:“胡力虽然有些手段,但是他在飞狐军根基尚浅,估计很多飞狐军将士只是受他蒙蔽而已,未必真的会为虎作伥。只要我能够出去,说明真相,相信绝大部分飞狐军将士还是会站在我们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面前的万年寒铁锁链,又看了看四周坚固的墙壁,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我们能够想到的,胡力也能够想到,这个地方如此坚固,想要出去只怕是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这个人一向都对自己很有信心,但是这一次却不知不觉地有些悲观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一旦坚强起来,绝对是个万中无一的女强人,她说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们两个仔细找找,看看有没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小丫鬟又出现了: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想找机关吶,不要瞎费功夫了,没用。控制万年寒铁铁珊栏的机关在外面呢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呀!”胡薄荷连忙陪笑道:“小妹妹,你能不能帮帮我们,放我们两个出去呢?我们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。求求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个小丫鬟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如果帮了你们的话,胡力王子是不会放过我的。再者说了,我们一家世世代代都是狐狸王廷的奴仆,我怎么能够背叛胡力王子呢?”

    小丫鬟轻轻叹了口气:“哥哥姐姐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看她转身要走,胡薄荷急忙又说道:“你不管是不是胡力的奴仆,首先是我们狐族中人。如今我们青丘狐族正在受到水族的攻击,到处都在流血,难道你就真的无动于衷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个小丫鬟停住了脚步,却是没有回头:“本来族长和狐狸王廷之争,是青丘狐族内部的事情,胡力王子的确是不应该引狼入室,让水族插手其中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丫鬟的语气有些松动,我急忙劝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就不能放我们两个出去呢?只要能够赶走水族,你也算是替你们胡力王子修了一分功德。这一次只要赶走了水族,我保证不为难胡力王子。他如果想离开,随便离开。不想离开的话,就让他做狐族的长老,也算是我们对狐狸王廷的一个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轻轻叹了口气:“哥哥姐姐,我不是不想帮你们,只是我想帮也帮不了。控制万年寒铁铁珊栏的机关很复杂,我根本无法控制,如果失手的话,只怕你们两个连带着这间屋子,都要灰飞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:“不过,我有一个消息,不知道对你们有用没用?”

    有用没用听了再说,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。我急忙说道:“妹子请讲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说道:“之前我过来送饭的时候,好像见到一个人溜进了你们这间屋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溜进了这间屋子?怎么可能?”胡薄荷讶声道:“我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我猛地一惊,我当初不是追着大鲶鱼才到了这里的吗?难道说大鲶鱼进了这间屋子,然后消失了?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就说明这间屋子里面,肯定要暗室和密道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急忙问那个小丫头:“妹子,那个人是不是个子不是太高,肥肥胖胖的,挺着一个大肚子,然后嘴巴挺大的,几乎咧到了腮帮子上?”

    那个小丫鬟想了想,说道:“李明哥哥,听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那个人还真有你说的这些特征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说完,就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已经实锤了,大鲶鱼的确是进了这间屋子。我一颗心上下翻腾,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呀。谁能想到,这间屋子里还会有密道或者暗示呢?

    可是作为这间屋子的主人,胡力为什么会不知道这里另有密道呢?如果他知道的话,难道就不担心,我们找到密道出口,然后趁机脱困吗?

    当然除了胡力却是不知道这里有密道之外,还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这个密道的出口非常隐蔽,胡力对它足够的信心,并不担心我们能够找得到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追大鲶鱼过来的事情对胡薄荷说了一遍,然后就和她分头去找密道口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不过就二十多平方的面积,可是我们两个几乎翻遍了每一个角落,甚至每一寸地板和墙壁都敲过了,但是根本找不到密道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也有些拿不准了:难道是小丫鬟看错了?大鲶鱼根本没进这间屋子,而是进了隔壁?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